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无人可用步履维艰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03 2019.09.02 12:32

  檀祗去北边?

  刘义真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檀祗的地位官职相对较高,不管是去北青州还是司州,肯定不会为人贰副,应当是镇守一方的主帅。

  毛修之也好,向弥也好,只要是檀祗去了,必定要换个地方,都是在外的大佬,老刘也不会让他们屈为人下。

  能不能让檀祗去司州,那样自己就有机会将毛修之调到身边来了,刘义真看了看崔邵,想问问他的意见。

  “崔先生,若是小檀将军去了司州,那毛将军岂不是有望回京畿?”

  “难!”

  崔邵想了想回道。

  “且不说毛将军能否回建康,向将军为宋公至交好友,若不是北青州地处要害,宋公岂忍心让他久镇在外?”

  “若是檀将军北上,十有八九还是要去北青州了!”

  崔邵知道二公子什么意思,毛将军与他患难与共,两人感情自不比他人,只是中枢要职向来狼多肉少,凭二公子区区脸面,怕是很难为毛将军争的一席。

  再说,就算是檀将军去了司州,那依毛将军的军职,大概也就是北豫州、徐州等地平调,更有可能直接在檀祗帐下任职,如此算来,实在是不划来。

  “唉!”

  也是!刘义真长叹一口气,老刘如今在大肆的剪除司马氏的羽翼,皇室有出众者必然除之而后快,连世家大族也跟着遭了池鱼之殃,可目前老刘还不得不倚重那些大族,有些暗地里的交易还得照顾到他们。

  “二公子,若是强谋此事,怕是得不偿失!”

  崔邵郑重的劝谏刘义真断此念头,不管以后如何发展,毛修之出镇一方关键时刻可作二公子的助力。

  既然崔邵这样说,刘义真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的班底都是关中诸将,随着关中沦陷,如今零零散散天各一方了。

  “王长史身体怎么样了?”

  刘义真想了想又问道,崔邵要处理内军诸事,如今实在是分不开身来帮自己,而且以崔邵的身份,有些重要的场合他也参与不进去。

  身边没有放心之人可用,刘义真急切的感受到人才匮乏,这个时候如果有王修在身边帮着自己,那能让自己轻松许多。

  “王长史自撤至洛阳便卸了官职不再管事,毛将军亦想请他出山辅佐,不过念他年老体迈,如今止让他在洛阳修养。”

  对于洛阳的事崔邵心里还是大概有谱的,虽然内军大部已经随二公子南下,可毕竟也经营了好长时间,再说毛修之与二公子熟识,有些事也没必要避着二公子属下。

  “不知能否请长史南下相助?”

  刘义真试探着问崔邵,崔邵尽心竭力辅佐自己,可这个时候自己要再调王修南下,不知道崔邵心里是否有想法。

  “邵让内军询问一番,王长史心灰意冷,若是强求反倒不美。”

  崔邵倒是面无异色,只据实而陈。

  崔邵说的没错,王修不愿意南下除了身体的不好以外,更大的原因是对老刘失望,当初老刘北伐,作为关中旧人的王修热情高涨,可大好局面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崩与顷刻之间,王修在跟着朱龄石撤离长安城的途中就积劳成疾,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府里有一根上好的人参,是夫人所赐,你让人捎予王长史,若是他实在不愿南下,也不要勉强他了!”

  刘义真想了想只得作罢,自韦华奔逃之后,关中诸事都是由王修一人担着,既然他需要修养,刘义真也不愿再打扰他了。

  “是。”

  再谈论一会,崔邵便收拾东西下去了,虽然众人都知道他是二公子的心腹,可对于书佐的本职之事也不好一点不闻不问,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束手束脚啊!

  看着桌子上的书简、茶水等物品,刘义真丝毫提不起动弹的念头,如今不比当初了,当初出镇在外,除了王修无人能管束自己,什么事自己都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

  而现在呢,不光是老刘,就老刘属下那些谋士心腹的话自己也不敢明着违逆,更遑论建康还有许多错综的势力,自己在建康真的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怪不得世子有事没事就偷着出去宴饮游乐,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做个纨绔子弟反倒轻松,反正以老刘的声望,只要不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众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一旦想做些正事,反而容易引人注意,有些事一旦掺和进去了,再想安然退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二公子,要不要再添些热水。”

  见刘义真闷在房里半天没有动静,其他人不敢出声打扰,小丫头倒是大大方方的开门询问。

  当初关中几个伺候自己的下人,大都留在彭城公府了,也就小丫头和啸之得以南下建康。

  自刘义真回建康之后,孙夫人倒是安排个不少贴身的丫鬟来伺候刘义真,可刘义真在外过惯了行军打仗的日子,反而不适应了,现在小丫头归来,那些人除了地位较高的退回夫人那里,剩下的正好给小丫头打下手。

  “不需要了!”

  刘义真一手托腮回绝了小丫头,转头看了看她身边,没见小啸之。

  “啸之呢?”

  他们两人可算是相依为命了好长一段时间,初至建康人生地不熟,基本上啸之都要黏着小丫头不放。

  “去后院喂花花去了。”

  说到这小丫头嘴角也翘了起来,公府不比其他地方,人多复杂且规矩森严,可啸之却凭借着饲喂熊猫的本事和那张什么都往外漏的小嘴哄得府里大多数人的欢心。

  这不听说他是个孤儿,上次孙夫人还拉着他的小手两人絮絮叨叨滴了不少眼泪。

  单纯的人在哪都吃得开啊。

  “走吧,一起去看看!”

  憋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也不是个事,刘义真吩咐小丫头自己要去后院散散心。

  话说大熊猫刚进府的时候一众人也神神叨叨惊以为神物,不过还是老刘见多识广比较镇定,刘义真跟他解释这是花熊,在秦岭和川北密林都能捕捉以后倒是平息了一场风波。

  老刘表示不要玩物丧志以后就不在关注,对于刘义真豢养小花花也算是默认了。

  相对于那个不务正业的大哥,自己堂堂公府二公子,只是搜罗些奇珍异兽也没什么可被人指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