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古渡再相逢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38 2019.08.30 23:55

  春困秋乏夏打盹,三月的熏风吹在脸上使人愈发的困乏,刘义真伸了个懒腰“啊”的一声打了个大红大哈欠,拍拍脸驱赶困顿之意。

  “二公子,没必要起这么早。”

  刘乞拿着单衣给刘义真批上,天气是越来越暖和,可大清早的一阵风吹过还是有些冷意。

  “闲来无事反正也睡不着。”

  “就当是晨练了。”

  刘义真紧了紧单衣百无聊赖的踢了踢着脚下的石头,石头“噗通”跌下渡口掉进水里,垫着脚看了看,江面上还是空空如也。

  “崔先生,你收到的讯息准不准确啊,这都等了一大早上了,还没见个人影,二公子可早饭都没吃呢。”

  同样等的无聊的刘仲把怨气撒向了崔邵,一大早上的一大帮子人马在渡口侯着,这算个什么事。

  “应当不会错的,段将军等人昼夜赶路,既然作夜未至,今早应当能到!”

  崔邵笑着回复刘仲,其实他也是建议二公子在客店等着就行,哪里有主人一早起来接奴仆的道理,可既然二公子坚持,他自然要遵从。

  至于刘乞、刘仲诸人,那都是二公子的近臣,虽然属于自己内军下属,可人家官阶比自己高,这个没必要跟他们争论徒惹不快。

  “那也不能让二公子就在在这干等着!”

  刘仲似乎起床气还没消,转过头来向刘义真行礼。

  “二公子,看样子一时半刻也等不到了,不若在小镇找个客店寻些吃食边吃边等?”

  “再等等看吧!”

  刘义真挥了挥手示意刘仲不要再说,小丫头和啸之他们今天过栖霞渡上岸,按理说自己是不必来接,可最自从老刘答应给自己寻一门亲事之后,老娘孙夫人就跟魔障了一般得空了就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

  “小车士,你是喜欢瘦一点还是胖一点的?”

  “胖瘦不重要,关键还是要门当户对,咱们刘家也不是什门小门小户了!”

  “门第太高了也不好,小姑娘娇生惯养的不好伺候,最重要还是要家室清白,不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女子进咱们刘家的门。”

  ……

  刘义真实在忍受不了每天这样的高频轰炸,寻个机会跟老刘告假,带着属下几人来到瓜步小镇上落个清净,还能顺带接小丫头一行人南下。

  “到了到了!”

  “终于要到了!”

  远处的江面上过来一艘大船,崔邵眯着眼半天示意刘乞、刘仲是小丫头一行人,刘仲立马大喊着提醒众人。

  “是段将军的坐舟没错!”

  见刘义真抬头看向自己,崔邵笑着点头确认,段宏护送着小丫头南下,一路都有内军跟着策应,既然崔邵说是,那肯定错不了了。

  “二公子——”

  “崔先生——”

  “刘乞将军,刘仲将军——”

  不一会大船就要靠岸,只听江面上有人快活的喊着,刘义真放眼望去,却是小啸之骑在段宏的脖子上朝自己这边挥手。

  “二公子!”

  “段将军,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段宏抱着小啸之下了船,诸人自洛阳一别都好长时间没见,自然要好好叙旧,刘乞、刘仲笑着别称呼段宏为“段黄门”,而段宏也装模作样的给两位“刘将军”行礼。

  看着闹成一团的属下,刘义真也是轻松了许多,眼睛在后面一群人里面找来找去,终于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二公子!”

  小丫头眼睛红红的向自己行礼,刘义真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仔细的打量着小丫头。

  多日不见,小丫头清减了不少,看来离开关中之后也过的并不好。

  “回来就好。”

  心里万千话语化成一句简单的话语,刘义真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

  “二公子,小花花我们也一起带过来了!”

  小丫头想起了什么,昂着头得意的说到,可怜刘义真还在长个子,比小丫还矮一截,只能看到小丫头精瘦的下巴了。

  小花花?

  刘义真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随着小丫头手指方向朝后面看去。

  嘿!

  那不是韦祖思么,想不到他也跟着南下了,话说韦祖思跟王镇恶一样,还都是自己从历史中救出来的人物。

  不过见到韦祖思刘义真就明白小丫头说的小花花是啥了,那是韦祖思当初豢养的大熊猫,想不到小丫头他们还给带到江左来了。

  “二公子有礼了!”

  韦祖思不情不愿的向刘义真行礼,一点没有被救了身家性命的觉悟。

  不过后来听说赫连勃勃在长安城大开杀戒,以人头筑“骷髅台”,他也暗自庆幸自己逃的早,不然肯定会受到波及,名士的身份也许并不能护着自己一家老小的安全。

  所以对刘义真,他的心里很复杂。

  “韦先生一路辛苦!”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对韦祖思不感冒,可既然他已经服软了,刘义真自然也不跟他计较,等韦祖思带着部曲过去,刘义真看到了后面仆从抬着的小花花。

  “嘿——呦——”

  “嘿——呦——”

  几个壮汉抬着木笼子吃力的往船下走,声势浩大吸引渡口周围的人注意,不过因为刘义真在此,刘乞刘仲早就安排人戒严了,看着士卒明晃晃的盔甲,旁人有怨言也不敢作其他举动。

  不理周围的窃窃私语声,刘义真紧紧的盯着木笼,大熊猫出没在秦岭川北,南人自然见的很少,不过早上渡口没什么人,不然若是被人误认为是瑞兽又不知道惹出多少麻烦。

  待笼子落地,刘义真扶着铁包的栅栏看了看胖成球的小花花不由感叹一下,还是它没心没肺的活的自在。

  吩咐刘乞安排人用布匹盖住笼子,刘义真环顾四周,幸亏今天没遇到谢灵运那个世家子,不然被他横插一杠子怕又要耽误不少时间。

  “启程回家喽!”

  刘乞将小啸之高高举起来逗的啸之咯咯直笑。

  “让刘叔看看,啸之胖了没有!”

  “才没有,啸之都很少吃肉了!”

  “男子汉大丈夫不吃肉怎么长的壮!”

  刘仲拉起大袖对啸之比划着手臂上的肌肉疙瘩,吓得小啸之一惊一乍的。

  真好!

  刘义真笑呵呵的看着他们打闹,任由小丫头扶着上了马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