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关中大撤退16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1857 2019.08.13 23:57

  “报,前方敌军前锋离渭水还有十里!”

  “再探!”

  傅弘之收到了崔邵属下的示警,王买德青泥大军已经向自己这边逼近,而且这次不是王买德亲自来,而是由统万城另外派驻的大将领兵进击。

  “诸位!”

  中军帐里,傅弘之将舆图压在了桌子上,用力的敲了敲桌子以引起众人的注意。

  “王买德那个老狐狸没有亲自来,反倒是赫连勃勃从统万派遣了其他人来领军,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傅将军,末将以为,那王买德进入关中大半年而一事无成,恐怕是勃勃已对他失望,不然两军对决怎能临阵换将?”

  没错,这是对傅弘之手下副将参议等一致认为的原因,青泥关这边由王买德负责,可他除了封了要道关隘之外什么事情都没做成,恐怕赫连勃勃已经没有耐心了。

  至于有人说潼关那边也是一样,那能比么?

  潼关夏军大营主将是赫连昌,而被傅帅击败的赫连璝也在那里,两个都是赫连勃勃比较中意的儿子,尤其是赫连璝,还是世子。

  “那么!”

  多年的征战经验让傅弘之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如此大功就在眼前,如何能轻易放弃,这次只要击溃了王买德的主力大军,长安至青泥一路通畅,潼关那边的赫连璝、赫连昌就显得无关紧要了,到时候不等晋军出击,他们自己就得考虑如何安然退离关中了。

  再说,就算有什么问题,自己近万大军在手,还怕了胡人不成?

  “夏军沿着大路一路进发,连战场都顾不上遮蔽了,看来是不把我傅某人放在眼里啊!”

  傅弘之沿着自己大军驻扎的渭水边缘画了一到弧线,这是他给对手准备的葬身之地。

  “王买德都信不过,勃勃哪里还敢派什么人来接替他?”

  中兵参议抬头看了看傅弘之的布置,在两侧加了几个木兵。

  “傅将军,这次来的不是赫连勃勃的兄弟就是他的儿子,一看就是个雏,估计连杀鸡都不会杀!”

  “哈哈哈……”

  “哈哈哈……”

  帐内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中兵参议得意的笑了笑,不过他是个谨慎的人,指了指刚才放上去的木兵拱手向傅弘之建议道。

  “傅帅,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看似易守难攻,可地形太过开阔,适合胡人骑军突击,还是要多备军士以待不测!”

  “不错!”

  傅弘之点点头,自己的策略很大胆,直接将夏军前锋放过河,等他们在渭水北岸集结的时候全军压上,到时候他们就得背水而战陷入绝境。

  但是这个分寸一旦把握不住,就有可能跟当年苻坚一样,战术性的撤退变成全军大溃逃。

  “那么,咱们就在这里将他的前锋全部吃下,我看看王买德失了这些精锐,还有什么办法应对!”

  傅弘之没有把话说死,跟王买德交手过几次,对方的难缠是跟随宋公西征以来绝无仅有的。

  ……

  “放箭!”

  “骑军准备!”

  夏军的先头军队渡过了渭水,傅弘之没有管他们,这些人就是上来送死的,只是象征性的让弓箭手放了几轮箭表示这边还在“顽强抵抗”。

  果然,等先头部队陷入死战的时候,对面便按捺不住了,先锋精锐尽数渡河上来支援!

  “杀!”

  “杀!”

  “过了河去金银美女随你们抢!”

  夏军的小头领一边低头躲避着箭雨一边大声喊叫着鼓舞士气。

  傅弘之站在高台上眼看着对面的援军像蚂蚁一样沿着几里长的河道不断涌了上来,嘴角微微上扬冷笑着。

  夏军选择在这个地方渡河他一点也不意外,附近数十里河道也就这里水流最缓,而且也只有自己埋伏下人马的北岸才能容的下他们几万下军集结。

  副将来回跑动着安排军士上去补缺补漏,晋军最大的劣势就是人手不足,而傅弘之选择的伏击地点比想象中的要宽。

  “报!”

  “禀将军,上游乱石滩有敌方人马在渡河!”

  大量的斥候游骑在战场周边游走来侦查敌情,而傅弘之需要在短时间内根据情况做出决断。

  “报!”

  “下游寡妇渡有敌方人马渡河!”

  斥候不断地将军情传递进大营,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敌方再傻也不可能将所有兵力放在一个方向上。

  “王将军!”

  傅弘之一挥手,身边一名副将战了出来,拱手肃然。

  “令你沿岸北上,将胡人给我堵死在乱石滩!”

  这些都是预案里的计划,乱石滩地形不好,夏军不可能有大量人马迅速渡河。

  “沈将军,年前寡妇渡一战,就是你作的先锋,如今一事不劳二主,还是由你领兵阻击,我看胡虏真的是记吃不记打!”

  同样寡妇渡的地形也不好,赫连璝当初慌不择路选择从这里退军,结果被傅弘之截住一顿好揍。

  ……

  “全军出击!”

  等南岸的胡人先锋渡了差不多有大半,河面上还有半拉拉的竹筏没有上岸的时候,傅弘之选择了出击。

  成败在此一举!

  “杀!”

