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嘻哈三人行(3)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21 2019.08.26 21:13

  “刘公子请用!”

  店小二将饭菜放好,带着笑意对刘义真行礼,栖霞渡是南北交通水路要道,镇上这小客店接待不少大人物,对于刘义真自然没什么大惊小怪。

  “崔先生一起吃点吧。”

  仆从准备好碗筷器具后侍立一边,刘义真笑着让准备回自己房间的崔邵坐了下来。

  这个时代宴饮讲究分餐,可出门在外就没那么多规矩了。

  “下面怎么闹哄哄的?”

  楼下已经闹腾了好长时间,自己一直没在意,可这都晚饭时间了,楼下却一直没有消停,刘义真好奇的问店小二。

  店小二还没有出去,等在一旁看看客人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吩咐,听刘义真发问,立马上前恭敬的回答。

  “回刘公子,是谢公与友人在大堂饮酒作赋。”

  谢灵运承袭父祖的康乐公爵位,在朝堂上虽无什么实权职位,一般人都得敬称他谢康乐。

  谢瑍是谢玄长子,可谢灵运是第四子,而且从小寄养在杜子恭的道馆,但最终祖父的爵位还是由他继承,可见其家族长辈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

  “原来如此!”

  刘义真略一思索便笑了。

  也对,除了谢灵运那三人,其他人恐怕都战战兢兢的待在客房里等两拨“瘟神”赶紧离开,哪里还敢在大声喧哗。

  “崔先生,咱们那里酃酒还剩多少?”

  刘义真一听谢灵运他们在大堂饮酒便来了兴趣,起身询问崔邵。

  那些酃酒都是老刘赏赐诸军让王修截留下来得,关中陷落前有一部分被提前运送到了洛阳。

  为了堵天下悠悠之口,老刘让自己持节都督司、雍、秦、并、凉五州诸军、司州刺史,并降职为建威将军镇守洛阳,最后那些美酒还是便宜了自己。

  这次南下,段宏迁任宋台黄门郎去了彭城,王修身体不好加之心灰意冷被毛修之留在了洛阳,毛德祖被刘遵考留下镇守蒲阪,自己孑然一身只带着崔邵回建康领命。

  “酒水倒还是足够。”

  崔邵听刘义真开口便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二公子,那谢灵运恣意无状与人不敬,此去建康任职还是轻易不要招惹他为妙。”

  看崔邵左右为难的样子刘义真乐了,都说文人相轻,崔邵这样的人也不能免俗。

  “崔先生,还在为白天的事生闷气呢?”

  刘义真笑着调侃崔邵,难得见他这个样子。

  “二公子,邵岂是这样小肚鸡肠之人。”

  崔邵拱了拱手正色道,见刘义真抬头盯着自己满脸不信的样子他自己也无奈的笑了出来承认了。

  “呵!”

  “这只是其一也。”

  崔邵伸出一阵指头目光紧紧的盯着刘义真,刘义真在等着崔邵继续,可崔邵却停了下来一直看着自己。

  “怎么了崔先生?”

  刘义真奇道,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唉!”

  “二公子你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去岁世子开府,这谢康乐和颜延之俱在世子府上任职。”

  世子开府这样的大事刘义真自然知晓,老刘由于出身的原因,对于高门大族有着很大的反感,因此他需要依仗寒门子弟和自己的亲族来对抗他们。

  相比于对敌人,老刘对自己的亲属很厚道,刘道怜贪得无厌,老刘照样对他委以重任,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世子刘义符今年虚岁才十四,可老刘等不及了,匆忙让他开府,可刘义真没想到连谢灵运也给他划拉进世子府了。

  “谢先生在哪任职是他的事,义真不过是欣赏他的文采而已!”

  刘义真轻笑一声,自己跟刘义符不是同母而生,老刘现在也算是位高权重,公府里狗屁倒灶的事也不少。

  可刘义真没有挖墙脚的心思。

  首先自己此次入建康也算是进入权力斗争的中心,还不想早早的跟自己的大哥杠上。

  其次谢灵运什么德行他一清二楚,理政安民之事一窍不通,只好宴饮游乐,这样的人适合做个忘年交恣意酣畅的饮酒纵歌而不适合放在身边作为参议。

  而谢灵运能任意妄为的本钱就是身后的家族和满腹的才华,一旦失去这两张护身符,带他在身边就犹如带着一颗定时炸弹。

  ……

  “刘公子这是何意?”

  谢灵运几人占个客栈楼下的整个大堂在饮酒作乐,旁人自然不敢有所怨言,见刘乞带人搬上了泥封的酒坛,颜延之疑惑的看着刘义真。

  “我家公子听闻几位在此宴饮,特奉上美酒助兴。”

  “这可是窖藏多年的上好酃酒,乃宋公所赐,我家公子不好饮酒怕暴殄天物,望诸位莫要推辞。”

  刘义真没有说话,崔邵上前解释,笑吟吟的仿佛忘记白天双方的龌龊。

  “我当是什么有好酒?”

  坐在灯火阴暗处的谢灵运不屑的撇撇嘴,酃酒作为贡酒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奢侈之物,可对于谢灵运来说的确不算什么。

  “刘公子好意,延之在此谢过了!”

  颜延之倒不像谢灵运那样开口冲人,拱手向刘义真表示感谢。

  至于慧琳,则默然的捧着一杯热茶点头对刘义真示意。

  “刘公子,相逢即是缘分,如蒙不弃,还请上座共饮一杯。”

  虽然白天起了冲突,可既然人家对自己三人礼遇有加,颜延之客气的伸手请刘义真入座。

  “义真酒量有限,不过若是诸位不嫌弃义真年幼无知,义真倒愿意侍立一旁做个奉茶童子。”

  刘义真大笑一身,嘴里说着谦虚的话语言笑晏晏的看着谢灵运却是没动。

  “谢兄——”

  慧琳在旁边看的仔细,用手肘轻轻擓了一下谢灵运,刘公子果然还记着白天的事情,可没看上去那么大气,这一手暗地里就将谢兄给架起来了。

  “要坐就坐,咱们这又不缺什么奉茶童子。”

  谢灵运斜眼看了看刘义真不吃他那一套,他谢灵运才冠天下,就刘义真这点小心思早被他看穿。

  “哈哈哈——”

  被人戳穿也不恼怒,刘义真大马金刀的坐上主位,崔邵自没资格入座,只立在一旁听候吩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