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关中大撤退4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65 2019.08.01 22:04

  三路已定,现在只剩下最后一路,也是最复杂的一路。

  安定、新平、北地、冯翊,四郡都在夏军主要进攻线路上,其中安定尤甚,岭北诸县及镇戍之所皆为勃勃所占。

  而更为复杂的是老刘对北雍州的防线进行了大规模的重新划分,以确保关中安全。

  所谓北雍州即是雍州,当初衣冠南渡之后,江左为拉拢世家大族、统御民心以及及外示收复旧地之决心,在南方设立了大量的侨州郡县冠以其原籍州郡县地名,保持其民原来籍贯,另立户籍,给以优待特权,与本地百姓区别开来。

  不过随着南下流民愈来愈多,江左度支压力太大,便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土断,侨州郡县诸民与本地百姓一体入册缴纳赋税。

  老刘北伐、西征功成,在已经收复的本州前面加“北”字与南方侨州区分。

  北雍州即是如此,老刘为防范北方诸族,令刘遵考督并州、司州之河北、河东、北平阳、北雍州之新平、安定五郡诸军事,并进辅国将军、并州刺史,领河东太守,镇守蒲阪。

  这样一来,雍、司二州防线并为一体,刘遵考一人独挡夏、魏两军。

  但对于刘义真的南迁计划来说,难度却是增加了不少。

  首先是雍北两郡防务被划分在刘遵考军内,届时计划施行须得刘遵考大力配合。

  而河东、河北俱在刘遵考治下,关中一旦丢失,这两郡就置于夏、魏夹击之处,必不可守,所以当初崔邵制定南迁计划的时候刘义真让他将这两郡一并括了进去。

  “刘内史镇戍蒲阪,其麾下之军多置关外,旨在防范拓拔氏南下合击,关中之战还得靠在座诸位了!”毛修之指了指蒲阪关的位置点明关键之处。

  刘内史说的就是刘遵考,当初他是以彭城内史之职随老刘西征,如今他已经右迁并州刺史,毛修之一时不察忘记改口。

  “蒲阪地处河、渭要害之处,现如今赫连昌屯军潼关,隔断关中内外水陆交通,实乃心腹大患!”王修围绕着潼关画了一圈,叹了口气。

  赫连昌这个位置太关键了,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在潼关附近,将关中与关外、潼关与蒲坂以及黄河与渭水的联系全部切断,如果不击溃他这一路大军,关中、河东和河北大量的人员物资没有黄河水运,难以迅速脱离追击。

  “毛将军,冯翊实乃京畿要地,冯翊一失,长安则东北门户大开,有你镇守此地,我等着实放心!”毛修之看了看毛德祖笑道。

  “二公子、毛司马且放心!”毛德祖站了起来,“诸军及百姓南迁之前,毛某自当固守!”

  毛德祖是王修和刘义真商量之后移镇左冯翊的,毛修之入关中之后也并未进行调动,由他去掌控冯翊、北地一线,自然比临阵换将要好。

  “毛司马,修与二公子同出青泥,牵制赫连昌潼关守军之事,就拜托你了!”王修对毛修之嘱咐道。

  “王长史且放心离去。”毛修之伸出手指指着长安城,缓慢的划过一道曲线直指潼关,“到时知会刘内史自蒲阪南下,毛某亲自领军两向合击。”

  “我到要看看那赫连昌到底有几斤几两!”毛修之一脸肃然。

  “诸位!”待刘乞、刘仲放下舆图,王修先拱手一圈,然后南向肃立,“此事关乎数十万百姓生死,吾等当竭心尽力,不负宋公所望!”

  “诺!”诸将官齐声应答。

  ……

  “毛司马,今日多亏你倾力相携,不然南迁之计怕是要半途而夭!”待众人散离,刘义真笑着对毛修之行礼道谢。

  今日商议之前,王修已经提前说服毛修之附议,不然在堂上毛修之也不会那么痛快的配合王修。

  刘义真知道此事阻力重重,但万万没想到雍州别驾韦华有那么大的反应。

  “二公子,莫要谢末将!”毛修之苦笑着看了看王修。

  “若不是王长史以关中数十万百姓相胁,修之安有此决断!”毛修之摇了摇头。

  “毛司马,此事若得以成,关中百姓无不感念司马恩德,对朝廷而言,也是大功一件!”王修没有理会毛修之的诉苦,捋着胡须道。

  “王长史,此乃二公子谋划之绩,修之万不敢贪功!”毛修之看了看刘义真道,“只是此事非同小可,还需得宋公首肯,遣人居中谋划,不然修之断不敢苟同!”

  “那是自然。”王修点了点头,“南迁之事,若无朝廷从中策应,数十万百姓如何从容安置?”

  “修即上书宋公,还望毛司马不吝指教!”王修深俯而下,对毛修之行了个大礼。

  这是要把自己和他绑在一处,毛修之心中了然,只是自己已辅助二公子说服众将,此时还有退路么?

  “王长史客气,吾等同处关中危局,当同心协力,共度时艰!”毛修之伸手将王修扶了起来。

  二人相互商议、修改之后,王修提笔将南迁计划誊抄在崭新的纸上,就到了刘义真这个人形图章出马的时候。

  练了大半年的字,也不好意思再拿朱砂摁手印,提起羊毫歪歪扭扭的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刘义真仔细的看了看,满意的递给王修。

  王修接过来瞟了一眼,皱了皱眉头没有作声,将自己的名字附在下面。

  待毛修之签名附议,用印蜡封之后,刘义真喊刘仲进堂。

  “刘仲,安排人马八百里加急送往建康大人处!”刘义真吩咐。

  “事关重大,沿途多加谨慎!”不等刘仲接过去,王修又叮嘱到。

  “二公子放心,我亲自带人南下,一定安然交到宋公手中!”刘乞行礼立马出门准备。

  “毛司马,今日之事,修在此多谢了!”出了中堂,王修、毛修之二人并肩齐行,王修又特意提出谢意,他知道答应这件事得背负多大压力。

  “王长史,修不过听命行事罢了!”毛修之径直向前没有停下。

  待行至无人之处,毛修之压低声音对王修严肃道:“王长史,二公子胡闹,长史怎么不加以阻拦呢?”

  “毛司马,修亦是关中旧民,此时此刻怎忍心无动于衷!”王修看了看后面的中堂,二公子就是拿这句话激将了自己。

  “长史,稍有不慎,褚季野旧事就在眼前!”说完毛修之没有再理会王修,大步出得府门。

  “修!”

  “但求问心无愧!”

  王修闻言整个人愣住了,过了半晌才喃喃低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