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平安归来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1803 2019.08.23 23:57

  “二公子小心!”

  段宏小心翼翼的要将刘义真束到自己的背上,结果被刘义真拒绝了。

  “段参军,如今四周都是尸逐邪的游骑,义真行动不便,万不敢再误了参军的性命。”

  “段参军此时能来,义真已经很知足了!”

  刘义真情真意切的说着,南下一路走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他的安全前赴后继的赴死,终于自己落得孤家寡人一个,现在他再也不想连累别人了。

  “二公子。”

  段宏立马急了。

  天可怜见,他好不容易在此处找到了二公子,怎么会就这样轻易放弃?

  “末将一路寻来,胡虏大军天黑前已经退兵回营修整了,各处军将正在收拢残军缓缓往青泥退却,现在已然安全了,不然末将怎能如此轻易就寻到二公子藏身之地?”

  其实他还是小小的撒了谎,一路走来都是狼骑的游骑、斥候在搜寻和追杀晋军的残余,虽然没有大规模的冲突,但危险还是不少的。

  这一路上他都碰到好几次了,狼骑像屠杀牛羊一样在追赶丧家犬般的晋军残军,可由于他急于找到刘义真,一路上都是咬咬牙小心谨慎的避开两边的厮杀绕道而行。

  当然也正是为了躲避厮杀而四处绕路,结果误打误撞在这里碰到了刘义真。

  想到这段宏也暗暗庆幸,若是在此处再寻不到二公子,那么他就得往斥候汇报的二公子坐骑被射杀之地而去,那里地势开阔,而狼骑亲卫在那附近还有一个临时的修整营地,那自然就危险多了。

  “段参军莫要骗我!”

  黑暗中刘义真摇摇头没有接过段宏递过来的手。

  “按你所说,尸逐邪舍毛司马而调集大军围堵我部,现在两皆不得,他岂能轻易离去?”

  段宏将自己跟大军失散后的情况都大概说了一下。

  天亮后尸逐邪的斥候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后,他果断放弃了围剿毛修之而将大部人马都往自己奔逃的方向布置,结果毛修之那里反而因祸得福没什么重大损失。

  尸逐邪的部下对自己穷追不舍,自然将这一部分晋军歼灭殆尽,可没有抓到自己,尸逐邪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末将所言句句属实!”

  也不管刘义真能不能看到,段宏郑重的行礼起誓,不管现在怎么说,安然的将二公子带回青泥关才是正事,毛司马一行人还在那里等着消息呢。

  要么是自己将二公子全须全尾的带回去,那自然皆大欢喜,众人按部就班南下。

  要么等宋公的怒气从建康而来,想都不用想肯定又要战火重起,而毛司马以下包括自己,说不得就被祭旗了。

  先前是二公子失踪无可奈何,现在自己已经找到了二公子,那自然是有选择的余地了。

  “段参军末要再劝。”

  刘义真轻笑一声自嘲的摇摇头。

  “义真如此状况,二人将行,必定不能两全。”

  “若是段参军怜惜义真,可带着刘义真的头颅南下,满足义真南归江左的意愿。”

  “若是义真陷于胡虏之手,必定对大人往后战事有所羁绊,此义真万万所不愿也!”

  说着说着刘义真自己反倒说不去了,眼泪浸湿了抹脸的襦袖。

  “二公子!”

  段宏听刘义真泣语心里也堵的要死,一把抹了抹眼眶。

  “末将先前已然未能好好护得二公子周全了,现如今安能再弃二公子于不顾?”

  “不过生死共之罢了!”

  说完也顾不上刘义真身上的伤口,背上他就往山下走。

  “段参军你这是何苦?”

  在段宏背上刘义真摇头苦笑着,一半是感动,还有一半是段宏粗鲁的动作让自己的左脚更疼了。

  万万没想到,这种情况下第一个找到自己的还是那个鲜卑段部的段宏,一个操着别扭洛音的外族人。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虽然段宏现在的举动也许还有其他这样那样的原因,可刘义真从内心里真正的被深深的感动了。

  ……

  “段参军,今日之事诚无算略,然丈夫不经此,何以只知艰难?”

  段宏一路谨慎小心的大马避开胡虏的斥候游骑,大路是断然不敢再走了,一路颠簸两人都辛苦的很。

  “二公子能有此悟,宋公若是得知必然欣喜!”

  听刘义真这么说,段宏也是轻松了许多,最起码二公子是已然放弃了先前的死志,高兴之下段宏也跟着附合一句,一下子吹捧了刘义真和老刘两人。

  果然还是那个八面玲珑的段宏!

  闻言刘义真心里无语,段宏刚才在自己心里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一下子黯淡了不少。

  “不知经此一败,关中还能安稳否?”

  想了想刘义真不由的感叹了一句,自己这一路溃败下来,已经将经略了大半年的关中基础败了个精光。

  “二公子且放心,潼关、青泥尚为我军所占,朱将军内镇长安待动,必然不会让勃勃轻易得逞!”

  段宏怕刘义真再胡思乱想赶紧劝解了几句,不过说出来的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几分可信。

  “呵!”

  刘义真听了也没有反驳,关中乱局究其根源还是自己和老刘父子俩要当担全部责任,只好用最低的声音轻笑一下,也不知是嘲讽自己还是嘲讽老刘。

  “二公子回来啦!”

  “二公子回来啦?”

  经过大半个夜晚的行路,段宏终于跟刘义真平安到达青泥关城。

  其实在半路已经有斥候接应上了,只不过城上的职守人员欣喜之下都有点怀疑现实了。

  “快!”

  毛修之迫不及待的打开城门去迎接刘义真和段宏,他也忐忑了一个晚上,自放段宏北上之后,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他其实在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期盼能发生奇迹。

  段宏果不负我!

  毛修之终于送了口气,高兴的将刘义真和段宏接进了关城。

  “末将这就派人将二公子安然归来的消息送往建康!”

  刘义真还没安顿好,崔邵、刘乞等人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毛修之一来脑袋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

  先前二公子失踪的消息已经送了出去,这样加急的信息过了一夜追是肯定追不上了,先如今只能尽快补救以防宋公盛怒一下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了。

  “二公子,末将无能让你受苦了!”

  刘乞一手按着那只受伤的胳膊蹒跚而来,满脸的内疚。

  “二公子,平安就好!”

  崔邵红着眼睛朝刘义真点点头,两人亦师亦友,感情自然深厚。

  “让诸位当心了!”

  刘义真望着一屋子担惊受怕又庆幸不已的属下也是满满的歉意。

  “义真。”

  “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