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对峙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03 2019.08.19 23:53

  “敌袭——”

  感受着地面的震动,刘义真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时,毛修之脸色一变立马大声喊了起来。

  “布阵!”

  “就地防御!”

  毛修之朝着四周大喊着,身边的亲卫立马顺着崎岖的山道四散开来去通知周边的副将校尉们防御敌袭。

  “敌袭!”

  “敌袭!”

  “快去抢占谷口要地!”

  “敌袭!”

  “各部就地防御!”

  诸军开始慌乱了一阵,但随着军令一级一级的传了下来,立马安稳了下来,各军副将校尉有条不紊的安排军卒布阵防御,而有些暂时没有收到军令的小部也自发的跟着友军后面行动起来。

  跟在毛修之后面快速的往高处爬着,刘义真心急如焚却不得不将话憋在肚子里。

  他是外行!

  行军步阵还是要靠毛修之这一帮将军,自己贸然掺和怕是引得大乱。

  “呸!”

  毛修之扶着一颗小树将刘义真拉了上来,吐掉了嘴里挂上的苦叶。

  “这赫连璝到底在想什么?”

  毛修之恶狠狠的瞪着下面道,赫连璝不会轻易放自己这些人马离开,可那个莽夫怎么在这个时候突袭?

  赫连璝在想什么刘义真不在意,他焦急的看了看下方谷口。

  果然,晋军已经有大量的士卒在谷口用木车布置防线,一块一块的高大模板被装上了上去,很快一道木墙就拔地而起,缝隙和犄角旮旯里自有人抬着大石缓缓的补上。

  百姓呢?

  还有大量的百姓还在山谷在没有进来,而他们身后的一条条火把长龙越来越近。

  “让百姓往山谷两场跑!”

  毛修之也发现谷口的异常,大量的百姓聚集在谷口和布防的军将争执着,有些机灵的趁军将不备悄悄往里面冲,连带着阵行都被冲乱了。

  而军将们没有收到指令也不知如何是好,谷口布防的小校尉只能一边让人堵着百姓一边竖起木墙。

  “这些百姓毫无战意只知溃逃!”

  “一旦军心被他们扰乱后果不堪设想!”

  “一个能卷走十个!”

  “十个能卷走一百个!”

  毛修之异常冷静的给周围的属下下令,似乎也是敲打在附近急得团团转的某个人。

  “传令下去,一个流民也不要放进来,让他们往两边逃!”

  这时他已经改了称谓,百姓瞬间成了流民。

  “可是……”

  毛修之已经跟自己说的很明白了,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呢?

  “二公子且宽心!”

  毛修之好像也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口气不好,立马降下声来安慰刘义真。

  “胡虏俱是骑军,夜色之下不敢展开阵形,百姓往两边逃离战场还是能脱离胡虏追击的!”

  “那天亮了呢?”

  刘义真满心苦涩,自己都能明白毛修之能看不出来么?

  “若是咱们这里没顶住——”

  毛修之顿了一下又坚定的抬头看着山下的夏军大部。

  “那只能各安天命了!”

  晋军终于还是在赫连璝骑军大部到来之前建立了防线,除了谷口坚实的木墙,两边山上都有一队队的弓箭手在待命。

  而在那之前抢进来的几个斥候被带到了毛修之面前。

  “毛将军!”

  斥候大口的喘着气并用力的咳嗽着,他是拼了命才逃了回来,胯下的战马的马蹄磨损严重,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

  “赫连璝早就在南岸伏下了大军,我等只注意身后没有提前警觉,等发现时胡虏大军已经黏上来了!”

  斥候上气不接下气得说完全部军情,然后低下头等着处罚。

  “下去养伤吧!”

  毛修之看着满身是伤的斥候没有斥责,只是让斥候退下疗伤。

  终究是自己大意了,想不到赫连璝这个莽夫也学会用脑子了。

  先前在渡口骚扰北岸斥候的“狼骑”大概就是胡虏故意暴露出来的,好让众将以为敌人还跟在后面寻找己方的踪迹。

  赫连璝本人,恐怕早就盯上自己了。至于他是提前渡河还是趁着晋军协助百姓耽误了时间的时候从其他什么地方渡河现在追究也毫无意义了。

  “莽夫就是莽夫!”

  毛修之盯着刘义真看了一会,轻蔑的笑着说道。

  “若是他提前在山谷埋伏人马,趁我军进退维谷的时候突然发难,那个时候真的是只能血战一场了!”

  “最不济也当等我军出了山谷一马平川,百姓和军卒纠缠一起之时杀将过来,且胡虏骑军多于我军,冲锋起来才占上风!”

  见刘义真疑惑的看着自己,毛修之指了指谷口严阵以待的晋军大笑着给他继续解释。

  “如今我军占据山谷险道,胡虏骑军大部难以展开突击,鹿死谁手还未料知!”

  听毛修之这么一说,刘义真这个外行也明白了事情的关键,赫连璝这波长途奔袭又放弃地利的操作实在令人费解。

  ……

  赫连璝呢?

  他能怎么办?

  胡虏大营里,赫连璝正憋着一肚子的火听属下给自己汇报战况。

  “将军!岛夷大军已被前锋追上,正堵着谷口对峙!”岛夷是拓拔氏对南人的蔑称,胡夏也跟着学了过来。

  副将小心翼翼的跟赫连璝汇报情况,最近这几天赫连将军有点狂躁,稍有不顺心的事对手下又打又骂。

  “哼!”

  狼骑的统领尸逐邪在旁边冷哼一声以示不满,大汗让自己领军来助赫连璝一臂之力,自己的建议是等晋军入了平原从两侧冲击,现在好了,将晋军堵在山上,自己的狼崽子们无用武之地了。

  赫连璝假装没有听到尸逐邪的冷哼,别过头双手攥的嘎吱响,心里那个恨啊。

  一个一个的都看不起自己!

  槐里一败。

  寡妇渡一败。

  长安城外面对毛修之又接连惨败。

  而他的几个野心勃勃的兄弟呢?

  赫连延渭水一役配合和父汗将晋军主力全歼还生擒了晋军主将傅弘之,现在正春风得意。

  赫连昌那个小人见死不救,还有事没事在父汗面前嚼舌根。

  这次父汗将狼骑亲卫都放了出来,如果再无所获恐怕真的会惹怒父汗。

  尸逐邪的建议是很有道理,可晋军的斥候放的那么广,自己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缀在后面生怕被晋军警觉。

  将晋军放到平原上是适合自己的手下和狼骑冲击,可不也正适合南人逃跑么。

  父汗可点明了要生擒刘义真那小子和刘裕谈判,自己哪里敢将他给放跑了啊?

  苦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