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气吞万里如虎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25 2019.07.28 18:56

  “诸位,这是王叔治诉苦的文表,都看看吧!”刘裕示意左右拿出王修的上书,召集众人商议。

  他刚回建康不久,崔宏一死,拓拔氏失一肱骨,魏国暂时安宁下来,唯一让他不放心的就是关中的次子。

  “赫连勃勃背信弃义,毁约南下,确在意料之中,只是如今关中……”征虏将军檀道济看了眼边上的沈林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敬士,敬光还在闹么?”老刘没理檀道济,看了看沈林子问到。

  沈田子作乱,刘义真安排人将他缚送彭城,在彭城就一直吵闹着要见老刘,被老刘一直压着没理他,如今人在建康闭门思过,还一直不老实。

  “禀宋公,二兄罪孽深重,岂敢闹事,只是审议一直未下,二兄心里没底,在胡思乱想罢了!”沈林子恭恭敬敬的行礼。

  宋公没点头,朝廷敢审议么?

  众人心里不以为然,宋公这边一直没表态想等事情冷淡了再处理,大家心知肚明就顺水推舟配合著宋公装糊涂,沈田子那个蠢货还一直想把事情闹起来。

  “让他继续闭门思过,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老刘不怒自威,有想说情的也不自觉后退一步。

  “谢宋公!”沈林子知道宋公还是偏颇二兄的,不过也幸亏王叔治和二公子强救了王镇恶,不然宋公再怎么迁就自己兄弟几人,二兄还是难逃一死。

  “宗文,你来说说看!”老刘知道檀道济心里有怨言,不过檀道济此人无有野心,老刘一向对他很放心。

  宗文,尚书仆射、建威将军、丹阳尹徐羡之的字,被老刘点民,徐羡之站了出来,拱手道:“宋公,如今江左诸州水患严重,广州孙、卢余孽方平,索虏又在黄河沿岸陈兵十数万,关中实无兵可援!”他是老刘的内总管,曾代管留任中枢,自然要不偏不倚,据实而陈。

  “天下未平啊!”老刘感叹了一句。

  “宋公,如今关中危急,二公子孤身一人,怕是……”相国右司马、左将军朱龄石也站了出来,满屋子都是宋公的心腹,有些事不言自明。

  “二公子年幼,不妨先遣大员将二公子接回南方,关中诸事可另派大将主持!”侍中、右卫将军谢晦也站起来了,别人可以丢在外面不管,宋公老来得几个幼子,有多大分量大家都知道。

  “谢侍中所言极是!”辅国将军蒯恩揖手,“末将愿往关中,亲自护送二公子东归!”

  “都不要吵了!”老刘轻轻敲了下桌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闻言诸人皆默然不语,他们跟随老刘多年,知道老刘心中已有定计。

  “道恩,小犬无德,还须得你北上一趟,护他东归!”既然蒯恩请命了,这件差事自然不好再劳烦他人。

  “宋公言重!”蒯恩肃然领命,“二公子若有一丝一毫损伤,唯宋公处罚!”

  蒯恩要护送刘义真往许、洛,那自然不会留在关中,而毛修之品阶不够,为贰副可以,统镇关中还差点威望。

  众人皆望着老刘,宋公既然开始布置,说明他自有安排。

  “朱龄石听令!”果然老刘直接开始下令了。

  “末将在!”朱龄石出列立身行礼,丝毫没有拖沓。

  “关中不可无人镇守,令你都督关中诸军事,即日动身,切莫轻怠!”老刘紧盯着朱龄石说到。

  “谨遵宋公令!”朱龄石没有推脱,欣然受令。

  对于朱龄石,老刘是抱有期望的,众人见宋公派遣朱龄石入关中,都暗中点点头表示理所当然。

  当初老刘征伐谯蜀,手里一时无可用之大将而推举朱龄石,众将言自古平蜀,皆雄杰重将,龄石资名尚轻,虑不克办。老刘力排众议,分大半军卒猛将与他,连自己的内弟臧熹,也安排在朱龄石手下。结果朱龄石不负所望,连战皆克,平定蜀中。

  事情商议完毕,众人皆散,老刘单独留下了朱龄石。

  “伯儿,关中僻远,军情传递难以通晓,若事态紧急,必不可守,可与义真俱归!”刘裕看了看朱龄石嘱咐道。

  “宋公垂爱,龄石感激不尽!”朱龄石亲身参与西征之战,如今老刘将自己的安危放在关中之上,自然受宠若惊。

  “只是众将经年血战,方得关中之地,若轻易弃之,实大憾也。”朱龄石拱了拱手,“龄石必当竭心尽及,若事不可为,亦要保存宋公北府之劲卒!”

  北府是老刘发家之地,也是江左仅剩的可战之军。当年由谢安召集南渡之流民帅而成军,因治所在京口北府而称北府军。这些流民帅下诸人,跟北虏有不共戴天之仇,上了战场自然士气如虹。

  不过桓玄僭位,第一件事就是解散北府,戕害北府诸将,待老刘聚残兵而举旗,再建的北府已然不是当初的北府军了。

  “北地悍将猛卒,骄横难驯,待汝北上,再遣仲高随后慰军,如此一来,诸事可皆由你兄弟二人相商。”老刘拍了拍朱龄石的肩膀。

  “龄石定不负宋公所望!”朱龄石闻言俯身而拜,感激涕零。

  仲高,龄石弟超石字也。(1)

  现在众人都在建康,对关中的情况只能靠传递的文牍来判断,但军情瞬息万变,老刘自然知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怕朱龄石震慑不住关中诸将,故而再派遣朱超石作为朝廷使节慰问许、洛及关中的军将。

  这样一来,朱龄石戍守长安为外镇大将,朱超石持节代表朝廷,若是有争议之事,朱家兄弟二人相连拍板,其他人自然不敢有异议。

  这是老刘为朱龄石解决后顾之忧,也是为自己解决后顾之忧。

  各国混战多年,如今老刘连灭慕容超、姚泓,北地除了拓拔氏,其他如西秦、诸凉、仇池、胡夏,不过冢中枯骨尔,覆手而灭。而南方内贼,桓玄、卢循、司马休之、刘毅等人,已经被老刘一一拔除,放眼四顾,已无可匹之敌。

  待关中事了,气吐万里如虎。

  谁人能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