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三“喜”临门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97 2019.08.29 23:53

  “此去刺史府,该知道怎么做了?”

  “多听,多看。”

  “还有呢?”

  “少说话,一切有司马和长史做主!”

  刘义真扬州刺史的任命已经下来了,不过跟刘义隆差不多,一切都是学习为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俗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个时代能活一甲子就是高寿了,老刘今年五十八了,他不得不提前拔苗助长。

  “公爷这话说了几遍了,车士又不是小孩童!”

  孙夫人好久没见儿子,巴不得让儿子时刻待在自己身边。做老刘的夫人真的很惨,君不见刘义真的幼弟刘义季,才三四岁就被扔到荆州跟着刘义隆镇守一方了,你说做母亲的哪个受得了。

  “不是小孩童还给我惹出这么多事?”

  老刘一直在外作战没空教育孩子,好不容易得空在家则摆出一副严父的样子。

  “公爷,世子都与公主定了亲事,你看车士也不小了……”

  趁着今天人都到齐了,孙夫人将憋了好长时间的话将了出来。

  刘义符与司马茂英去年就定了亲,那时候司马德文还不是皇帝还没什么,但现在司马德文摇身一变成了帝王,自己的儿子做了驸马,张夫人没少在孙夫人面前显摆,孙夫人可是忍了她好几个月了。

  “母亲,儿子还小!”

  我去!

  刘义真一听这话立马着急,自己这满打满算才13岁,就是算虚岁也才十四,老娘就着急给自己张罗亲事了?

  “不小了。”

  没想到刚才还嫌弃刘义真的老刘也支持孙夫人。

  “当初汝父家贫,与夫人成婚甚晚,而后又是随军四处作战,只得了兴弟一个女儿。”

  “是为父对不起夫人呐!”

  老刘说的夫人自然是原配臧夫人了,跟着老刘受了一辈子的苦,好容易等老刘发达了又早早病逝。

  老刘对原配的敬重超乎想象,所以老刘在感叹的时候孙夫人退后乖巧的闭嘴不语,她知道那个女人在老刘心中的分量,别看着姓张的那个女人在府里耀武扬威,可公爷一点扶正她的心思都没有。

  正房的位置一直给那个女人留意着呢。

  “好了不说了!”

  老刘收起思念之情,转头看了看守在边上的孙夫人心也软了不少,思索了一会便对孙夫人和气的开口。

  “待吾有空暇打听打听,看看哪家有良配适合义真。”

  夫妻俩一言一语就将刘义真的终身大事要定下来,刘义真瞪大着眼想为自己争辩却被两人同时喊了闭嘴。

  作孽啊,我还是个孩子啊!

  刘义真无奈的在心里狂喊。

  ……

  “二公子,是不是宋公又教训你了?”

  崔邵见刘义真从宋公书房里出来就一直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样子,笑着开口打趣道。

  他是刘义真为数不多的从关中带回的心腹,自然还是随刘义真上任,书佐还是书佐,不过扬州刺史府和北雍州刺史府那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刘乞、刘仲两个哼哈二将也升了职位,刘乞是虎威将军,刘仲是虎牙将军,虽然都是不入流的杂号将军,但好歹脱离了校尉的身份。

  “我又不是兄长,哪能次次都让大人训斥。”

  刘义真心烦意乱的对崔邵摆摆手,扬州刺史跟北雍州刺史、司州刺史不同,在石头万事有老刘亲自处理,自己做个傀儡摆设听命行事就行了,自然比以前轻松的多,以后有机会将段宏、王修等人调到自己身边,就算是出什么大事,自保应该是没问题的。

  “崔先生,你是什么时候成婚的?”

  想了半天刘义真决定问问崔邵,看看他能不能给自己意见。

  “邵大兄成亲晚,压了邵一段时日,不过那时候已有十六了!”

  崔邵跟着自己南下,妻子都留在洛阳等待安排,听刘义真这么问,他忽然想到应该找个住处将家小接到建康了。

  “扑哧~”

  “难不成方才宋公是和夫人谈论二公子的亲事?”

  正想着自己的美事,见刘义真有气无力的样子崔邵灵光一闪乐了。

  “二公子这有什么可烦恼的?”

  崔邵忍不住笑着问刘义真。

  “难道崔先生不觉得义真还小么?”

  看崔邵乐不可支的样子刘义真黑着脸反问他。

  “小?”

  “是有点。”

  “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都是人伦大道,二公子有啥可苦恼的。”

  崔邵见刘义真不高兴便收起脸色劝慰他。

  “当初邵成亲时十六岁在众兄弟里算晚的了,再说一家有女百家求,万一宋公替你寻到了良配,就算是不急着成婚也可先将亲事定下来嘛!”

  “算了不说这些了!”

  刘义真绝望的趴在桌子上打断了崔邵,看来这件事崔邵是指望不上了,还是要靠自己!

  “内军在江左的布置怎么样了?”

  刘义真转换了话题,内军是为长安战事而建,可如今整个关中已经沦陷,赫连勃勃去年在长安筑坛祭天登基为帝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统万,战火将熄,内军自然也要跟随自己转换战略重心了。

  “内军中枢诸人已经搬至京口,只是现如今人生地不熟,暂时并未大肆扩张。”

  见刘义真说到正事,崔邵整理了下思路正色道。

  内军从长安到洛阳再到江左,中枢放在京口是两人商议后决定的,建康一众势力错综复杂交错在一起不好暗中行事,而京口不一样,那里是北府治所所在,又是北民南下的中间站,人流复杂,正适合内军展开活动。

  “目前的确不宜引人注意。”

  刘义真点点头同意了崔邵的方针,内军除了当初从段宏那里硬拉过来的军卒外,其他都是在北方各地招募的,这帮人聚集在一起,行事稍有不慎便容易被有心人盯上。

  “哦对了,还有两件事差点忘记向二公子汇报了!”

  笑闹了半天,崔邵差点将正事给遗漏了,这也是今天崔邵在这等着刘义真的主要目的。

  “还有什么事?”

  刘义真好奇的问道,现在除了上任刺史府就是内军扩张了,还有其他什么重要的事?

  “王将军下了名帖,希望有空能拜访二公子以谢当初救命之恩!”

  王镇恶,差点把他给忘记了,这个人是自己从“史实”里顺手救出来的,以后有什么发展是个大变数。

  “崔先生拿我名帖回他,明日上午即可。”

  檀道济是老刘的心腹自己不能染指,但王镇恶这员大将自己可不能放过。

  “好的!”

  “还有禾儿和啸之众人业已南下,不日就要渡江了。”

  什么!

  小丫头和小啸之也要到了!

  今天这是双喜临门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