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送别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96 2019.07.21 23:56

  “文先生,王将军,一路就拜托了!”

  王修虽然没有同意领百姓撤离关中,但刘义真提议的早做打算王修最终还是认同了。

  关中的大雪还在下着,今日刘义真特意起了个大早给先行南下的一干人等送行。

  王镇恶还有没醒来,考虑到真到了紧急之时难以安置周全,所以文先生照顾着他先走,由王镇恶的长兄王基领兵护送,王基再怎么怨恨沈田子和老刘,也不会拿王镇恶的性命开玩笑。

  “王兄,彭城再见!”段宏拱手对王基示意,刘义真对他也有安排,关中众多物资需要他随后押送。

  “末将先行南下,二公子若有吩咐,随时听候召唤。”王基看仆从将王镇恶安置到后面的马车里,拱手上马,大喊一声。

  “出发!”

  ……

  “二公子,回府吧,外面冷。”啸之缩了缩脖子,用力的吸溜下鼻涕道。

  刘义真没有动,看着消失在街头的车队,任由雪花散落在身上。

  雪越下越急了!

  “二公子!”禾儿轻轻帮刘义真拍落身上的雪,示意小啸之将手上的斗篷递过来。

  “人都走了!”小丫头用力将斗篷抖开,给刘义真批上。

  “回府吧!”刘义真看了看杵在身后的刘乞、刘仲,“雪天地滑,刘仲你扶着点王长史。”

  刘仲上次陪刘义真出去浪,差点没被王修打死,但这时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扶着王修。

  段宏要去准备南下事宜,提前见礼走了,王修估计心情不好,打过招呼也直接回自己的住处,剩下几个人闷头往回走。

  “二公子,咱们什么时候回彭城?”一路上静悄悄的,禾儿迟疑的问到。

  小丫头的心思果然敏感,刘义真心里暗叹。

  “快了!”刘义真看了看懵懂无知的啸之,要是都像他这样无忧无虑多好。

  刘义真不想骗小丫头,她用了回字,已经是把大家当做自己人了。

  “阿爷和阿娘不想去南方。”小丫头低着头轻声啜啜道,“他们说住了一辈子了,挺好的。”

  府里这么大的动静怎么能瞒得过所有人,更何况有些人本身就一直注意着将军府的动向。

  “那你呢?”刘义真看着小丫头禾儿问到,百姓安土重迁,刘义真理解。

  “奴婢要照顾二公子的,二公子去哪奴婢自然去哪。”说这话的时候小丫头倒是没有迟疑。

  “那你呢啸之?”刘义真很感动,又笑着问小童啸之。

  “我……我……我不知道!”小童抬头看了看刘义真,边吸溜着鼻涕边皱着眉头想着。

  “笨蛋!”禾儿拍了下啸之的小脑袋,“你不跟着二公子你能去哪?”

  “可是……可是……”啸之皱着眉艰难的抉择着,小脸蛋都挤在一起了。

  “可是我舍不得小花花!”

  啸之说的是韦祖思豢养的“瑞兽”,他经常去饲喂,小花花是他偷偷给起的名字。

  府里来了个萌萌哒小童,刘义真的几个侍女有事没事就逗他,啸之也不怕生,有的没的都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出来。

  “那要是咱们带小花花一起去南方呢?”刘义真循循善诱,小孩子嘛,就是得哄着。

  “那我也去!”啸之一蹦三尺高,开心的说到。

  “乖~!”刘义真摸着啸之的脑袋,眼睛都笑眯了起来,沉重的心情顿时都舒畅了不了。

  进了暖阁,大丫头丹烟端上一碗热酪浆,刘义真接过来轻轻吹着,小饮一口,一股暖意由内而外散出。

  “禾儿,你带啸之去喝一点吧!”刘义真看了看垂涎欲滴的啸之对禾儿吩咐道。

  禾儿亦吹了一早上的寒风,闻言便领着迫不及待的啸之去了外间,她知道这是二公子的习惯,吃东西不需要别人伺候,有好东西也不独享,外间的几个小丫头早已准备好自己那一份了。

  待禾儿和小童啸之出了暖阁,刘义真放下手中的酪浆,陷入了沉思。

  小丫头早上的话还萦绕耳边,虽然赫连勃勃大军压境,可百姓仍然不愿意离开。

  故土难离啊!

  刘渊、石勒、苻坚、姚苌,关中的主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有能力南逃的早就南逃了,而剩下的百姓在屡次的城头变幻大王旗中已经显得麻木了。

  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刘义真叹了口气,这很可悲,但百姓终究是无辜的。

  终究是朝廷对不起百姓!

  百姓的希望早就在江左越来越变味的北伐中消磨殆尽,老刘东归,还有人哭营阻拦,自己这次再走,百姓怕只剩下幸灾乐祸了,不直接驱赶自己已经是够仁慈了。

  “二公子,在想什么呢?”禾儿再外间喝完热酪浆进来看刘义真倚着桌子默不作声,便出言相问。

  “呃……”思考被打断,刘义真抬头看了看,啸之跟在后面,拿着不知是谁给的热巾在胡乱的抹着小脸。

  “想怎么劝你阿爷和阿娘一起去南方!”刘义真半真半假的回道。

  “真的么?”小丫头的大眼睛顿时亮了不少。

  “还有小弟和小妹!”小丫头想也没想就接道。

  “嗯嗯!都带上!”刘义真笑吟吟的回答,每次看到高高兴兴的小丫头,自己好像也被感染了一样。

  “二公子最好了!”小丫头的大眼睛眯了起来,拿着热巾帮啸之仔细的擦干净,捏着他的小脸蛋,“啸之,你阿爷阿娘呢,到时候跟我们一起去南方吧!”

  听到这,本来拼命挣扎的啸之小脸瞬间垮了下来,眼泪一滴一滴的淌了下来。

  “没有!啸之没有阿爷阿娘。”小童沮丧着哭道。

  “你怎么……”小丫头刚想问突然明白了,帮啸之擦了擦眼泪,“那你跟阿姊一起吧,阿姊照顾你!”

  “哼!”啸之闻言小嘴立马噘了起来,“你就天天欺负我!”说完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将小脸蛋从禾儿的手机挣开。

  “怎么会?”他哪里挣的过禾儿,小丫头一把拉过啸之,两只手使劲的搓着他的小脸蛋,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二公子,禾儿姐姐又欺负我!”啸之好不容易挣脱,跑刘义真这来告状。

  “是么!”出得狼口,又入虎穴,另一双小手又盖上他的小脸蛋。

  “怎么欺负的啊?”刘义真也笑了。

  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