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嘻哈三人行(4)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17 2019.08.27 16:57

  “来!咱们再饮三百杯!”

  酃酒的度数不高,可也架不住整坛整坛的往下灌啊。

  侧过身让下人给油灯添油,刘义真捧着茶盏与慧琳相视一笑,默默的看着面前几人撒酒疯。

  颜延之的酒品很好,喝高之后只是伏在桌子上打盹养神,若是不留神被谁碰一下,赶忙爬起来摇手轻语“够了,够了。”

  崔邵是颜延之自己顶不住拉进“战场”的,这时正龇着白牙在那嘿嘿傻笑,别人问啥也蹦不出一个字。

  至于谢灵运,这几人里他的酒量最大,一只胳膊正搂着崔邵,一只手遥举酒樽敬天。

  “浊酒一杯,以敬寂寥。”

  说完也不理崔邵有没有回应,拿着空空如也的酒樽就往嘴里送。

  上好的酃酒清冽无比,哪里是普通人喝的浊酒,刘义真看着舌头都喝大的谢灵运摇摇头。

  “崔……崔……”

  “嘿嘿……崔邵,字仲毅。”

  “崔仲毅是吧?你很不错。”

  “嘿嘿……”

  “来来来,咱们两人再饮一杯,谢全!谢全!过来倒酒!”

  “嘿嘿……”

  崔邵酒量大又与人无争,谢灵运不管说什么他都嘿嘿笑着回应,待谢灵运说到慷慨激昂处他就拍手应和,这让谢灵运感觉找到了知音,完全忘记了白天的冲突和两人的门第落差。

  看着两人鸡同鸭讲竟然能流畅的沟通,刘义真捂着脸无语的别过头。

  “大师,天色已晚,义真明日还要早起入京复命,今夜就先到这里吧。”

  崔邵是指望不上了,刘义真只好向慧琳求助。

  “刘公子客气了。”

  “今日夜饮,多谢刘公子慷慨款待。”

  刘义真只是奉上了好酒跟着三人蹭了一顿晚饭,慧琳可是滴酒未沾,他这是代两位好友答谢。

  “相逢即是缘,今夜畅谈,义真收获良多,若是再有机会,还望大师不吝赐教!”

  两人初次相见,所谓交浅不便言深,但刘义真略微跟慧琳聊了几句,就知道这个和尚不简单,他对时局有很深刻的见解,对江左愈演愈烈的佛道之争也有自己独特的看法。

  这个黑衣和尚不像看上去那样平淡无奇。

  他有很大的野心!

  而刘义真说的也不是什么奉承的话,他还真想找个机会和他多聊一聊。

  “宋公帐下能人无数,刘公子要延请名师,不过宋公一句话耳,小僧哪里比的上那些名士。”

  “不过刘公子若得闲暇,可往城西治城寺一晤,小僧多在寺里修行。”

  讨论就此停止,两人分别嘱咐下人将崔邵和谢灵运架回房间,崔邵被刘乞拎着直嘿嘿笑,而谢灵运则手舞足蹈推搡的仆从还要再饮。

  ……

  “二公子,作夜饮酒无状让他人看笑话了。”

  纯粮食酿造的好酒就是好酒,呼呼大睡一夜,崔邵清早起来容光焕发精精神奕奕,坐在马车里苦笑着跟刘义真说着抱歉。

  “崔先生,平日里看你精瘦精瘦的,没成想拎起来还挺沉的。”

  刘乞正好打马在马车外,听崔邵说话便一只手掀开窗帘笑着打趣。

  “不打紧不打紧!”

  刘义真捂嘴偷笑,看崔邵不好意思的样子立马正了正颜色安慰他。

  “作夜崔先生除了笑的瘆人以外,也没什么其他过分举动了。”

  “不过你还真有一套,哄得那谢康乐感激涕零的,要不是我跟慧琳大师拉的快,说不得你二人要叩首拜为异性兄弟了。”

  刘义真绘声绘色的对崔邵讲述作夜他跟谢灵运的糗事,刘乞在车外听得哈哈直乐,而崔邵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

  “饮酒误事!”

  “饮酒误事啊!”

  崔邵捂脸长叹,这下好了,往日里给二公子留下的印象轰然而塌了。

  “咳咳……”

  崔邵咳嗽几下打断了乐成一团的刘义真,回忆了一会似乎想起什么来。

  “作夜跟谢康公把酒言欢畅谈甚久,听他那话里的意思……”

  这是崔邵顿了一顿,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又似乎是想暗示什么。

  “谢先生在世子府不是很受待见,他言语之中颇有点郁郁不得志之意。”

  “哦?”

  刘义真闻言也收起笑脸严肃了许多,昨晚他只顾着跟慧琳讨教,倒是没怎么注意把酒言欢的谢灵运几人。

  抬头撇了一眼崔邵,知道他话里有话。

  自己对谢灵运有好感崔邵是心知肚明,可昨天他还对自己讲明谢灵运、颜延之是世子府的人,劝自己轻易不要招惹,怎么今天又突然转变态度了?

  “那又如何,谢先生狂放不羁,到哪里都是得罪人的性子。”

  刘义真没有顺着崔邵的话说下去,事实上他自己也在纠结。

  对于往后自己心里还没有长远的规划,自来到这个时代后唯一费尽心思做的就是希望能在赫连勃勃南下之前将关中的晋人百姓南迁。

  本来的打算是等事情了结后就回南方做个安乐公,老刘僭位也好不僭位也好,反正跟自己没什么大关系,只要自己能跟世子重归就好安享余生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可经历了关中溃败见识到种种惨状之后,刘义真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就谢灵运那四面树敌的性格,估计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忍受不了他,暂且还是远远的观望欣赏吧。

  再说自己此次回到南方,也不知道前途如何,哪里有精力再去想其他之事。

  “二公子。”

  崔邵叹了口气,有些话点到即可,世子和二公子不和人尽皆知,可二公子又不像世子一直坐镇中枢,在建康没有那么深厚的助力。

  王修、毛修之都在洛阳,段宏去了彭城,毛德祖留在了蒲阪,傅弘之去岁已经折了。

  唯一对二公子能有帮助的是养病的王镇恶,可惜他还有一直待职在府。

  至于朱龄石兄弟、蒯恩之流,接触时间不长只能算混个脸熟,他们最终还是听宋公的。

  “内军在建康布局时间不长,届时能否有用还未可知,谢康公人虽狂妄,可秉性不坏。”

  还有句话他没说,谢灵运背后站的是偌大的谢氏家族。

  “且再看看吧!”

  刘义真倒不是很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两世为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

  “二公子,过了前面驿站马上就进城啦!”

  不知道行车了多久,就听刘乞打马飞奔着喊道。

  刘义真将脑袋伸出窗外深吸一新鲜空气。

  建康,我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