  随着冲锋号角的响起,傅弘之的主力骑兵“轰~”的一声冲将而出,而河岸上的夏军隐约听到冲锋号声也慌了神来。

  有明白的将军头领赶紧用鞭子抽着下面的小卒整理队形布置防线。

  赫连延松了口气,他是随着跟着先头部队后面首先抢上岸的,拼着这么大的伤亡,等的就是现在!

  “竖旗!”

  赫连延大喊着,亲卫死死的将他围了起来,而旗卫直接将赫连延的将旗竖了起来。

  让这把火烧的更猛烈点吧!

  赫连延疯狂的想着。

  而他的身后,各军主将焦急的在呼喊着手下在河滩布防,而在渭水上的胡人军卒也死命的划着竹筏以求加快速度。

  “杀!”

  “杀!”

  “杀!”

  不多时,晋军的骑兵轰然而至,他们首要的目的就是将胡人的军阵冲散,以待后续的步卒过来分割围杀。

  “顶上去!”

  “顶上去!”

  不等赫连延下令,那些已经骑在马上的诸军士卒跟着头领冲了上去。

  赫连延死死的看着对面骑军将将领的大旗。

  “傅”

  傅弘之亲自来了!

  他竟然亲自来了!

  怪不得大哥在他手下败了,输得不冤!

  晋军骑军出击的时机选的正好,领兵大将还亲自陷阵冲锋。

  “给我杀!”

  赫连延举着鬼头大刀怒吼,此战非胜即死,双方都没有退路了。

  “嘿!”

  双方甫一接触,晋军骑兵以逸待劳的优势便显现出来,随着“扑哧”一声,傅弘之手里的长槊将一个胡兵刺了个对穿,随之一挽手,将长槊收了回来,那个死不瞑目胡兵被甩了好远!

  “万胜!”

  傅弘之举起长槊怒吼。

  “万胜!”

  “万胜!”

  身后的骑兵源源不断的冲了出去,而亲卫则拔了拔马头傅弘之围了起来。

  ……

  “赫连将军!”

  “顶不住了!”

  副将死死的拉住了赫连延的缰绳,想要将他拖离战场。

  “顶不住也得给我顶!”

  “父汗的大军马上就到了!”

  赫连延用力的甩了甩马鞭,副将的脸上应声出现一道血痕。

  “将军!”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晋军的步卒马上要合围了!”

  副将带着哭音苦苦哀求着,不是他忠心耿耿,只是作为副将兼亲卫统领,若是让赫连延战死在这里,他的一家老小和许多的部族恐怕是不得好死了。

  “谁能取那赫连小儿的项上人头,宋公那里我亲自与他请功!”

  随着晋军步卒的杀入,本来就军阵不齐的夏军立马全线崩溃,包围圈是越来越小,大量的夏军士卒被压迫的像下饺子一样跌入渭水。

  被亲卫围着的赫连延早就被盯上了,他不知死活的竖起来的将旗就像指明灯。

  “冲啊!”

  随着傅弘之一声令下,各路副将立马率领手下围了上去。

  痛打落水狗!

  痛快!

  至于赫连延,就看谁手快捷足先登了!

  “呜呜~”

  “呜呜~”

  “呜呜~”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号角声!

  哪里来的冲锋号角?

  自己的主力不都已经摆在河滩上了么?

  傅弘之心里隐隐感到一丝不安,抬头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现,而斥候也……

  斥候!

  斥候呢?

  自王副将跟敌军交手之后好长时间没有斥候的汇报了。

  “赫连勃勃!”

  “是赫连勃勃!”

  “傅将军我们上当了!”

  这时一队人马从后方冲了出来,骑行中大声喊着什么。

  “傅将军!”

  “赫连勃勃亲自领军渡河,王将军……王将军全军覆没了!”

  一队晋军士卒疯狂的朝着傅弘之的将旗冲了过来,看到傅弘之直接跌下马滚了过来。

  傅弘之看了看,这一队都是是王副将的亲卫,几人身上的盔甲都已残破,好几人还挂着竹箭没有拔出。

  “呜呜~”

  不用那些人提示,随着冲锋号角的声音越来越近,大队的胡军从远处缓缓出现,正中间将旗上“赫连”两个字格外的刺眼。

  “王副将呢?”

  傅弘之沉声问道。

  “傅帅,王将军他……他已经战死了!”

  那个亲卫说着说着便嚎啕大哭起来,王副将不仅是他的将军,还是他的族兄。

  “回身反击!”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傅弘之在短时间内作出了自己的决断!

  ……

  傅弘之败了!

  当初他戴罪立功,独自一人统领陷入内乱边缘的前锋大军,将赫连璝打的丢盔弃甲,自己亲率亲卫营几进几出,硬生生的将赫连璝的主力杀穿好几次。

  可如今他败了,败的十分彻底!

  内军的青泥暗探已经提前给他示警,可他没有放在心上,沿着渭水摆开了阵仗将赫连延放过来全军压上。

  计策是完美的,赫连延的前锋大军陷入背水阵几近崩溃,可当赫连勃勃的大旗从身后竖起来的时候,晋军的反击显得格外的无力。

  王副将没有逃,他以身殉国,临死前还派亲卫突围向傅弘之示警,不然傅弘之一点反应的时间也没有。

  可这有什么用呢?

  晋军本已经将赫连延的前锋压进了渭水,现在却陷入了两面夹击之中。

  以逸待劳,现在轮到胡人以逸待劳了,而傅弘之能做的除了垂死挣扎之外,就是跟王副将一样。

  向长安示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