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关中大撤退5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10 2019.08.02 19:33

  “二公子,奴婢不走!”听了刘义真的话,小丫头禾儿眼圈红红的。

  “都走吧!”刘义真叹口气,“跟你阿爹阿娘还有弟弟一起先走。”

  “让阿爹阿娘他们先走!”小丫头泫然欲滴,低头看着坐在桌子边的刘义真,“奴婢要留下来服侍二公子。”

  “我也不走!”啸之抓着小丫头的衣角,眼泪也一滴一滴往下掉,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孩子的敏感让他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们留下来有什么用!”看着两个小人儿都不愿意提前离开,刘义真有些欣慰。

  “二公子,奴婢要跟你一起走!”小丫头轻轻昂首,十分倔强的说到。

  “我也是!”小啸之一把鼻涕一把泪,跟着禾儿后面附和。

  “你们跟我一起作什么?”刘义真哭笑不得,“马上要打仗了,到时候长安乱作一团,我实在没有精力再去照顾你们,你跟你阿爹阿娘先南下,啸之也跟着一起,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快去收拾下东西吧!”刘义真看了看外间,那边丹烟几个大丫鬟都已经在帮忙收拾行李了。

  “可是禾儿走了就没人照顾二公子了!”小丫头紧紧的看着刘义真没有动弹。

  “你俩且放心去吧,我随后就动身出发,还需要什么照顾?”刘义真笑着道,“再说不还有刘乞和你二兄么!”

  “可是……”小丫头还要坚持,刘义真指了指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啸之,小丫头赶忙拿锦帕给他擦干净。

  “乖!”刘义真笑眯眯的摸着啸之的小脑袋。

  “你们先去彭城,说不定还没安顿好我就到了。”抬头看了看小丫头,刘义真笑着说。

  “我要和二公子一起!”小啸之抬头看了看刘义真,又看了看禾儿似乎作了一个艰难的抉择。

  “啸之。”刘义真向啸之招了招手,“我还有重任要交给你呢!”

  “什么重任?”啸之好奇的靠了过来。

  “真哒?”刘义真附耳轻声对他说着几句,啸之闻言两眼放光,兴奋的问到。

  “当然!”刘义真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如此重任就交给啸之你了,要保密哦!”

  “喂……”啸之警惕的看了看身旁的小丫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二公子放心吧,啸之最擅长这个了。”

  “神神秘秘!”小丫头撇了撇嘴。

  等禾儿带着啸之出去收拾东西,刘义真伸了个懒腰,好不容易才说服两个倔强的小人儿。

  “哎!”刘义真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老刘的回复还没下来,但自己是要提前做好准备了。

  禾儿、啸之以及府里那些仆从,愿意跟自己南下的让他们收拾东西都提前先行出发,自己还要等蒯恩和朱龄石入关中再做打算。

  南迁的谋划很简单,可计划一旦真正施行起来就遇到了许多麻烦。

  关中的粮食是足够的,当初姚泓为了应对老刘的西征征存了不少粮食,现在全都便宜刘义真了,近日里长安城内好几座大的粮仓已经被清空,粮草都被运往陇西为南迁做准备。

  不过正如王修所顾虑的,数十万百姓分几路南下,没有水源是会出大乱子的,所以王修和毛修之派遣了大量的斥候,顺着刘义真内军勘测的路线沿途寻找充足的水源点。

  而且大量的百姓聚集,只出现一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还好,如果发生了大规模的瘟疫类疾病,那后果谁也承担不起。崔邵和刘乞正在关内大量的招募医师,可目前的数量远远不足以解决问题。

  还有毛修之正在并州刺史刘遵考的联系,希望他到时候对关中的南迁计划大力支持。刘遵考是老刘的族弟,却远远没有老刘那么大的气魄,他明确表示在雍北可以配合关中诸军行动,但在收到老刘的指令前,河东、河北二郡是不会跟随关中一起南下的。

  王修、毛修之两人这几天一直忙着处理这些杂事,刘义真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们了。

  “二公子,王长史求见!”

  说曹操曹操就到。

  刘义真正靠着桌子想着后续的这些烦心事,正在外间帮忙收拾的小丫头禾儿通禀。

  “快请长史进来吧!”刘义真从沉思中惊醒,连忙说到,王修这个时候来有什么要紧的事?

  “二公子,韦华那厮又在吵闹!”王修进门还未坐定就向刘义真发牢骚,能让向来文雅的王修说出“那厮”两个字,说明韦华的确让王修烦不胜烦。

  “怎么?”刘义真有些奇怪,雍州别驾韦华被安排到陈仓负责管理出大散关那一路百姓,算不上什么好差事,但胜在安全。

  “韦别驾不知道听到什么风声,又不愿去陈仓,现一直吵闹着要与二公子青泥大军一同南下!”王修苦笑着说到,本来安排好好的事情,这韦华突然临时变卦,搞得他措手不及。

  “这是为何?”刘义真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没明白韦华这到底什么意思。

  前些日子众人在将军府中堂商议南迁之计的时候他就跳出来表示誓死反对,现在是明明当堂答应好的事,又冒出这一茬,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修也百思不得其解!”王修端起茶水大口的喝了一口,又好气又好笑,“若是韦别驾实在不愿,那且让季焉去吧!”

  季焉是王修的族弟王智的字,任雍州主簿。

  刘义真抬头仔细的看了看王修,这几天他忙得脚不沾地,现如今满面倦容,眼睛都深深的陷下去了。

  “韦别驾既然不愿意,那随他去吧,长史你看着谁合适就遣谁赴陈仓安民!”刘义真不想过多的追究,毕竟这一路没有什么大的威胁,现在也不是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扰王修的时候。

  “谢二公子体谅!”王修一口将杯子里的茶水饮尽,“修还有诸多事务要忙,先就不叨唠二公子了!”

  王修放下手里的瓷杯行礼匆忙告辞,刘义真苦笑着摇了摇头。

  大难临头,各有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