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关中大撤退14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1965 2019.08.11 23:54

  “快点!快点!”

  夜色的掩护下,大队的人马开拔前行,人影晃动下在周边巡视的小头领们随时拿鞭子抽那些他们觉得干活偷懒的民夫。

  夏军的主力都是骑兵,去年赫连勃勃本来的计划是在刘裕仓促南下的时候突袭晋军,趁着晋军在关中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直接将他们压出关中。

  但结果赫连璝先锋大军在晋军内乱、主将生死不明的情况下竟然一败再败,整个南下大军顿时丧失了锐气,晋夏两军鏖战了大半年的时间,最后都没有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

  不过!

  现在到了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大哥,就你那点兵马,打先锋够不够?”

  “要不你在后面给我压阵得了,我率军去会一会那个毛修之!”

  “这次可是父汗亲自下的军令!咱俩可不敢耽误父汗的大事!”

  赫连昌拔了拔马头,回头对身后的人说着,收到军令的时候他也很震惊,父汗竟然已经悄悄带人潜入了关中,如今就在王买德青泥大营坐镇。

  “不用你假心假意!”

  “这次我要定要一雪前耻!”

  赫连璝咬牙切齿的回道,虽然漆黑的夜色让人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但赫连昌脸上的轻蔑之色他能想像的到。

  “你还是关心好自己吧赫连昌,王敬先的人马就在潼关附近,不要到时候我在前方打了胜战你却被人抄了后路!”

  对于赫连昌他一向是看不上,所以想也不想立马就出言反讽了回去。

  “哈哈……”

  “大哥你就不要操心我了,刘遵考若是亲自来,我还得提防着点,可他如今不是被蒲阪的流民诸事缠住了么?”

  赫连昌不以为意的哈哈大笑,这些都是韦华投靠带来的绝密消息,晋军的布置已经全然暴露,如同一只被剥开的肥羊,就等着自己动刀子割肉了。

  “那王敬先不动还好,他要是敢动,我可是给他备了一份大礼!”

  “不过大哥,这次父汗亲自来关中领兵作战,大哥你要是再输……”

  去年自己这个大哥在父汗帐中抖了威风,拔了头筹抢了先锋大将的位置。

  结果呢?

  被傅弘之撵的跟个丧家之犬一样,最后还不是得求自己收留?

  “哼!”

  “老三你自管好自己的事就行!”

  “当年我跟着父汗征战的时候你还在草原上抓兔子玩呢!”

  赫连璝闷哼一声有些气短,年后的渭水之战自己的确有些轻敌,可输人不输阵,在赫连昌前面是绝不能落了下风的。

  “那小弟在这里就先预祝兄长旗开得胜!”

  “到时候父汗那里小弟自为你请功!”

  赫连昌心里暗骂一声“不识好歹”,嘴上却笑嘻嘻的奉承着自己这个没脑子的大哥。

  且让这个莽夫先去试探一下晋军的实力也好。

  毛修之是那么好惹的么?

  没见他镇守洛阳的时候鲜卑那帮狗贼都拿他的乌龟壳没办法么?

  等这个莽夫先去撞个头破血流,自己跟在后面捡个现成岂不美哉!

  “用不着!”

  赫连璝对这个鬼心眼很多的三弟什么好感,他能为自己请功?

  指望太阳打西边出来还靠谱点!

  不过这一仗自己是势在必得,自从战败之后,老二、老三、老四甚至那个一丁点大的老五,哪个不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如今正是拿晋人的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的时候,只要这个老三不在后面拖自己的后腿。

  到时候得防备着点!

  赫连璝在心里叮嘱自己!

  “我说大哥!”

  赫连昌拉了拉缰绳,等赫连璝跟自己齐头并进。

  “老四在统万看家是捞不着什么功绩了,可父汗怎么这次又把二哥给带在身边了?”

  说到这个的时候,赫连昌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老二、老四一直跟着父汗镇守统万,关中之战就自己跟这个莽夫大哥争功就行了。

  本来自己已经是稳操胜券了,现在父汗把二哥带在身边什么意思?

  想到这赫连昌的脸有点狰狞,不过旋即冷静下来,歪过头看了看跑到自己前面的赫连璝,顿时计上心头。

  万事有这个莽夫给自己探路。

  多好!

  “快点!”

  “误了大事小心你的狗命!”

  赫连璝看大路上一辆木车陷在泥坑里挡住了骑军行进的路线,几个民夫在那里又是推又是拉的半天没起的来便大声的叫骂着。

  “我怎么知道?”

  赫连璝转过头来生硬的回道,本就对这个趾高气昂的老三一肚子火,再听老三这么一说更气不打一处而来。

  一个个都特么盯着自己世子的位置!

  “叫你磨蹭!”

  “叫你磨蹭!”

  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泄,赫连璝夹了夹马肚子,来到那辆木车面前甩着马鞭用力的抽打着民夫。

  “将军息怒!”

  “将军息怒!”

  一名小头领听到前面吵闹起来赶忙拔马过来,走近一看才发现是赫连璝在教训民夫赶紧上去劝解。

  “啪!”

  “都干什么吃的,行军打仗如此磨蹭,贻误军机唯你们是问!”

  赫连璝看也不看来人,上去就是一顿鞭子劈头盖脸的抽下去,那小头领也是知道赫连璝的脾气,生生的死咬着牙一动不动硬受着。

  “将军息怒!”

  见赫连璝消了气他又腆着脸上来解释。

  “将军,这些车里运送的都是军匠们这半个月赶出来的器械,那些愚民不不敢乱动,小的已经拆并了几匹驽马过来!”

  虽然心里恐惧,但他也不得不壮着胆子上来跟赫连璝讲清楚,不然将军一怒之下明天自己先被祭了旗岂不冤枉?

  “哼!”

  赫连璝眼皮子抬都沒抬,用力的抽了一下胯下坐骑,大步从那小头领身旁走过,那小头领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大哥跟些民夫军卒置什么气?”

  这就是莽夫和自己的区别了,赫连昌一直冷眼在旁观看,满心鄙夷,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没说。

  等赫连璝再行至自己身边,他立马又换上了笑脸假意劝解。

  这时夏军缓缓的行至开阔地带,赫连璝黑着脸没有理会赫连昌的嘲讽,向后一伸手接过亲卫递上来的大刀向前一挥。

  “全军出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