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心不甘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67 2019.08.15 23:49

  “仲毅,你去准备准备,待寻得良机,即可护送二公子动身南下。”

  王修转身吩咐崔邵,自刘义真和崔邵规划关中百姓南迁以后,他就特意对崔邵平日里干什么格外留意起来。

  虽然不知道刘义真整个的内军计划和架构,可王修也知晓崔邵不像看上去那么的人畜无害。

  “是!”

  崔邵拱手肃立,郑重的向王修行礼。

  按理说今天这样绝密的商议崔邵是没有资格参与的,君不见那鲜卑中兵参军段宏只能在外间侯着等吩咐。

  可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大家都知道崔邵是二公子的心腹,有什么事情都要跟崔邵商量,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毛司马,傅将军现如今下落不明,长安大军就拜托你了!”

  王修环顾四周,中堂寥寥无几的几个人,跟当初宋公在关中时人才济济不能同日而语,他叹了口气,现在能镇的住军心的,只剩下从洛阳调任过来的毛修之了。

  “这是毛某的职责!”

  毛修之也是满脸的严峻之色,没了傅弘之,就算是领军突围,手下亦是少了一名冲锋陷阵的先锋之将。

  “只是……”

  毛修之看了看蒯恩,蒯恩不属他统领,而且更是宋公的心腹,有些事直接吩咐他有些不太好。

  可毛修之也知道现在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思忖片刻他马上向蒯恩行礼。

  “蒯将军,撤离长安,须得有先锋大将领军冲击,不然……”

  “毛司马毋须介怀!”

  听毛修之开口,蒯恩就知道什么意思,不等毛修之说完便打断了他。

  “如今危急时刻,鄙人身为朝廷将领自然义不容辞。”

  “况且鄙人此来关中,是受宋公之命护送二公子南下,若是不能突出重围,鄙人自难回建康复命!”

  “毛司马有什么吩咐直言,只当鄙人是司马帐下裨将!”

  蒯恩说的很客气,可毛修之不能真当蒯恩是自己的副将,闻言舒了口气,立马客气的对蒯恩行礼。

  “那毛某就直言了!”

  “待我军出城,烦请蒯将军自领一军作为先锋,为大军南下觅得一线生机!”

  毛修之说的很客气,也很郑重,如今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自当如此!”

  蒯恩没有说什么推辞的话,立马接受了任命,他深知如今诸人若不齐心协力的话,说不得全都得陷殁在关中。

  “二公子,你且去收拾一番,待诸军准备完毕,立刻离城南归!”

  见众将商议好后续之事,王修马上叮嘱刘义真。

  “哦!收拾东西,我们这是要逃了么?”

  刘义真一直陷入深深自责中,听得王修的吩咐抬起头来茫然的看了看王修,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二公子!”

  王修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了,尽自己一切的努力保护二公子的安全才是当务之急。

  “一路都是乱军,届时虽有仲毅和段参军护卫,二公子莫要再任性了,一定要听从安排紧跟着大军。”

  说着说着王修便红了眼,如今誓军开拔在即,不宜将愁绪传染给众人,可他实在忍不住了。

  修!

  实在是有负宋公,有负朝廷!

  王修看着刘义真难过的想着。

  “啊?”

  听着王修像交代后事一样叮嘱自己,刘义真吃了一惊,立马急了。

  “王长史不和义真一起南下么?”

  王修这是要做什么?

  刘义真紧紧的看着王修,这老头不会想做傻事吧。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大半年了,虽然有时候有点磕磕碰碰,可对王修还很有感情的,从第一次“见面”以后,一直是这个老头不辞劳苦的照顾自己。

  现在,他要做什么?

  “二公子,长安由毛司马坐镇中军!”

  看着刘义真关切的眼神,王修心里感到一阵暖意,二公子虽然有些时候任性妄为,可秉性并不坏,况且他还是个孩子啊。

  “征调民壮,运送粮草都需要人去统筹,老夫岂能临阵脱逃!”

  王修苦笑着摇了摇头。

  也罢。

  宋公对自己委以重任可最后自己还是辜负了他。

  那么。

  如今再最后一次为宋公尽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是……”

  刘义真想说这些事可以委任给韦华,突然反应过来韦华已经投敌叛变了。

  关中真的没人了!

  刘义真看着将生死置之事外的王修满心苦涩,嗓子眼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自己真的很失败啊!

  “二公子,王长史!”

  这时毛修之跟蒯恩已经商议得差不多了,立马上前禀告。

  “事不宜迟,末将和蒯将军这就下去整军备战!”

  “拜托二位将军了!”

  王修郑重的向二人行礼,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有些话不用说出来大家都知道。

  “二公子!”

  “修也要出府去安排了!”

  等毛修之和蒯恩离开,王修也立马向刘义真告辞,他肩负的事务不比二将轻松。

  都走了。

  都走吧!

  刘义真直勾勾的看着空荡荡的中堂,这里曾经给毛修之接风洗尘,那时候自己还意气风发的谋划着大事,现在所有的豪情壮志都化为乌有。

  “崔先生,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白费了么?”

  沉默了大半天,刘义真抬头问崔邵,崔邵是自己计划的关键之人,明明知道他也无计可施,还是不死心的问问道。

  “二公子!”

  崔邵也不甘心,可他比刘义真冷静的多,听刘义真发问,立马走近。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内军诸人一直监视着统万城的异动。”

  崔邵意有歉然的劝解刘义真,内军是他和刘乞、刘仲三人负责,可韦华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这是自己的失职。

  “可韦别驾投敌,赫连勃勃亲自南下领军是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

  “二公子莫要自责伤身,况且那王氏兄弟和王主簿不是领着陇西大量百姓已安然南附了么!”

  “可雍北和京畿还有这么多百姓呢!”

  刘义真叹了口气,自己当初想的太简单了,有些事情提前已经暗中告知了不少愿意南归的各地乡德,现在该如何跟他们交代。

  “心有不甘啊!”

  刘义真扬起头喃喃道,不让憋了好久的眼泪流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