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刘家有男初长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回府

刘家有男初长成 梦幻花朝 1737 2019.08.27 23:56

  “刘伯,接到二公子了么?”

  老刘一向节俭,在建康住的府邸还是以前的太尉府,马车刚行至大门处,就有一妇人匆忙从门内出来询问。

  “放心吧早就接到人了,只不过今东市集会,老奴一时忘记想抄近路却耽误了不少时间。”

  刘伯是老刘的大管家,今日一早他就带人在东城门外的驿站等着刘义真。

  “二公子,到家了,下车吧!”

  “你看秋姑都等不及了。”

  刘伯走到刘义真的马车前伸手掀开布帘请示,马车自然要从后院进去,可刘义真乃府中公子,一年多没归家了,今日自然要从正门入内。

  “天可怜见!”

  刘义真刚跳下车,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被一妇人搂进了怀里。

  “二公子你可总算平安归来,夫人可天天念叨着你呢。”

  从妇人怀里挣扎出来,刘义真红着脸像她行礼。

  “乳娘安好!”

  一路上刘伯已经告诉他了,自己的母亲早早就让贴身侍女也是自己小时候的乳娘秋姑在府门口等着自己,好第一时间通知她。

  “秋姑你还是赶紧去通禀孙夫人吧,公爷还在书房等着二公子哩!”

  刘伯也是个眼窝子浅的人,见秋姑哭哭啼啼的自己眼睛也酸酸的,公爷年轻时候子嗣不昌,现在好了,一直在外让府内人都担惊受怕的二公子也终于平安归来。

  “你看我,差点忘了正事!”

  秋姑赶忙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将刘义真拉到身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不看还好,一看见刘义真变化这么大泪水又泛滥了。

  “秋姑你这是做什么,今日二公子回府是大喜事,你在这哭哭啼啼的算什么回事?”

  刘伯吸了吸鼻子佯装恼怒转移话题,人一旦老了就见不得这些画面,还是年轻好啊!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秋姑边哭边笑着向刘伯赔礼,转身又看了看刘义真。

  “夫人在竹苑等你呢二公子。”

  回府前她又不放心的叮嘱着刘义真。

  “二公子走吧,可别让公爷等及了,妇道人家懂什么,公子拜见了公爷难道不去见自家母亲么!”

  听刘伯和秋姑相继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刘义真却没有不耐烦之色,他知道这些人都是真心实意的关心自己。

  “哎!”

  “既来之则安之!”

  先前一路的忐忑淡去了不少,带着满心的感动跟着刘伯进了府门。

  ……

  “回来了。”

  进得书房门,老刘坐在书桌上拿着一卷竹简不知道在看什么,见刘伯领着刘义真进门便抬头淡淡的说着。

  “儿子不孝,吃了败战让大人担心了。”

  刘义真跪倒在地行了个大礼,没办法,三纲五常也好,忠孝仁义也罢,老刘是爹,自己是儿子。

  “起来吧!”

  老刘放下书简让刘义真起身,刘伯见这父子俩要叙话便俯身告退了。

  “黑了不少,嗯,也壮实了不少。”

  见老刘打量自己刘义真便垂下手作乖巧状等着老刘发问。

  “历经此事,你可知艰难否?”

  老刘一开口,刘义真便轻松不少,这是当初段宏带着自己逃亡的路上对段宏说的,没想到传到老刘的耳朵里了。

  “儿子已经知道了!”

  刘义真恭恭敬敬的回答着,老刘在名声太大了,自己在面前想完全放松看来是做不到了。

  “你知道个……”

  后面一个字没出来,反正不是“屁”就是“球”类似的词语,刘义真无奈,这头一回见老刘,父子之情没感受到,倒是先被当做属下训斥。

  “算了。”

  老刘一挥手,大概也清楚这个儿子吃了一年多的苦头,要骂也不是现在。

  “王镇恶那件事,你做的不错!”

  老刘觉得儿子还是需要鼓励的,想了半天才想起一件让自己觉得满意的事。

  “此事俱赖王长史、段参军和傅将军帮衬!”

  在自己老子面前,没必要把功劳都往自己头上揽。

  “傅仲度啊傅仲度……”

  “可惜了一员大将。”

  老刘听刘义真说到傅弘之也不禁感叹起来,自己身经百战,别说是属下战死,就算是自身也算是从鬼门关过了好几次了。

  可这次不一样,自己差点折了一个儿子。

  “王叔治,嘿!”

  再谈起王修老刘似乎没那么满意了。

  “怎么听说他躲在洛阳不敢回来见我了?”

  “王长史自长安沦陷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了,儿子怕一路劳顿就让他留在洛阳。”

  对于王修自己还是很有感情的,虽然老刘不满意,刘义真还是硬着头皮替他说了句好话。

  儿子终究是成长了!

  听刘义真这么说老刘心里有点感慨,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他要再不成长那就不是老刘家的种了。

  “听说这是你谋划的?”

  在书桌上寻摸了一会,老刘扔出一叠黄麻纸,刘义真疑惑的看了看老刘,得到他的同意后便上前拿在手中浏览起来。

  是当初的南迁计划,看到末尾自己那歪歪斜斜的签名刘义真突然有些难过,那么多百姓跟着自己后面,最后能逃出生天的十不存一。

  “儿子无知,害了许多人的性命。”

  刘义真满怀歉意的低着头哽咽,虽然赫连勃勃提前南下出乎意料,可这件事终究是自己没有规划好。

  “现在知道错了?”

  见儿子这样老刘说话声也软了不少,当然对某些人的怒气也更重了。

  王叔治谋划不力,不过看义真这个样子对他还是有感情了姑且放过。

  赫连勃勃,哼!

  这笔账迟早要仔细的算一算。

  “知道错在哪了?”

  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老刘继续不动声色的教育着儿子,自己前脚刚走,他立马给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虽然没人敢当面找自己的不自在,可背地里又有多少人痛骂自己是桓温和褚裒呢?

  “儿子不该贸然轻动百姓!”

  “事情有变又未及时应变!”

  刘义真将自己思索了几个月的答案回禀老刘。

  当初自己谋划那么大的事情,开始就倚靠内军区区几百人手,要是早点信任王修让他配合自己,后面也不会出那么多漏洞。

  而赫连勃勃潜入关中生擒傅弘之以后自己则完全乱了分寸任由毛修之等人摆布,如果自己当时决心坚守关中,也许老刘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关中就这样溃败沦陷。

  这是自己后来想了好长时间才想明白的,可惜当初自己身在其中始终没有察觉。

  “你想明白了就好!”

  其实还有一点老刘没有说,要是换了自己,要么拼死一战将赫连勃勃赶出关中,要么事不可为坚决将北府精锐撤离关中保存实力,哪里会像这个小子那样拖拖拉拉搞个漏洞百出的南迁计划。

  “你母亲还在等着见你!”

  “去吧去吧!”

  老刘一手重新拿起竹简一手挥了挥让刘义真滚蛋,一副很繁忙的样子。

  “儿子先告退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刘义真抬头看了一下老刘。

  似乎,他手里的竹简拿倒了。

  有些人是真的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

  嘴角轻扬。

  有这样一个父亲,挺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