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绝境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34 2019.08.15 01:26

  “傅将军呢?有消息了么?”

  王修建焦急的在将军府中堂走来走去,一直期望前线能传来好消息。

  “回长史,仍然下落不明!”

  崔邵摇摇头,赫连勃勃亲自领军,青泥至长安诸县城一路望风而降。

  蒯恩收到示警后第一时间派军接应傅弘之,可惜溃军太多太乱,拥挤在一起相互践踏,蒯恩见状也不敢孤军深入,只好带着部分残军撤回城内。

  而溃军传回来的消息更是乱七八糟让人毫无头绪。

  有的说傅帅在亲卫的护卫下已经安然突围;有的说亲眼看见傅帅亲卫营被赫连勃勃围住,将旗已经折了;更有甚者,信誓旦旦的说傅弘之阵前已被赫连勃勃斩了。

  傅弘之生死不明!

  可长安内诸人不能坐以待毙。

  “蒯将军,如今长安城四面受敌,危在旦夕,若是寻得良机,烦请蒯将军定要护着二公子安然南归!”

  王修心心念的还是刘义真的安危,故而待关中众将入中堂后他第一时间就再次拜托蒯恩。

  “若是二公子有什么不测,修……”

  “实在是有负宋公!”

  王修万分懊恼的自责道,说到这里是他的眼睛都红了,若是当初自己再坚持一下,说不定二公子已经被安送回南方了。

  “王长史放心,鄙人就算是拼的性命不要,也定然要将二公子送回建康!”

  蒯恩一向行事低调,他开口闭口“鄙人”两个字总挂在嘴边,他入关中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护送刘义真南归,就算王修不说,他自要尽心尽力完成宋公的任务。

  “王长史,这是义真自己的选择,与旁人无关!”

  “再说大人乃当世之雄,义真虽年幼,却不能堕了大人的英明!”

  刘义真看着泫然欲泣的王修心里也不好过,赶忙出言安慰道。

  这老头一直在忠于老刘和忠于朝廷之间艰难的做着抉择,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坚决要留下来,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做好成仁殒身的打算了。

  但是自己不后悔,逆大势而行本来就很艰难,自己所做的只不过是不希望以后的将来一直对如今在长安城作的选择后悔不已。

  毕竟他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刘义真”。

  他希望自己能带来改变。

  中堂里的气氛跌到了极点,崔邵暗中摇摇头,来不及了,内军在外暗谍已经和城里断了联系,现在他也无能为力了。

  “能不能传书刘将军,请他从旁策应?”

  王修突然抬起头满眼希冀的望着毛修之,与刘遵考联系一同出军的事宜一直由毛修之负责,而如今也只有刘遵考军离关中最近,能解燃眉之急的也只剩下刘遵考了。

  “难!”

  毛修之站了起来在中堂缓缓的踱着,朱龄石没进城,长安诸将他是最高指挥人。

  “二公子、王长史,末将回城之前,已经收到斥候消息,刘将军帐下龙骧将军王敬先出兵赫连昌潼关大营,但不幸中了埋伏,已经退回曹公垒了!”

  赫连璝从潼关方向进攻长安城,虽然战场遮蔽工作做的很好,可毛修之行军布阵一向谨慎,结果正如赫连昌所料,赫连璝前锋大军一头撞上毛修之的铁桶阵,被撞的头破血流,要不是赫连昌接应及时,说不定毛修之能将他的大军狠狠地剜下一块肉来。

  “北城大营孤悬城外,实难坚守,待末将撤回城内后以经于刘将军诸军断了联系!”

  傅弘之在渭水大败,固守潼关方向已经没有什么大的作用,而且若是不果断撤离,恐怕被赫连勃勃父子合围,到时候就万劫不复了。

  因此毛修之便趁夏军前锋新败之际没反应过来,迅速带领大军撤回了长安城内。

  “那?”

  “关中是指望不上旁人了么?”

  王修有点绝望,关外诸军都离得太远,刘遵考是唯一的希望,可如今他也指望不上的话长安之军就成了孤军了。

  崔邵抬头看了看毛修之和王修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岂止是指望不上啊,内军得到的消息比毛修之帐下斥候更详细。

  王敬先中了埋伏损失惨重,而他的心腹右军参军刘钦之受了重伤,现已全军退回曹公垒修整,短时间内是很难恢复元气了。

  现如今赫连璝、赫连昌在北,赫连延、赫连勃勃在南。

  长安城樵采之路已绝矣!

  崔邵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诸将气势已经如此低迷,他是不敢在将这个噩耗再讲出来了。

  “如今之计,只能相机突围了!”

  毛修之双手紧紧的扶着木椅的把手,抬头看着众人艰难的说着。

  要撤了么?

  自己的关中大撤离计划就像这样虎头蛇尾结束了?

  “撤吧!”

  王修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候容不得他优柔寡断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可……”

  刘义真有点茫然,自己筹划了这么长时间,如今突然要放弃,胸口感觉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喘不过气来。

  “二公子!”

  王修看着刘义真,他是第一个支持刘义真计划的人,自然知道刘义真心里在想什么。

  “长安城防御捉襟见肘,实在是分不出兵力护卫百姓了!”

  王修难过的跟刘义真解释着,他的心里其实比刘义真更难受。

  他是北人。

  他是关中人。

  他是京兆灞城人。

  宋公西击姚秦,长安旧都失陷近百年后终于收复,当初王修的心情是何等的欣喜若狂,可如今满打满算不足一年就要放弃。

  虽然弃守关中已经计划了好久,可真正的事到临头,他又是何等的不甘心。

  “好吧!”

  刘义真颓然的坐到椅子上,茫然的抬头看着中堂的众人。

  真的无力回天了么?

  刘义真紧紧的攥着拳头,满心的不甘。

  可自己又能做什么?

  你就是个废物!

  刘义真自嘲般的笑了笑,不是么?

  内军完全是由崔邵一手建立起来的,就算是刘乞、刘仲哼哈二将也是不畏辛苦四处奔波。

  关中诸事则完全由王修、毛修之、傅弘之等人挡在前面,自己只是混在将军府里享受虚幻般的安宁。

  自己算什么?

  吉祥物?

  人形图章?

  废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