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敌袭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12 2019.08.19 21:51

  “胡人来啦!”

  “胡人来啦!”

  “胡人来啦!”

  刘义真被毛修之放到甲板上还有没站稳,就看到岸上几人骑在马上边往渡口跑边大喊着。

  “把他们给我拦下来!”

  河岸上的蒯恩听到喊声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赶紧冲身边的亲卫大声吩咐着,周围这么多百姓在等着过河,如果闹将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来人不是晋军的斥候,刘义真眯着眼远远的望了过去,看衣着似乎是跟在后面那些世家大族某家的部曲仆从。

  世道太乱,世家大族都豢养着不少私军,南下之行,有这些私军护卫,世家大族自然要比寻常百姓便利的多。

  当然,也就是这些没见过大阵仗的私军才会这样惊扰百姓,蒯恩和毛修之手下的斥候都是百战精兵,绝对不会在关键时候如此的惊慌失措。

  “二公子!”

  “咱们赶紧渡河吧!”

  毛修之没有理会岸上的骚乱,跟刘义真打过招呼后命令手下人立刻出发。

  “这样下去不会出大乱子?”

  眼看着大船离开渡口往对岸驶去,刘义真见岸上的一众百姓扶老携幼,将男带女,都往渡口蜂涌,一时间沿岸哭声震天,而蒯恩正组织军士将百姓阻拦在渡口之外,防止流民冲营导致乱了军阵。

  “咻——”

  毛修之正待劝解刘义真,忽听得北岸传来一阵箭啸,立马屏气侧耳仔细的倾听。

  “是胡虏的一队游骑!”

  听了一会毛修之松了口气,笑着给刘义真解释道。

  晋军殿后的斥候估计跟胡虏缠斗了一阵,现在才通过鸣镝箭向这边通报军情。

  “不是赫连璝大军主力,傅将军已经遣劲卒去拦截了!”

  毛修之伸手指了指岸边,刘义真顺着看过去,果然蒯恩那边已经安排一队骑军冲开百姓往北而去,拉起一道烟尘。

  然而岸上的百姓却不是久经沙场的军士,仍然闹哄哄的往渡口闯,渡口防御的晋军明显没有一家亲的觉悟,死死的拦住百姓,一艘艘木舟和竹筏只将军卒、战马运送过来。

  渡口外有乡德村老在焦急的军将在议论着,附近的百姓有眼巴巴看着期盼军队能伸手协助的,也有绝望的看着北方嚎啕大哭的,更多的是麻木的坐在一边准备随大流听天由命的。

  一些心有不甘而又没有什么牵挂的百姓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则绕开渡口直接“噗通”跳下河往南岸游去,随意第一个、第二个这样的百姓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坐以待毙选择自救。

  “毛将军!”

  刘义真的声音颤抖着,撇过头不看这令人窒息的一幕。

  “怎么了二公子!”

  毛修之身经百战,比这还惨烈的事情见的多了,奇怪的转头看了看刘义真。

  “风太大,回舱休息吧!”

  刘义真嘴唇颤抖着喃喃了半天终是没有说出什么其他话来。

  毛修之、蒯恩这些人都对自己忠心耿耿,现在自身难保,有些话实在是难以启齿。

  说完刘义真就默然的往船舱里走,这是众将对自己的特殊照顾,唯一的大船留给了自己和一帮亲卫。

  “二公子放心吧!”

  秋风吹过,刘义真紧紧的压着上襦的衣角,似乎这样能暖和一点,毛修之在一旁看的不忍心,叹了口气。

  “等诸军大部过了河,末将就下令让殿后的校尉带人协助百姓渡河,这些船都给他们留着。”

  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宋公乃当世豪雄,想不到这二公子却是这样的性子。

  “真的?”

  刘义真闻言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看向毛修之。

  “二公子且去休息,毛司马既然答应,自不会食言!”

  边上的崔邵也摇摇头安慰刘义真,这么长时间二公子的他太清楚了,说的好听点叫宽仁,说的不好听就是优柔寡断、瞻前顾后。

  其实依照他的想法,既然已经事不可为,索性前锋开路,大军趁赫连勃勃没有反应的时候直接突击南下,这样最不济还能保全实力再作图谋。

  “只是诸军不能相距太远,这样又要耽误不少功夫,往后可要加速行军了!”

  毛修之苦笑着跟刘义真提着要求,行军作战要的是其疾如风,其徐如林而不动若山,现在这样磨磨蹭蹭有多少良机都贻误了。

  “听毛司马的!”

  刘义真高兴的点点头,心里终于暗暗松了口气。

  待军令传了下去,周围百姓自然感恩戴德,有些激动的更是直接朝着南岸刘义真亲卫聚集处跪拜起来,可这样一来,整个大军也被耽搁在渭水沿岸不得动弹。

  等殿后的蒯恩一部过了河,带来的消息却令人忧心,先前缠住晋军斥候的是赫连勃勃的亲卫“狼骑”,看来赫连璝这样是下了血本要跟晋军来个你死我活了,连赫连勃勃帐下的亲军都借了过来。

  “过了前面那个山谷路就好走多了!”

  毛修之喘着气接过刘乞递上的羊皮水囊大口大口的喝着。大部晋军加上诸多百姓,全员渡河之后已经是入夜时分,几位主将争论了一会毛修之就不容置疑的拍板决定夜间赶路。

  “过了山谷前方就一马平川,离青泥不过一日的路程,但也是最危险的时候,胡虏多是骑军,适合平地冲锋!”

  “那休息好了赶紧上路吧!”

  刘义真拿着水囊也不嫌弃,拔开木塞直接往嘴里送,冰凉的水让他一阵哆嗦,整个人感觉清醒了不少。

  “开拔!”

  “开拔了!”

  “开拔了!”

  随着毛修之一声令下,周围揉着腿脚的校尉们立马跳了起来吆喝手下赶紧起身,崔邵也单独安排人去通知附近的百姓,周边地形不好,光靠着军将手里的火把难以通知到这么多人。

  ……

  “咚——”

  “咚——咚——”

  “咚——咚——咚——”

  大部晋军进了山谷之后四周突然传来一阵“咚咚”之声,像晋军作战的军鼓,可这附近除了自己这一部哪里还有其他晋军?

  “咚——”

  “咚咚——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近而且越来越杂乱,已经没有先前那样的齐整。

  “敌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