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惊变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150 2019.07.10 00:59

  玄冬猛寒,清晨之会,涕冻鼻中,霜成口外,充虚解战,汤饼为最。——《汤饼赋》

  上好的羊肉汁,拌上滑美舒常的面片,刘义真趁热吃了一大碗,满头大汗,浑身都舒坦了不少。

  不习惯吃个早饭都有人伺候着,等刘义真吃完,小丫头禾儿带人进堂收拾,奉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酪浆。

  晋人好饮茶,但是葱、姜、枣等调味料合着茶末一起熬煮出来的茶水实在是难以下咽,更何况刘义真以前也并不好喝茶。

  羶肉酪浆,以充饥渴。举目言笑,谁与为欢?刘义真轻搅着匙羮,感觉着别有一番滋味。

  “二公子,今日有何安排?”看刘义真放下了匙羮,禾儿笑着递上了热巾。

  刘义真接过来仔细的擦了擦嘴角,也笑了,“怎么还未天黑就想着出去观花灯了?再说王长史不也在差人在府里挂上了不少花灯么,何必要出府?”

  元宵佳节,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自两汉以来,上元佳节已经是受百姓重视的节俗。汉明帝永平年间,为了弘扬佛法,下令正月十五夜在宫中和寺院“燃灯表佛”,至魏晋,元宵张灯渐成风气。

  “哪有?”小丫头努嘴示意正在忙活着的小丫鬟们,“是景儿、云儿、司琴和丹烟她们想出去玩!”

  “禾儿妹妹,你自己想出去玩就算了,可不要诬我们的清白!”刘义真平日里对下人倒是宽容,胆大的丹烟笑着打趣道。

  景儿、云儿、司琴和丹烟都是伺候刘义真的丫鬟,不过小丫头禾儿跟刘义真年纪相仿,倒是占了那几个大的便宜,成了刘义真的贴身丫鬟。

  小丫头顿时不依,几人嬉嬉闹闹乱作一团。

  “好啦好啦!”刘义真小手一挥,“待祭祀蚕神之后,我带你们出去观花灯,都去!”

  主子既然发话,几人也不敢太闹腾,有序退下,禾儿则招呼着几个下人搬出胡床、绒被放到院子里,刘义真要晒太阳。

  初升的朝阳晒的人暖洋洋的,小丫头一边给刘义真盖上了厚厚的青鼠皮裘,嘴里一边絮絮叨叨:“二公子,这几日大雪虽停,但外面是更冷了,你这病刚好,万一又怎么的了,王长史还不打死奴婢啊!”

  这青鼠皮裘据说是姚泓宫中之物,老刘占了长安,清点缴获,直接就留给自己了。

  刘义真不理絮絮叨叨的小丫头,拉过皮裘盖上,这时刚刚退下的丹烟又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二公子!”丹烟行了一礼,“刘乞有要事求见!”

  刘乞?

  王修不是安排他带人去暗查到底是谁在长安城散布流言的么?

  有消息了?

  “刘乞,查到了什么?”待刘乞礼毕,刘义真径直问道。

  “这......”刘乞抬头看了下边上的两个小丫头欲言又止。

  “禾儿妹妹,管家正准备祭门神呢,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心细的丹烟知道刘乞有要事禀报,拉着禾儿就往外走。

  “可是......”禾儿一时不备差点被拉了个趔趄,急忙道:“二公子这还要人伺候呢!”

  “去吧!”刘义真笑着说道,“待会有事我差人喊你!”

  小丫头这时也反应过来,行了一礼被丹烟拉出了院子。

  “说吧,查到是谁了?”刘义真紧了紧皮裘,厚厚的大雪正在融化,比下雪的时候更冷了。

  “还未有!”刘乞看了看刘义真的脸色赶紧接着道:“小人领王长史之令,近日带人在长安城内四处查访,这流言似乎凭空而来,多有暗传,实在是难以觅得踪迹。”

  “不过王长史查得诸军近日亦有讹言相传,小的便也派人留意着。”刘乞见刘义真并未生气,于是继续说道。

  “哦?”刘义真抬头看了看刘乞,“那你今日所为何来?”

  “手下之人刚禀告小人,说是......说是......”刘乞斟酌了半天,这才接着道:“今日傅将军邀王将军入营计事。”

  傅弘之邀王镇恶商议战事。

  刘义真想了想,这两人似乎没有什么矛盾。

  老刘东归之后,赫连勃勃四路大军南下。世子抚军大将军赫连璝都督前锋诸军事,帅骑两万直扑长安;三子前将军赫连昌屯兵潼关,堵塞长安水陆之路;抚军右长史王买德屯兵青泥,断绝南北险要之地;而赫连勃勃自己亲帅大军以为后继。

  赫连璝进军渭阳,沈田子领兵出击,惧其势大,未战先怯,退兵槐里附近的刘回堡屯守,并向王镇恶求援。

  王、傅二人相商,难道是商讨怎么出兵救援沈田子?

  “可是手下人今日观察,傅将军大营今日忽然戒备森严起来,而且......而且……”刘乞不敢继续说了。

  “而且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的。”刘义真皱了皱眉头。

  “二公子让说小的就说了,这都是手下人的汇报!”刘乞咬咬牙道,“今日手下的似瞧见沈将军与王将军一同赴营。”收到这个消息刘乞也吃了一惊,这事他不敢禀报给王修,万一是误传,临阵诋毁大将他可吃不消这个罪名。

  思来想去他决定禀告刘义真,二公子虽年幼,可名义上却是关中最高将领,提前给他禀报了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沈田子???

  刘义真坐了起来。

  他不是在刘回堡布置防线么?

  沈田子素来跟王镇恶不合,但是伐秦之战,王镇恶一直压沈田子一头。

  晋官制,三品将军,征东将军,征南将军,征西将军,征北将军;镇东将军,镇南将军,镇西将军,镇北将军;中军将军、镇军将军,抚军将军为上,刘义真的安西将军次之,但是排名也是靠前,四安之后四平、左右前后四将军差不多齐平,往后征虏、冠军、辅国、龙骧依次。

  沈田子好不容易从战前的四品振武将军升任龙骧将军,已经超过了傅弘之的四品宁朔将军,结果王镇恶又升任征虏将军,虽是一个品级,却生生压了他一头,而王镇恶还是安西将军司马,自己却只捞得个中兵参军,跟胡人段宏一个档次了。

  所以,老刘没走之前,这货一直在老刘面前诋毁王镇恶;而且本来大家都是在檀道济手下当小弟,老刘走后,现在王镇恶直接成了他的顶头上司了,这让觉得青泥大捷功劳最甚的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沈田子回长安干什么?

  刘义真前思后想,总感觉自己漏掉了什么?

  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