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横门之乱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89 2019.07.11 03:37

  青丝络头为君老,何由却出横门道。——杜甫·《高都护骢马行》

  不好,沈二哈要搞事情!

  沈田子兄弟几人因为父亲沈穆夫参与天师道孙恩之乱而被迫隐匿山林,最后实在受不了找老刘陈情为老刘所恕,跟着老刘南征北战做了打手。

  所以说沈氏兄弟明为朝臣,实为家将!

  老刘离开之前沈田子拉着傅弘之一直撺掇老刘要防范王镇恶,理由是王镇恶家在关中,不可保信。

  王震恶,王猛王景略之孙。当年王猛在灞桥一边抓着虱子一边纵谈天下大事,桓温惊以为天下奇才,欲收之麾下,但是王猛最后却是看上了苻坚。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王猛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淝水一役,陈郡谢氏名震天下,苻坚投鞭断流的大军分崩离析,只留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千古笑谈。

  前秦覆灭之后,王镇恶跟着叔父南投,最后为老刘所用。

  所以说沈田子的谗言还并非胡搅蛮缠,而老刘对沈田子还是比较信任的,留下了两句话给沈田子。

  “猛兽不如群狐!”

  “钟会不得遂其乱者,以有卫瓘故也!”

  沈二哈这是要拿两句话搞事情啊!

  “禾儿!”刘义真喊了一声,外面等着的小丫头赶忙跑了进来。

  “取我盔甲来!”刘义真跳下了胡床,小丫头慌慌张张的应了一声,连忙叫人进来帮忙。

  “刘乞,你带人取我符节仪仗,快去准备!”小丫头正帮着穿筒袖铠,刘义真想了想对刘乞道。

  要取旌旗?

  刘乞愣了一下,冷汗都吓出来了。

  “要知会王长史么?”刘乞六神无主的问道,我的天,小主子这是要干嘛?

  “你说呢?”刘义真瞪了一眼,“告诉王长史去横门,我们在那里等!”

  “是!”刘乞赶忙回道,“小的这就去!”

  横门是长安西北第一门,直通西域,傅弘之的大营就在横门之外。

  希望来得及吧!

  横门之上,刘义真举目远眺,皑皑白雪之上,傅弘之的大营旌旗飘扬,肃杀万分!

  “二公子这是为何?”正当刘义真在城门头吹着寒风的时候,王修在段宏的搀扶下急忙忙的爬上城楼,不过看到刘义真肃穆的盯着城外,后面抱怨的话没有说出来。

  段宏本来打算去将军府奏事,见刘乞调动人马,连都督旄节和安西将军的大旗都扛了出来,自然知道出了大事,连忙跟着王修赶了过来。

  “刘乞你说吧!”刘义真跟王修见礼之后指着刘乞道。

  刘乞苦啊,忙前忙后,又是安排人保护二公子,又要调兵遣将护着仪仗,来来回回累的跟狗一样喘着大气。

  不过这时他也不敢抱怨什么连忙禀告:“回王长史,傅将军今日邀王将军入营商议军事,却见沈将军一同赴邀!”

  王修、段宏两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前方战事正酣,领兵大将商讨军事不很正常么。

  难道这三人欲反,不可能吧,且不说沈田子和傅弘之,就单独论王镇恶,对太尉也是忠心耿耿的,王修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些。

  二公子平日里看着像个纨绔子弟,想不到手伸的这么长,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段宏深深的看了刘义真,想到的却是另外一层。

  “他敢!”王修看着盔甲俱全的刘义真突然明白了什么。

  “沈田子他好大的狗胆!”王修气愤不过,秽语一时脱口而出。

  就在段宏还在思考着王修为何生气的时候,城外的大营忽然乱将起来,只见的营门突然大开,十几人护着一员大将直奔横门。

  趁着刘义真和王修都盯着城外的时候,段宏走到一边低声问刘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临行前刘义真交代刘乞连文先生也拉了过来,他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待刘乞苦笑着解释完,段宏瞠目结舌。

  沈田子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段宏心想,这城里流言刚起,沈田子就想借机除掉王镇恶。

  难道?

  段宏摇了摇头不敢深想。

  不一会,城外的快马加鞭直奔过来,怕城门守将不开城门,还未到城下十几人异口同声的大喊道:“宁朔将军傅弘之有要事禀告!宁朔将军傅弘之有要事禀告!”

  乱兵一起,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王修是万万不敢再放他们入城,只放下一只吊篮,让傅弘之一人上城楼。

  城楼上下吵闹了一番,不一会傅弘之便被縋了上来。

  傅弘之刚出吊篮,就看到了被围护的死死的刘义真和王修,连滚带爬的跑过来跪下,气喘吁吁。

  “小将军,王长史,沈田子要斩王将军!”

  他怕了啊,傅弘之知道沈田子一直对王镇恶耿耿于怀,他对王镇恶也没什么好感。

  所以沈田子找他合议,想借最近军中流言取代王镇恶之时两人一拍即合。大家都是跟着太尉出生入死的,凭什么你个北虏高人一等,目中无人。

  在他的预想中两人在帐下埋伏人马,直接将王镇恶绑了往彭城太尉那里一送,不管流言真假,到时候王镇恶是没脸回来了,沈田子自然取而代之,自己亦能顺势而上。

  万万没想到啊!沈田子那憨货直接安排人手暴起伤人,这是不死不休啊,纵然杀得了王镇恶,但最后谁也没好果子吃。

  听到傅弘之此言,刘义真心下一沉,还是晚了一步。

  “混账!”王修气的发抖,“沈田子擅行专戮,罪不可恕!”

  “那王将军呢?”两人被傅弘之的言语乱了心智,一旁的段宏却听到了弦外之音。

  “王将军只带得几个护卫入营,被沈敬仁斩了一刀,几个护卫拼死护卫着,已被沈田子围了起来!”傅弘之不敢隐瞒,赶紧将自己出营前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还有救!!!

  “刘乞,持我旄节大旗,跟我冲营!”刘义真大喊一声,带着刘乞就要往城楼下冲。

  “万万不可!”王修怕拦不住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公子,赶紧一把给他抱住。

  “二公子,乱军之中,刀剑无眼。现如今城外大营已然乱做一团,这时引军冲营,大军反弹可就大事不妙了!”王修紧紧的搂住刘义真不让他挣扎,苦口婆心的劝道。

  “那要我眼睁睁看着王将军去死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