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雏虎初威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17 2019.07.12 02:22

  “那要我眼睁睁看着王将军去死么?”刘义真挣扎道。

  “二公子,切不可轻举妄动!”段宏见王修快按捺不住刘义真了,赶紧过来劝说。

  “那我们就这样看着?”刘义真反问道,大敌当前,手下的领兵大将被围攻,自己竟然只能隔岸观火?

  “二公子,事已至此,除非太尉亲至,如若贸然冲营,引得诸军哗变后果不堪设想!”段宏回道。

  “没错!”王修这时也出声附和,“如今只能静观其变,待诸将镇定,乱军自平。至于沈田子,如此大事,他自然要进城禀告,到时伏下人马将他捉拿治罪即可。”

  “还要明示诸军,只诛首恶,不及他人,这样诸军自然安稳!”段宏想了想又补充道。

  “段参军所言甚善!”王修看了看段宏称赞道,从一开始的气愤慌张,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制定好了对策。

  “那谁人抵挡赫连勃勃的数万大军?”刘义真冷冷的问道,王镇恶一死,沈田子难逃其咎,毛德祖远在天水,傅弘之一人能担重任?

  而王、沈一死,二人手下诸将人情离骇,到时候不等赫连勃勃进军,自己就分崩离析了。

  王镇恶不能死,一定要救下他。

  “刘乞,带人跟我走!”刘义真看着面前的两人坚决的摇了摇头下令。

  “二公子!

  “二公子!”

  王修和段宏两人同时拦住了刘义真。

  “叫我将军!!!!”刘义真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两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刘乞听令,但有阻挠者,格-杀-勿-论!”刘义真呲着牙,像极了一头发怒的雏虎!

  “二……小将军,今日如要从此下城,须得踩着老夫的尸首!”王修悲愤的回道,太尉临走亲手将刘义真之手放到自己手里,自己怎能辜负太尉的信任。

  “小将军,宏虽外族,但对太尉之忠心,日月可昭,今日横门之上,不在乎多一具胡虏之躯!”段宏亦坚定的站到王修的身边。

  “小将军,让我去吧,让末将去吧!”这时傅弘之也跑过来死死的抱住了刘义真的大腿,涕泪俱下。

  “让开!”刘义真提了提腿,傅弘之没有松手,“刘乞,拔剑!”

  看来小主子是铁了心要去救人了,刘乞无奈的看着王修,缓缓的拔出铁剑!

  “王长史、段参军,你看着……”他也没办法,官小谁都能指挥自己。

  “你敢!”王修恶狠狠的瞪了刘乞一眼,吓得刘乞手都哆嗦了!

  “哎!”段宏长叹,“砰”的一声长跪不起!

  “段参军莫非以为我真的不敢动手杀人?”刘义真真的生气了。

  “小将军!今日无论如何是万万不敢让小将军下城,如果小将军信的过末将,末将借旄节仪仗一用,代小将军走这一遭!”段宏长揖及地,伏在地上不肯起身。

  “末将也愿!末将也愿!”看里刘义真要对王修动刀兵,傅弘之也害怕了,他要将功赎罪。

  刘义真看着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王修,知道今天是吓唬不到这个倔老头了。

  也罢!

  “好!”刘义真示意刘乞退下,“段参军,今日事了,大人那里,我给你请功!”

  “傅将军!”刘义真又低头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的傅弘之,“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一定要护得段参军的周全,如若不然,第一个拿你问罪!”

  “是!”傅弘之连忙起身行了一礼,“末将就是死,也定护着段参军!”

  城楼上人来来往往忙活了起来,只要刘义真不冒险,王修自然也没什么异议。

  “王长史,今日之事,义真心急,有所得罪,望长史见谅!”刘义真给松了一口气的王修行礼赔罪,不管怎么说,王修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的。

  见刘义真服软,王修眼圈一红,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刘义真道:“太尉临行,将大事托付于修,今日不能为太尉和小将军解忧,是修无能也!”

  “王长史言重了!”见王修泫然欲泣,刘义真心里也不好过,老刘若是不走,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家国大事,尽在一身,压力很大!

  “二……小将军,沈田子既决心已下,自然留有后手,还待安排人手保护王将军诸兄弟!”既然已经说开,冷静下来的王修不由自主的为刘义真出谋划策。

  “还是叫二公子吧!听着亲切些!”刘义真笑着答道,“王长史所言极是!刘乞,听到没有,赶紧带人去!”

  刘乞刚暗自庆幸不用跟着刘义真领军冲阵,结果刘义真又安排事情了。

  不过狗腿子自然有自己的觉悟,匆忙带人下了城楼。

  傅弘之横门大营,王镇恶倒在血泊里,沈田子被绑着关押了起来。

  “文先生,怎么样了?”看着文先生给王镇恶包扎伤口,刘义真忍不住问道,幸亏段宏和傅弘之去的及时,王镇恶的几个护卫已经被杀得只剩一人,再晚一步,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唉!”文先生叹了口气,“失血过多,一切得看王将军的造化了!”

  王镇恶领兵作战多年,但其人却一点武艺也不会,沈敬仁那一刀来的突然,一下子戳中了要害!

  “王长史,那王辛之怎样了?”王辛之是王镇恶的护卫,今日王镇恶赴邀,只带了几个护卫,如今死伤殆尽,只剩下王辛之一人还身负重伤。

  “怕是撑不过今晚了!”王修摇摇头,沈田子下手太狠,处处奔着要害去的。

  “去看看沈田子吧!”刘义真暗暗叹了一口气,王镇恶几个护卫倒是忠心耿耿,可惜都耗在了这个地方。

  王镇恶在中军帐救治,沈田子被关在了副将的大帐里。

  “小将军、王长史,末将不服,凭什么绑着末将!”又见到大胡子黑脸的沈田子,不过这次刘义真对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沈田子,擅行专戮,你还不知罪?”王修指着沈田子的鼻子骂道。

  “我不服!”沈田子大叫道,“我是忠臣,我是在为太尉除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