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谢氏女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2026 2019.09.04 00:06

  对于崔邵能查到老刘欲与哪家结亲,刘义真感到很意外,前几日他还向孙夫人打听了,结果孙夫人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了所以然。

  一会说王家某某姑娘不错,一会说谢晦谢侍中又推荐本家某个女子,甚至还幻想着刘义真也尚个公主。

  老刘还是太强势,孙夫人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敢在他面前催促,本来刘义真还想着一会去孙夫人那里挑选布匹的时候再打探打探,没成想崔邵倒是先替自己打探到了。

  “快说是哪家?”

  刘义真有些急不可耐,当然不是急着成亲,他要看看情况把这婚事给婉拒掉,毕竟自己还是个孩子哇。

  “是已故仆射谢景仁之女也!”

  谢景仁?

  刘义真疑惑的看着崔邵,等着他的解释,谢景仁这个名字有点耳生。

  “谢仆射乃故太保谢安石二兄谢据之孙,其父允与谢侍中大父朗皆是谢据之子。”

  世家大族枝繁叶茂,刘义真对崔邵所说的几人关系听的迷迷糊糊满头雾水,崔邵看刘义真懵懂的样子只好一点一点掰开揉碎了对他分析,好半天刘义真才搞清楚了其中的关系。

  谢景仁的祖父谢据是当年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谢安石二兄,谢据生三子分别为朗、方、允。

  谢朗生谢重,谢重生谢晦,谢晦是谢重长子。

  而谢允生谢景仁,谢景仁是谢允长子。

  当然谢家还有另外一支刘义真也知道,就是谢安长兄谢奕生谢玄、谢道韫姐弟,谢玄生谢瑍,谢瑍又生谢灵运。

  捋了半天,刘义真只明白一点,自己若是娶了谢家之女,侍中谢晦和大才子谢灵运都成了自己的舅哥。

  好复杂。

  “崔先生怎么得知此事?”

  讨论了半天,刘义真还是有点怀疑,自己在孙夫人那里都打探不到消息,怎么就让崔邵捷足先登了。

  “此事还多亏了刘乞、刘仲二位将军。”

  ???

  怎么又跟刘乞、刘仲扯上关系了?

  “二公子末要着急,听邵与你慢慢道来。”

  “昨日两位刘将军闲来无事相约吃酒,却正碰上谢仆射之子谢恂,双方互不相识结果发生了口角,正待动手之时幸亏刘仲报出了宋公与二公子的名号。”

  后面的事不用崔邵说刘义真也猜得到了,刘乞、刘仲两个铁憨憨喝多了闹事结果踢到铁板了,只能报自己的名号狐假虎威,估计老刘正与谢家商议着婚事呢,谢景仁已故,谢恂作为长子自然要担当兄长的责任,一看这两个憨货是未来妹夫的手下,便大度的化干戈为玉帛了。

  “邵又差人打听了,谢仆射与宋公是多年至交好友,义熙十二年谢仆射病故,宋公亦为之恸哭良久。”

  那就错不了,刘义真也想起来了,孙夫人跟他讲过侍中谢晦也向老刘推荐过自家堂妹,估计就是谢景仁之女。

  关系是捋清楚了,可刘义真的头更大。

  所谓旧时王谢堂前燕,王、谢两家并称江左,不是寻常家族能够攀附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

  老刘是北府旧将,而北府军就是谢家所建,当年晋帝见谢安手握重兵对他忧心忡忡,后来寻着借口一点一点的将谢安的兵权全部卸下,可宗室无人,后派的将领都昏庸无能,北府兵权都在帐下军头手里。

  孙恩起事,朝廷实在无人能统御北府,只好又启用前将军谢琰,北府军权又落入谢氏手里。

  只不过后来平叛过程中谢琰轻敌冒进,又遇上将领叛变惨死,最后转了几圈军权被刘牢之掌握。

  可惜刘牢之胸无大志,统领江左唯一能战之军竟然像个丧家之犬一样做了几姓家奴,完全是个墙头草。

  太祖曾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可刘牢之完全没有觉悟连北府内部将领后来都看不起他了,除了刘牢之无能之外,也足见世家大族和寒门百姓之间巨大的社会地位差别。

  老刘就是当初看不惯刘牢之随风而倒没有节气的样子对世家大族抱有深深敌意,可现如今,不依靠世家大族基本上是寸步难行。

  你看,如老刘一般气吞万里如虎,临终托孤还不得不倚重谢晦这谢家嫡亲子孙。

  更别说王谢两家近百年来的经营,各地郡守、内史、参议等,不是王、谢也是与二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宋公精挑细选,谢氏之女应是良配。”

  见刘义真愁眉苦脸的样子,崔邵却是很奇怪,当初二公子让自己帮着打探查听,不过是怕碰到不清不白的女子不想遇人不淑,既然现在已经查探清楚了,怎么他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要知道可不是什么人家都能与王、谢二族结亲的,若是旁人,能被谢家看上,恐怕要欣喜若狂了。

  “难搞啊?”

  刘义真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看崔邵那兴高采烈的样子,怕是打心里为自己高兴,也是,对方门第超高,谢谢景仁与老刘还是至交,两家也可算的上门当户对了。

  “崔先生,你刚说那谢景仁之子叫什么来着,谢……谢……”

  刘义真想了想还是不甘心这么把自己交代出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礼仪,可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啊,不能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

  “谢恂。”

  崔邵看了看刘义真回道。

  “对,就是那个谢恂,你刚不是说他差点与刘乞、刘仲起了冲突么,你再派人好好的盯着他。”

  谢晦是侍中,自己尚不能在他身上做文章,这个谢恂能与刘乞、刘仲这样的憨货对着干,恐怕也不是什么机灵之人,要找破绽就得从他身上找。

  “二公子这是何意?”

  崔邵惊愕道,要说谢恂此人,能与酒后的刘乞、刘仲起冲突怕是脾气不好,可人家听说刘乞、刘仲得身份后也大度的和解了,二公子还要监视他做什么?

  “崔先生,让你派人盯着义真自有深意。”

  搅黄自己婚事这种话自然不好说出口,找个借口先把崔邵糊弄过去再说,况且跟谢家闹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寻个好机会,不然老刘第一个不放过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