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善后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76 2019.07.14 03:19

  “二公子,王氏诸兄弟又在堂前,请二公子主持公道!”刘乞轻声禀告。

  沈田子密谋诛杀王镇恶,王镇恶的长兄王基、弟弟王鸿、王遵、王深、王康以及堂弟王昭、王朗、王弘都在斩草除根的计划之内,王氏诸兄弟被刘义真救下来之后三天两头找刘义真陈情,希望刘义真为王镇恶伸张正义。

  今日刘义真、王修、傅弘之和段宏等诸人正在将军府商议善后事宜,王氏几兄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又堵上了门。

  “唉!”刘义真长叹一声,一阵头大。

  沈、王之争,关中军心不稳,而且此次横门之乱,动静颇大,必然隐瞒不久,夏军一旦侦之,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但是现在刘义真手上能用的大将,只剩下宁朔将军傅弘之和龙骧将军毛德祖,傅弘之参与沈田子之谋,毛德祖远在陇西防范乞伏秦国,为了稳定王镇恶大军的军心,防止军队哗变,连王修这个文官都亲自坐镇了,剩下的小杂鱼段宏等人,威望不足以震慑诸军。

  “让下人去应付他们吧!”王修见刘义犯愁,起身准备去安抚,刘义真却摇摇头,王修最近夙兴夜寐已经够累了,危急时刻,已经顾不上许多了。

  “二公子,王将军现在仍昏迷不醒,如今怕是指望不上了。”王修揉了揉脑袋,气恼的说到,“沈田子作乱,关中一日无统兵大将,则一日难得安宁!”

  “王长史言之有理!”段宏接着道,横门立了大功,他如今的地位已然高涨,“还须得请示太尉,遣派大将坐镇关中,不然待勃勃领军亲至,长安则危矣!”

  “不知王长史属意何人?”刘义真点点头,抬头看了看王修,王镇恶是安西司马,王修是雍州长史,自己手下本来俩人文武并治,现在折了王镇恶,再换一个安西司马,必然要能与王修和谐相处,不然到时候文武相争,又是今日的局面。

  听刘义真发问,王修皱了皱眉头,起身在中堂踱了起来。

  刘义真、段宏两人的目光随着王修转来转去也不敢打扰,至于傅弘之,他是待罪之人,一直低头不语,等刘义真和王修的安排。

  王修思考了好一会,终于开口:“此事非毛敬之不可。”

  毛修之,刘义真一怔,这个时候也还就他合适了。

  毛修之,字敬之,冠军将军,太尉谘议参军,荥阳阳武人。老刘西征之前,先派遣毛修之修治芍陂,毛修之起良田数千顷,为大军出征打造了一个稳定的后方,后晋军平定洛阳,毛修之又领河南、河内二郡太守,行西州事,镇守洛阳,修治城垒。

  论资历和能力,现在比他合适的只剩下檀道济了,不过依老刘的脾气,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放檀道济出镇的。

  事情定下,接下来就是要给老刘汇报了,王修执笔,很快黄麻纸上如实交代事情始末并附征召毛修之的请求。

  自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技术以来,纸张的使用迅速推广开来,不过直至晋室南迁,朝廷文牍传递,还是用的竹简,直到桓玄篡位,要求改用黄纸,竹简才慢慢退出了历史。

  王修写完,轻轻的吹了一吹,将黄麻纸摊铺在桌上,提笔请刘义真署名,毕竟名义上他是关中最高领导人。

  这是刘义真傻眼了,自己毛笔都不会用啊,这是要穿帮啊!

  “取印泥来!”不过转瞬之间,刘义真想到了办法,等下人端过来印泥,刘义真伸出大拇指沾了印泥用力的按在黄纸的末尾。

  “王长史,义真近来忙于军事,已疏于动笔,若是大人见到,又要苛责,还是请长史代笔!”刘义真忐忑的递上表书,让王修给他代签。

  “二公子,待此间事了,还是要延请名师,日新至善,不然,修有负太尉所托!”还好王修没有怀疑,他只是摇摇头,在红印上替刘义真签上并署上自己的名号。

  王修签完,又拿给傅弘之和段宏让他们也签字附议,不然一家之言,太尉未必全信。

  傅弘之默不作声的提笔就签,段宏倒是有些激动,这可是在太尉面前露脸的好机会。

  装封,取过刘义真的大印小心翼翼的盖上,王修让刘乞派人送至彭城。

  接下来,该处理傅弘之了。

  “傅将军,你可知罪!”王修坐定,看着傅弘之问道。

  “末将知罪!”傅弘之早有心里准备,起身朝刘义真跪下,伏地不起。

  “二公子,傅弘之与沈田子串通,谋害大将,其罪当诛,罪不可恕!”王修朝刘义真拜了一拜悄悄使了个眼色。

  段宏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他跟这事没关系,但这个时候他也不敢乱插话。

  “王长史,傅将军是有罪,不过其中途悔改,亦有功劳。”刘义真假装为难,这是跟王修提前商量好的,王修负责吓唬,施恩这种事,只有刘义真来做。

  “且赫连璝大军已在渭阳,关中已无大将,杀了傅将军,谁人能挡夏国精锐?”

  “末将愿意戴罪立功,请二公子下令!”傅弘之激动起来,这个时候一句话能定生死。

  “王长史你看?”刘义真犹豫不决的看着王修,做戏要做全套。

  “傅仲度,依老夫之意,似汝等乱将,不杀不足以泄愤。”王修狠狠瞪着傅弘之,傅弘之嘴里啜啜着没敢反驳。

  “不过!”王修对着刘义真揖了一揖。

  “二公子心善,不忍大开杀戒,也是汝等造化,若不用心效命,老夫定不轻饶!”

  “二公子高义!”傅弘之又对刘义真拜了下去。

  “傅弘之听令!”刘义真示意王修差不多了,王修对傅弘之下令。

  “今命你暂领安西司马一职,都督关中诸军事,待毛将军至再行交接!”

  “末将定尽心竭力,不负小将军和长史所望!”傅弘之终于松了口气。

  “傅仲度你莫要懈怠,如今沈田子戴罪狱中,你即日赶赴槐里,整顿防线!”王修没给他好脸色。

  “傅将军,前方战事就拜托了!”刘义真也拱起手来。

  “二公子放心,赫连璝若想踏过槐里一步,必先取末将项上人头!”傅弘之立下了军令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