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夜谈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31 2019.07.08 19:07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南宋·辛弃疾

  “二公子,这仗还得打到什么时候?”小丫头禾儿从碟子里拈出一块饴糖递给刘义真。

  白天出门吹了半天寒风,又在中堂坐了好长时间,到了晚上刘义真就感觉到感冒又严重了,喝了文先生开的药,嘴里苦的要死。

  卧床的刘义真爬了起来,接过小丫头递的糖,小丫头赶忙帮他垫高了枕头,让他靠着舒服些。

  “还有一年?”刘义真嘴里嚼着饴糖没出声,就伸出了一根指头,小丫头眼睛一亮快活的答道。

  一年?

  也对吧,如果历史没有改变的话,今年他们就会被赫连勃勃赶出长安,然后一直到老刘驾崩,南北相对安稳了几年。

  “一直打到大家都不想打了为止!”刘义真摇摇头,南北各地互相打了近百年了,根本不会停下来了,这纯粹就是忽悠小萝莉。

  “二公子愚弄人!”小丫头撇了撇嘴。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刘义真笑着问道,小丫头也不好糊弄啊。

  “晚上阿爹和阿娘来府里了!”小丫头声音有些低沉,迟疑了一会又接着道,“阿娘说太尉回南方去了,不要我们这些北人哩!”

  “怎么会?”看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样子,刘义真心里也有些难过,“我不是在这么!”

  小丫头家是北地遗民,这些遗民在外族统治下过得很艰辛,完全被当做肥羊养着的。

  老刘收复长安,那些受尽屈辱的遗民纷纷投靠过来,正好老刘行军打仗缺少照顾儿子的人,那些遗民便送自家儿女过来想跟老刘搞好关系,小丫头就是其中一个。

  “那二公子回南方会带着奴婢么?”小丫头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阿爹阿娘和弟弟!”

  刘义真想说自己不会走的,可是看着单纯的小丫头不忍心欺骗。

  “会的!”刘义真郑重的回道。

  “二公子最好了!”小丫头开心的答道。

  看着破涕为笑的丫头,刘义真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自己来这里才几天时间,然而形势不等人,危机已然慢慢的靠近了。

  刘义真知道,小丫头是来套话的,单纯如她自然没有那么多小心思,但是她身后那些人呢?

  那些人经历了匈奴、羯、氐、羌等各族的统治,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晋室南迁之后,诸将就一直北伐,老刘西征之战使得南朝的实力达到了巅峰,然而这次老刘匆匆南归的确伤了不少人的心。

  三秦父老听说老刘要返回江南,都跑到老刘大营门前痛哭流涕:“残民不沾王化,于今百年,始睹衣冠,人人相贺。长安十陵是公家坟墓,咸阳宫殿是公家宅室,舍此欲之何乎?”为了拦住老刘,连几百多年前汉帝国都扯了进来。

  但是老刘毅然决然的南归,北地一下子人心惶惶,他们急了,在王修、王镇恶等人那里套不到消息,到自己这里套消息了。

  刘义真理解。

  历史上刘义真丢了长安,南朝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汉家龙兴之地,陷于胡虏之手近三百年。

  等鲜卑拓拔氏诛灭西北诸国,结束五胡十六国的乱局,就正式进入南北朝时代,南强北弱的形势就开始慢慢逆转。

  南北朝,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对异族统治的正式承认!!!

  老刘死后,魏国南下,丢青州;元嘉草草,拓跋焘打到瓜步,差点攻占建康,黄河以北全部沦陷,两淮沦为主战场。

  再往后,南方一直陷入皇室内斗,一代不如一代,到陈霸先立国,连西南屏障都丢了,只能算一个小诸侯国了。

  所谓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古人之言,多是有理。

  英雄有用么?

  当然有用,老刘起于草莽之间,势大之时,气吞万里如虎,谁人敢捋其虎须;赫连勃勃,匈奴别支杂种,待其强也,老刘、拓拔氏都不敢轻易招惹!

  两人在世之时,国家强盛而四处出击,诸族都得避其锋芒,待两人一死,刘宋还好,保住了一多半的江山,赫连氏国破族灭,崩溃就在顷刻之间!

  这就是英雄作用!!!

  自己想做英雄么?刘义真扪心自问。

  不知道!

  引用一句套话,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大势是谁也无法逆转的。

  刘穆之一死,老刘在中枢一下子没了主心骨,留在长安继续北伐和南归稳定后方,看似都是很艰难的抉择,老刘留下自己,就是希望在两难的抉择中能尽量保持平衡。

  然而魏国的崔宏看穿了他,胡夏的王买德也看穿了他。

  因为对于老刘来说,这根本不是个选择题,后方不稳,想法再多都是枉然。

  自己呢?

  自己有选择么?

  “哎!”刘义真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禾儿几句话就让自己想了这么多!

  “你去外间休息吧!”刘义真扭头看了一下,小丫头双手支在桌子上托着脑袋,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已经迷迷糊糊了。

  “不要!”小丫头被惊醒立马回道,看了看四周自己也不好意思的脸都红了,“醒了就睡不着了!”

  “去睡吧!”刘义真拉下枕头,“我也准备休息了!明晚是新年第一个月圆之夜,晚上还得出去观花灯呢,早点休息吧!”

  “那二公子有事你喊我!”小丫头走了两步,又回头仔细的帮刘义真掖紧被角叮嘱道。

  “嗯!”刘义真点点头。

  待小丫头关上门,暖阁里陷入黑暗。

  北地厚厚的羊绒被散发着微微的膻味,刘义真伸出双手枕在脑后,睁大着眼睛睡不着。

  白天还在和王修、段宏他们说北地的晋国遗民不足为虑,现在人家都跑自己后院里来打听风声了。

  内忧外患,时不我待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