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意难平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21 2019.08.16 23:54

  “什么朝廷,什么宋公!”

  “呸!”

  “连自家祖坟都顾不上了,还管我们这些百姓的死活?”

  “阿爹,有人来了,快别说了!赶紧收拾东西走吧,不然胡人进了城跑都跑不了了!”

  “走?”

  “往哪里走?”

  “我在这长安城里活了一辈子了,现在能去哪里?我不走!就让我死在这里吧!”

  马车缓缓的向前行进,刘义真坐在车上,赫连勃勃大军围城,城门四闭,城里的百姓已经人心惶惶、风声鹤唳了。

  “二公子,赫连璝先锋大军连日攻城,被毛司马顶了回去,现已退军回咸阳,如今正是突围的好时机。”

  跟刘义真说话的是姗姗来迟的右将军朱龄石,说来也好笑,毛修之入关中时刘义真大开宴饮众人言笑晏晏;蒯恩负命来接刘义真时除了王修和刘义真之外作陪的已寥寥无几人了;而朱龄石再入关中,还来不及歇息就要披挂上阵引军突围了。

  关中形势一日不如一日!

  朱龄石一来,众人总算有了主心骨,突围计划也稍作更改,蒯恩负责冲锋陷阵,毛修之领军护送刘义真,负责断后的改由朱龄石亲自领军。

  “有劳朱将军了。”

  刘义真满耳都是马车外的哭嚎之声,心不在焉的回复了一句。

  朱龄石眼见刘义真气色不佳,只以为他是年纪小受了惊吓,看了一眼车外便跳下了马车。

  “敬之、道恩,二公子的安危便交给汝等二人了!”

  “朱帅放心,末将(鄙人)誓死护卫二公子周全!”

  毛修之和蒯恩两人肃然行礼,今日一别,各赴战场,不知能否有再见之日。

  “二位将军,鄙人先行一步!”

  蒯恩接过亲卫递上的长槊转了几圈,一拔马头大声告辞,先锋大军跟着后面源源而去,一时间尘烟四起。

  待蒯恩动身,朱龄石便向刘义真告辞离开,赫连勃勃暴露以后,夏军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行踪,夏将叱奴侯提率领主力径直南下,安定、北地、平阳接连陷落,如今晋军在冯翊一线苦苦支撑,朱龄石要做的事情还有多。

  “二公子有何事?”

  中兵参军段宏骑在马上百无聊赖的等着,等蒯恩在前面杀开血路,他们就要护着刘义真出发了,这时他一撇头看刘义真向他招手,便轻轻夹了下马腹“嗒嗒嗒”而来。

  “看到后面那个老头了么?”

  刘义真指了指一直抱着门框哭嚎的老头,刚才就是他在咒骂老刘。

  “怎么?”

  段宏心里一凛,在猜测这二公子要做什么。

  大军南下,自有那消息灵通的人家知晓,譬如崔邵一大家子,除了已经提前南下的,留守的诸人终是要放弃关中基业了,王修给他们承诺是可以随军一起撤离,可大军主要精力是保护二公子,至于其他人的安危就各看天命了。

  所以有不少百姓拉家带口的收拾着行囊跟在大军后面,希望博得一线生机,而诸军也是提前收到了警告,只要百姓不闹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

  “把那老头给绑了送到后面的车上!”

  刘义真倚靠在窗前吩咐段宏,他知道这样无济于事,自己能救得了一个老头能救得了整个长安城、整个雍州的百姓么?

  可越是这时候刘义真越想做点什么,或许这样能给他那满是自责和负罪感的心带来点安慰。

  “是!”

  段宏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二公子又在这个时候胡闹大发仁心,这周边都是绝望的百姓乱成一团,若是救了一人而引起众怒,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他没有拒绝,悄悄吩咐自己几个心腹手下去按二公所说的办,他让属下留点心眼,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不能就这样去绑人,得等到无人注意时悄然下手。

  当然,如果实在没有机会那也就算了,反正二公子动身出发之后也顾不了后面的事情了。

  “二公子,大军突围宜疾不宜缓,带着这么多百姓,怕是……”

  崔邵坐在刘义真对面,一直冷眼看着刘义真安排一切没有作声,但看着消瘦了许多的刘义真他实在是于心不忍赶忙出言相劝。

  不是他冷血无情,只是如今诸军自身难保,确实是分不出精力再去保护百姓,这么多的百姓散落在旷野上,若是被胡骑撵上,一个个都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活靶子。

  “出发!”

  刘义真嘴角动了动想解释着什么,却听得前面毛修之大吼一身,不一会,马车便缓缓启动,毛修之骑着马来到车边。

  “二公子,该动身了!”

  刘义真拉开布帘看着毛修之,满腹心事之化作一句。

  “毛司马万事小心,若是事不可为,切莫以义真性命为绊!”

  知道这样说没有什么用,老刘的这些属下自然忠心耿耿,刘义真还是真诚的吩咐道。

  “后面的快点跟上!”

  毛修之深深的看了眼刘义真在马上郑重的行了一礼,然后大声的指挥着后面匆忙跟着的步卒。

  不管二公子心里怎么想的,如此时刻有这句话,也不枉他毛修之为宋公鞠躬尽瘁了。

  大军出城之后迅速加快,那些扶老携幼的百姓好多都跟不上速度,许多人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大声咒骂着,然而却又有许多人一路不断加入南迁大军。

  对于百姓来说,性命是自己的,没有人珍惜。

  自己若再不珍惜,那真的是死不足惜矣。

  “二公子,宋公交代我等要疾速行进,如今百姓环绕,辎重太多,今一日不过十余里,胡虏大军在侧,何以待之!”

  毛修之对眼下的速度还不满意,他希望能紧紧的跟着蒯恩的先锋大军后面,迅速的脱离战场。

  “那依毛司马之意该当如何?”

  刘义真拉开布帘沉声问道,周边的百姓都咬着牙死死的跟在后面,如果没有大军的保护,将他们丢在也野外置之不顾,那自己跟褚裒有什么分别?

  “末将以为,如今应当趁胡虏没有察觉之时,弃车轻行,方可以免!”

  毛修之没有什么顾忌,所谓慈不掌兵,大军尚且自顾不暇,哪有精力去管百姓的死活。

  “毛将军!”

  刘义真爬出马车跟车夫并齐站了起来,伸手指了指周围的百姓,颠簸的马车让刘义真有点站不稳,这时崔邵赶紧出来扶住了他。

  “这一路的百姓,如何忍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