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突围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05 2019.08.22 00:22

  “怎么没有?”

  刘乞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些,不过旋即他又将声调压了下来,如今正在山林行军,四周不知道有没有胡虏的斥候。

  “记得那几年大旱,田地都干的狠,太硬了刘管家舍不得出借耕牛,没办法为了不耽误农时,最后家里的田地都是我跟阿爹两个人轮流耕的。”

  “都是你和你阿爹拉犁耕田的地?”

  “那刘管家也太坏了?”

  刘义真笑了笑,面朝黄土背朝天,这个时代农民就是这样的辛苦。

  “话说你们帮地主家种田,他们都不借耕牛么?”

  刘义真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自然不是!”

  刘乞用力将刘义真往上托了托。

  “大父在的时候家里经商做点小生意攒了不少银钱都用来买地了。”

  “阿爹是长子分的田地多。”

  哦。

  原来刘乞家以前还是自耕农。

  “也不怪刘家不愿意借耕牛,田地干太费畜力。”

  “不过要是与世家大族作佃户,那收的租子叶也太高了,若是几年没有风调雨顺,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刘乞这时似乎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公子你知道那时候我们村的地大都是哪家的么?”

  “刘家么?”

  听刘乞刚才提到刘管家,这个时代奴仆大都随主姓,主家自然姓刘了。

  “哪个刘家?”

  “刘牢之?”

  刘义真想了半天这个时候姓刘的世家大族,有倒是有,但居住在京口的不多。

  老刘那个时候倒还真住在京口,可以自己大父是个败家子,传到老刘这一代时已经没什么家藏了,自然不是什么地主大家了。

  “是刘仆射!”

  刘乞没有墨迹,直接将答案说了出来。

  “那个时候末将真的是恨死他了,去年刘仆射去世,末将还暗地里乐了半天。”

  “唉!”

  “现在想想,要是刘仆射安在,如今关中也不至于这样!”

  刘穆之么?

  对于姓刘的仆射刘义真还真不知道是谁,可刘乞后面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

  “生死无常。”

  刘义真也叹了口气摇摇头,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用了。

  说句封建迷信的话,经过司马家两晋一百多年来的折腾,这个时候天命还真不在汉家。

  就连刘乞都能看出来,要是刘穆之能多撑几年,说不定老刘有更多的精力来对付北方,趁着北方混战的时候彻底拉大两边的差距。

  可惜时不我待啊!

  刘穆之一死,老刘回南方之后陷入权力争夺的漩涡,已经分不出精力再来管北方了,而如今晋人也彻底失去了往后南朝三百年最好的机会。

  “换个人来背吧!”

  刘义真听刘乞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知道他有点体力不支了,也没有逞强要自己下来走,只是吩咐换个人。

  “不了二公子,过了前面的山岗就一路平畅,可以直接骑马了,末将还坚持的住。”

  刘乞摇了摇头拒绝了刘义真的好意,周围黑漆漆的环境什么也看不清,将二公子背在自己身上他才安心。

  “说不得到时候还有一场恶战。”

  “刘乞你还是节省点体力吧!”

  这话刘义真说的倒是有道理,毛修之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赫连勃勃的亲卫狼骑正往南合围,如果碰上肯定又有一场大战。

  听刘义真这么一说,刘乞也不再坚持,拉过身边的一名亲卫将刘义真交给他,然后拿起身上的水囊“吨吨吨”的大口灌了起来。

  “二公子!”

  不一会便翻过了山岗,大军行进的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可后面还有好多辎重车辆在山间运送耽误了不少时间。

  其他的东西能扔就扔了也谈不上可惜,可粮草和战马是万万不能丢弃的。

  “马上要下山了。”

  毛修之一直来来回回的安顿着大军,趁着在山岗开阔修整的时候来到刘义真身边。

  “待下了山,末将让段参军护着二公子走在中间,若是有什么变故,你们从西边绕行,那里林木茂盛容易躲藏,末将将追敌往东边草场上引!”

  “那毛司马你要小心。”

  刘义真没有跟毛修之客气,这些都是出发前商量过的,如果碰到赫连勃勃的狼骑追逐,刘义真一行人往树林里绕行南下,而毛修之亮起大旗从平原地带突围,将胡虏的主力吸引过去。

  ……

  “杀!”

  “杀!”

  “敌袭!骑军快顶上去!”

  “步卒布阵!”

  “布阵!”

  一片混乱中刘义真被刘乞等人围着不知东南西北的乱转着,狼骑突袭的时间比众人预计的要早,等晋军大部刚出了山区便冲了过来。

  这一下子打乱了毛修之的布置。

  “带着二公子往西走!”

  “往西!”

  毛修之匆忙的嘱咐着段宏便拎着长槊杀了上去,这个时候军阵不能乱,一乱的话就被人当做猪羊肆意宰杀了。

  “往西!”

  这个时候天色还没有放亮,也是刘义真他们隐藏形迹的最好时间,不过胡虏这个时候围上来,也不是领兵将领没脑子。

  趁着天黑悄无声息的接近将晋军击溃,然后仗着人多慢慢熬到天亮,那时候再开始收割,尸逐邪的算盘打的叮当响。

  “西边是哪边?”

  刘乞一脚将前面挡路的军卒踹开,也不管他是哪边的人马,他一边吆喝着手下跟上一边找着方向。

  “带二公子上马,跟末将后面走!”

  这时中兵参军段宏靠了出来,他手里拎着的大狼牙棒正在滴血,刚才慌乱之下跟二公子走散了,幸好刘乞护着他没走远。

  “上马!上马!”

  刘乞赶紧领从亲卫手里拉过一匹马将刘义真扶了上去,崔邵、段宏等人也立刻上马准备。

  “走!”

  段宏刚转了一圈知道哪里狼骑的进攻稍微弱一点,带着大队人立马往那边突围。

  “都跟紧点!”

  “别走丢了,四周都是恶狼,落单单了没人救你!”

  段宏拔马朝着西边杀了出去,身后刘义真的亲卫紧紧跟上。

  “二公子抓紧了!”

  刘乞坐在刘义真身后拉着缰绳,用力狠狠地甩个了甩马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