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借势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70 2019.07.26 17:21

  一碗冰镇醴酪下肚,麦芽糖的甘甜裹着杏仁的清香,让刘义真感觉酒劲消散了不少,浑身舒坦。

  “崔先生在门外等候多时了,二公子要不要见一下。”大丫头丹烟入内请示,禾儿和啸之都拿个小碗在边上喝着醴酪,外间自然其他几个丫鬟侯着。

  “请崔先生进来吧!”刘义真挥挥手,啸之“吭哧~吭哧~”喝完了醴酪,把碗底舔了个干干净净,摸了摸嘴唇看着禾儿手里的小碗。

  “二公子奴婢先下去了!”禾儿知道二兄肯定有事找刘义真,收拾了碗匙带着啸之出去了。

  “这么晚了,崔先生有何事?”崔邵进门,后面还跟着刘乞、刘仲哼哈二将。

  他们是没资格进中堂入宴席,只能在后面等着刘义真。

  “二公子!”崔邵行礼后从大袖里掏出一叠情报,想让刘义真过目。

  “你说吧!”刘义真揉了揉太阳穴,酒劲没有全消,感觉还是有点晕乎乎。

  “二公子,据统万那边暗谍来报,赫连勃勃近日大动作。”崔邵肃然道。

  “禀二公子,长安城内,不少异族也有异动!”刘乞拱手插话,脸色也不好看。

  “仔细说说!”刘义真看着三人,刘乞、刘仲两个见风就是雨,但崔邵绝不会无的放矢。

  “二公子,邵已得到确切消息,勃勃已令大将叱奴侯提率步骑两万余人,并军粮器具无数南下。”崔邵看着手里的黄麻纸禀道。

  “赫连璝、赫连昌、王买德侵扰关中已久,毛将军、傅将军坚壁清野,如今夏军军粮不继,由统万补充不正常么?”刘义真问道。

  “二公子,若是补充军粮倒无大碍,只是统万周边,诸官吏已经在催收秋粮、强征民壮。”崔邵回道。

  “刘乞,你刚说长安城内诸族有异动?”刘义真看了看刘乞问到,老刘晋爵的消息已经传到长安,王买德是赫连勃勃的军师,此人就在关中,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回二公子。”刘乞理了理思路回复道,“长安周边氐人还好,并无异样,只是羌虏、匈奴遗民,一众部族头人并相串联。匈奴众部,本在关中遗民不多,但是头人酋首,异动频繁,似有不利我军之举!”

  “羌人、匈奴人!”刘义真手指头敲着桌子思索着。

  “崔先生你认为呢?”刘义真抬头问崔邵。

  “二公子,关中军、将不足,赫连昌、王买德屯军已有数月,如今看来,此战即在眼前!”崔邵也皱了皱眉头,宋公心思不在北方,自己一大家子都在关中,如若真的大战兴起,又不知道该往何处。

  “该来的终是要来!”刘义真抬头,目光在三人身上转来转去。

  “若是此时撤离关中,该当如何?”房间里半天鸦雀无声,刘义真终开口问到。

  “这……”刘乞、刘仲二人对视了一下,“此事怕是得王长史和议,否则宋公那里……”

  “还须得打一仗!”崔邵叹了口气接着说到,二公子一直没对自己露口风,今天总算是说了实话,但是这几个月来看二公子交代自己和二刘所办之事,他其实心里已经猜了个大概。

  “不战而退,宋公朝堂之上,非议太多!”崔邵解释道。

  “百姓居关中多年,不知有多少人此时还愿南下。”刘义真叹了口气,不愿意走的,他不强求,但是但凡想归附南方,一定要全须全尾的带走。

  一个都不能少!

  毕竟这一退,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回来了。

  “二公子,自永嘉之乱以来,关中大族或南或北,已然迁徙不少,如今以陇右李氏为最,不过李氏心附李歆,断不愿与军南下,其余诸族,各有心思,只是百姓依附大族,二公子贸然迁走百姓,诸家大族怕是有异议。”崔邵想了想回道,晋军真的要南撤,崔家自然要举族相依,只是关中其他世家,怕不都像崔氏这样望风响应。

  “有甚异议!”刘仲用力的按住佩剑,恶狠狠地说到,“到时刀兵加身,就由不得他们了。”

  “罢了!”刘义真摇摇头,“世家大族自有出路,愿与不愿就随他去吧,只是百姓对朝廷西征大军不薄,如何忍心舍弃?”

  “崔先生可有良策?”刘义真目光灼灼的看着崔邵。

  “二公子,百姓世代居住于此,贸然离乡,定然是难以割舍,如今还得有人推他一推!”崔邵貌似胸有成竹。

  “推他们一把,怎么推?”刘乞奇道,“难道是宣扬胡夏大军南下,我军定难以抵挡?”

  “不妥不妥!”崔邵看了看刘义真笑道,“如若这样,不待勃勃大军南下,关中诸军就自乱阵脚了。”

  “那待如何?”刘乞追问。

  “二公子,赫连勃勃匈奴别支,未服王化,其人凶暴残忍。予尝闻其筑城,事毕,立士卒、工匠在侧,令士卒以锥刺壁,入三寸则杀工匠,不入三寸则杀士卒,诸人以此而枉死者数千人。”崔邵回想赫连勃勃的凶残,眉头都皱起来了。

  “那又如何?”刘乞满脸的无所谓,“那是他伪夏之事,跟我等又有何干系?”

  “崔先生是说……”刘义真摆手制止刘乞,他明白了崔邵话里所指。

  “然也!”崔邵将黄麻纸拍在手中,“吾等可借勃勃之势,驱百姓自发离乡。”

  “崔先生的意思是借着勃勃的凶名吓唬百姓,让百姓自愿跟随大军南下?”刘乞也明白了。

  “是极!”刘仲恍然大悟的样子,“关中有传言,勃勃难听劝谏,百官有忤其意者则割其舌,有蔑视者则剜其眼,如此凶名,恐怕百姓无有不惧怕者。”

  这时刘乞也加入进来,“我也听闻,赫连勃勃曾立城门之上,见百姓诸人有不顺眼者,辄引弓射之,真乃禽兽不如!”

  “善!”刘义真大笑,真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二公子,此事还得差有心之人,广加传散,到时再议南迁,自然事半功倍!”

  懂!

  不就是找托么!

  刘义真赞赏的看了眼崔邵,一直以为刘乞、刘仲贼眉鼠眼不是个好东西,想不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小白脸也满肚子坏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