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沈氏五哈 田子最佳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80 2019.07.03 03:46

  沈田子!!!

  林剑猛的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还在翻《资治通鉴》呢!

  沈田子,字敬光,吴兴武康人,沈氏本也算是吴兴本地大族,可惜参与了五斗米教的孙恩作乱被弄的家破人亡。

  东晋年间朝野俱是信奉五斗米教,江南道首杜子恭对当时的南迁大族、本地大族甚至皇室都有影响,杜子恭死后,其徒弟兼女婿孙泰继承了他教首之位,眼见东晋内外交困就聚众作乱想取而代之,却被司马休之擒杀,其后孙泰跑到外海的侄子孙恩又继续作乱,孙恩死后其女婿卢循又接过大旗,一家三代人真真的锲而不舍。

  顺便说一句,一代才女谢道韫的夫君、书圣王羲之的次子王凝之并儿女后代都在孙恩之乱中成了刀下亡魂,可悲!可叹!

  沈穆夫五子,分别是沈渊子、云子、田子、林子、虔子,看这名字,有山有水有田,还虔诚的信道,自然而然就掉到了孙教首的坑里,结果沈穆夫被捕身死,又被同宗的沈预举报,沈田子的祖父和叔叔伯伯都被处死,兄弟几人躲到山里做了野人,幸亏被刘裕收留,不然饿死在山里都没人知道。

  沈田子投靠老刘之后才当上了将军,我这是穿越了?东晋?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到底是谁?林剑越发的感觉不好了。

  “快请沈将军进来吧,外面下着雪,冷着呢!”就在林剑思考的时候,听到外面下人的禀告,刚才还作势哭哭啼啼的老者立马板起脸坐直。

  随着一阵的开门声,林剑转头看向外面,只见暖阁外走进一个一脸络腮胡皮肤黑黝黝的将军,怒目圆睁,配上一身明晃晃的铠甲,很有气势,也很粗犷。

  “哈哈哈……!义真贤侄,这大冬天的下湖戏水很有一番味道吧?”人未进阁,振聋发聩的笑声让边上的老者不由的蹙起眉头。

  粗人!!!

  义真贤侄???

  从沈田子进门,林剑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他已经大概猜测到了自己现在的境况。

  边上的老头是谁?不会是王修吧?林剑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看到了坐在桌子边上的老者,沈田子随手一揖,“哟!王长史也在哩。”

  王长史!

  沈田子的称谓很重要。

  王修,字叔治,原是京兆灞城人,南渡之后为刘裕的谘议参军,刘裕平后秦东返,觉得关中旧地沦陷百年,人心不归,只留下偏将的话不足以镇固人心,因此以十一岁的次子刘义真行都督雍、凉、秦三州之河东、平阳、河北三郡诸军事、安西将军、领护西戎校尉、雍州刺史。好听的名头一堆,都是虚职,真正管用的就是雍州刺史,而王修任雍州长史。

  老刘临走的时候手把手将刘义真交给王修,并将王修孙儿之手抓在自己手中以示亲近,真可谓推心置腹。

  “将军,二公子病了受了惊吓,现在还是糊涂的,大概还不认识将军你呢。”小萝莉这时极其严肃的摇晃了一下脑袋,很是成熟的叹气道。

  “你是……沈田子沈将军?”林剑心念一动,看着大胡子黑脸将军问到,他现在必须想办法搞清楚状况。

  “怎么,太尉大人前脚刚离开,你小子就活蹦乱跳,连本将军都不认了?看来几天没见骨头又痒了不成?”沈田子龇牙咧嘴,目露凶光,手骨节一震一震,发出“铮铮”响声,很是令人心惊胆战。

  “哼!二公子偏心,记得这个大胡子都不记得奴婢!”这边麻烦没解决,那边的小萝莉嘴噘的都能挂上三个油瓶了。

  不过此刻林剑心里一阵哀嚎,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义熙十三年刘裕平后秦,老刘的心腹留守刘穆之在建康去世,这一下打断老刘长期经略西北的计划,前线战事趋稳,但是朝中没有可以托付的人,后方一下子不稳定了,老刘决定东返。

  十一月刘穆之去世,十二月老刘动身东返,也就是说老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仓促的完成了整个关中的布局,而关中沦陷近百年,胡汉杂居,又涉及到北魏、胡夏、北凉和西凉诸国,情况十分复杂。

  而最重要的是老刘留下的这帮人到底能不能好好的发挥作用。

  还有,王修之值不值得委以重任。

  这些老刘都没有时间去仔细考虑了,带着檀道济匆忙东归,留下了巨大的隐患,其中最坑的就是沈田子。

  沈田子,沈氏五哈之一,当年老刘征伐司马休之的时候,沈氏五哈的老大沈渊子是先锋大将,跟王允之和老刘的女婿徐奎之一起全军覆没,作为后援的王镇恶据城而守没有救援,这是私仇。

  老刘西征后秦,沈田子是敢死队长,和傅弘之两人带着千把号人马进军青泥关打游击骚扰秦国后方,结果这货愣是把游击战打成了大会战,后秦皇帝姚泓的几万骑兵步兵混合大部被直接干翻,要不是老刘派去的援军大将沈林子拉着,这货说不定跟着姚泓屁-股后面直取长安,然而论功行赏,除了主将檀道济,他又被排在了王镇恶的后面,这让他怎么也不服气。

  历史上,正是沈王二人内讧,导致老刘留下的西北经略班底死走逃亡,除了刘义真本人之外,全部灰飞烟灭。

  太尉刘裕已经离开长安,而老刘前脚刚走,准备多时的赫连勃勃就挥军南下。

  看着大胡子黑脸的沈田子一身明晃晃的铠甲,林剑,不,现在应该叫刘义真了,他知道,关中现在应该狼烟四起,满满都是夏国的精锐军队了。

  这简直就是一道送命题啊,一个玩家刚出新手村装备还没齐全呢,就被NPC告知要进行一个史诗级的任务,这还怎么玩?

  就在刘义真纠结的时候,沈田子却是收起了玩笑的面孔,行礼道:“二公子,军情紧急,属下有紧要军情要和王长史商议。”

  “那二公子你好好休息,老夫和沈将军先行告退。”不等刘义真回答,王修就站起来行礼告辞。

  “那你们先去吧,有什么重要情况及时汇报。”刘义真知道他们都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待,毕竟自己才十一二岁啊。

  关中旧地乃汉家龙兴之地,重要无比,老刘知道留下其他人不足以收复人心,但是留下自己这个小孩子跟掩耳盗铃有啥区别呢。

  刘义真无奈的想着,摇摇头,喧闹的暖阁变得寂静下来,只留下两个小鬼大眼瞪小眼。

  “哼!”得,记仇的小萝莉还生气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