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刘兴弟与萧太妃。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11 2019.08.28 23:54

  “大公子,公爷作夜就吩咐了,现如今国丧刚过,还是不要太过招摇为好。”

  第二日一早,崔邵陪着刘义真正在府里散步,行至府门口正巧撞上刘伯拦住了世子刘义符不让他出门。

  所谓国丧,是指去年腊月晋帝司马德宗驾崩,至于司马德宗是怎么死的刘义真心里一清二楚,也正是晋帝的驾崩才让刘义真明白老刘在加快步伐夺取政权,因此才急匆匆的南下。

  老刘弑君以后没有着急纂位,是因为他信了图谶所言“昌明之后尚有二帝”,因此串通朝臣再立与自己交好的司马德文为帝。

  说来好笑,司马德宗不辨四时寒暑,衣食住行都要有人服侍,完全是个废物,纵观两晋,一头一尾排在第二位的两位皇帝都是智力有问题的,它不覆亡,老天何曾长眼。

  君臣父子,帝王驾崩,官员百姓都要为之守丧,当然若是完全按照礼仪那整个天下都乱了套了,因此从汉代就已经从权变通,以日代年,寻常百姓守制二十七日即可,而公卿大臣则一年以内不得宴饮游乐。

  昨晚家宴,老刘还点了刘义符的名,没成想他转头就忘了,大早上的又准备溜出去跟那些狐朋狗友游玩。

  “兄长!”

  “刘伯!”

  既然撞见了自然不好再回避,刘义真上前大大方方的对刘义符行礼,世子不待见自己,但兄友弟恭自己还是要做好自己那一半。

  “车士你来做什么?”

  车士是刘义真的乳名,刘义符见他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没好气的问道。

  “车兵、车士,你两都在呢!”

  刘义真正待回话,忽听得后面有人有人跟自己打招呼,回头一看,却是老刘的长女、自己的大姐刘兴弟。

  刘兴弟在公府的地位很特殊,她是老刘原配臧夫人所出,徐逵之战死后老刘怜惜两个小外孙,经常将母子三人接到府里住段时间。

  这次正好赶上自己南归,大姐便带着两个孩子来见见舅舅。

  “舅父。”

  待自己跟大姐行礼,跟在后面的两个小外甥便恭恭敬敬的向刘义真行礼,两个小外甥的年纪跟刘义真相仿,可刘义真一直出镇在外,刘义符又不愿意带小子玩耍,因而他们跟刘义隆还有刘义康比较熟络。

  “你们两个又在争什么?”

  见刘伯拦着刘义符,刘义真在一旁看笑话,刘兴弟自然而然以为两人又起了什么龌龊。

  “哪有?”

  见大姐指责自己,刘义符立马跳起来否认,一码归一码,自己是想偷偷溜出去游玩,可刚和车士碰面,哪里来得及跟他起冲突,冤枉自己可不行。

  “是么?”

  刘兴弟怀疑的眼光在刘义符和刘义真身上转来转去,几个弟弟小时候跟自己蛮亲热的,可惜年纪大了随着自己出嫁便慢慢疏远了,尤其是世子,自己回府几次都见不到他的人影。

  “义真多日未回府里,今起的有些早了,便准备在府里看看,方才刚刚偶遇兄长。”

  刘义真苦笑着跟刘兴弟解释,世子惹得事情,自己还要跟背黑锅,不过长姐如母,刘义真自然不好跟她争辩。

  “没有就好。”

  刘兴弟摇摇头,都是不省心的主,听话的小车儿又不在建康。

  “我要去太妃那里请安,没得空闲理你们,阿耶连日操劳,你们俩莫要再与他添麻烦了。”

  大姐带着几个孩子急匆匆的走了,刘义真这时才发现后面还跟着刘义康,这孩子被世子欺负多了,一直躲在后面不肯露面。

  “哼!”

  “败兴!”

  被自家大姐撞破,刘义符也是了兴致,跟刘义真气鼓鼓的打了个招呼便回去了,留下一脸尴尬的刘伯待在原地,刘义真则劝慰了几句刘伯让他领着自己在府里到处转转。

  ......

  “太妃莫要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萧太妃的院子里,老刘来的比刘兴弟还早,没办法,自从义真回以后她老人家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处处给老刘脸色看。

  萧太妃不是老刘的亲生母亲,老刘出生不久母亲便撒手人寰,幼时家贫刘义真祖父请不起乳母差点给老刘扔了,幸亏宗族刘怀庆母亲抱来哺乳才得以成活。

  但老刘对萧太妃十分恭敬,只要得闲暇都早晚问候,自己节俭但太妃这样样都布置到位。

  “道怜是你的亲兄弟,虽不是同母可总算也是同父而生吧,怎么就不能回建康了!”

  刘道怜是老太太的亲儿子,老太太年纪大了思念儿子,一直想将儿子调到自己身边,这不听谁嚼舌根说老刘准备卸任扬州刺史,老太太一思量道怜不正合适么?

  “寄奴自幼失恃,太妃对寄奴多有照顾,寄奴于对道怜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扬州是朝廷根本所在,事务至多,非道怜所能掌控!”

  老刘耐着心思跟老太太解释着,她思念儿子可以理解,可军国大事,岂能儿戏?

  “道怜都五十多了,难道还不如你那十岁小儿?”

  老太太生气主要不是老刘没答应自己,她是气不过老刘宁愿让刘义真那十几岁的小孩子镇守扬州也不愿意让道怜回来。

  “义真虽为刺史,可事无巨细皆有寄奴。道怜都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能忍受寄奴事事指手画脚?”

  “况且扬州重地,以道怜的资历声望难以服众,若是闹出什么灰头土脸之事,岂不难堪?”

  老刘笑呵呵的继续劝着老太太,当然刘道怜贪得无厌惹人嫌弃老刘是不会当着老太太的面说出来的。

  “太妃,兴弟来给你请安了!”

  老太太听老刘语气坚决是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只冷着脸不理他,正好这时刘兴弟带着三个小孩童进了院子。

  “兴弟你来的正好,太妃生气都没吃早饭,你赶紧劝劝她!”

  老太太不理自己老刘也尴尬啊,正好刘兴弟来的及时。

  “太妃这是怎么了?”

  “哪个敢惹你生气啊?”

  刘兴弟带着两个儿子和刘义康行了礼,便端起豆粥坐到了老太太身边。

  “还能有谁?”

  老太太一把抓住刘兴弟的双手,气咻咻的看着老刘道,对于旁人她自可以给脸色,可对刘兴弟这个苦命的孙女实在是怜惜的紧。

  “你们聊,你们聊!”

  气吐万里如虎的老刘在太妃面前气场全无,趁着刘兴弟在赶忙借口公务繁忙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