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本是青灯何惧茶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平医院之无限死循环

本是青灯何惧茶凉 爱上暑假工 5094 2020.10.18 07:43

  人世间有太多事情,都无法用正常观念解读,比如…刚才还站在外面的陈三皮,现在尽然又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条路是太平医院去往太平间的一条通道,李半仙手中搞到的蓝图来说,太平医院的太平间,这条路也是唯一一条通道。

  纵使我艺高人胆大,但也着实吓的不轻…该怎么办?谁能出个主意?

  就当感觉被世界抛弃时…突然腰间的铃铛剧烈响动,原来…不是世界抛弃了你…而是没空搭理你。

  李半仙说过…铃铛响动…表示身边有鬼…只要不理会就行…

  是啊…现在身边是有鬼…陈三皮就是鬼…只是想不通…刚才在门外擦肩而过时…铃铛并没有响动…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

  等等…不对…似乎想到了什么…陈三皮的身边…还有一个蹲着的小女孩…难不成…这个小女孩……

  不敢想…实在是不敢想…但这时候,蹲在地上的女孩突然将头抬了起来。

  世界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无底深渊…一下子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小女孩抬起头的一瞬间…我吓得倒退三步…因为…小女孩七窍流血…眼珠子凭着一根细细的神经挂在了眼眶下面,看着黑洞洞的眼眶…忽然看到眼眶闪烁一下,接着黑洞洞的眼眶里,尽然爬出一只像熟了的大米一样的蛆蛆。

  哇…想要吐…硬是忍住…和呕吐比起来…害怕的神经系统和眼光的视物才是重要的。

  仿佛看到这二十多年最恶心的场面,害怕吗?笑话,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可是比一开始女鬼恐怖几倍,不怕?有人信吗?

  面对如此场景,绕是胆大…没吓死…彻底的被吓残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看着鬼女孩朝自己走了过来…自己愣是反应不过来。

  双腿就像是罐了铅一样,大脑就像是混沌如浆糊…呆若木鹅的等待着死亡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没想到!九死八逃…最后却是这种下场…

  这怎能让我心甘情愿呢?身为头顶主角光环的我…就这么死了?读者以后看什么?

  果然…就在这生死一线时…突然听到一句低沉的话语。

  “白流…快过来。“

  声音低沉…但在这静幽幽的走廊显得格外刺耳。

  听声抬头望去…走廊里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谁在说话?难不成被吓的出现了幻听?我的心理素质有那么差吗?

  美国著名心里医生曾经说过,当人的神经长期处于紧张和害怕的过程中,大脑的三叉神经就会分为好多叉…出现幻听也并不奇怪,只是没想到,我的心理素质还真的那么差。

  “白流…快过来啊。“

  不对…不对啊!

  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说明…我的神经没有分叉…这是真的有人再叫着我的名字,可空荡荡的走廊里…除了陈三皮和鬼女孩…什么也没有,可声音来至哪里呢?莫不成是妖怪?

  我的天,老天爷我得罪你了吗?你为什么要如此的玩弄我?

  眼前的陈三皮和鬼女孩都快让我八次了,可现在…却又来了一个妖怪?

  天啊…老天爷你就这么恨我?

  “咦!“

  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仔细想用力的想…突然发现眼前的陈三皮和鬼女孩不知何时消失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内心深处,却是欣喜若狂…

  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

  “呼~“的一声。

  眼前的走廊,白亮亮的灯光突然变成了昏暗的黄色灯光…黄色灯光一闪一闪…随时都有灭掉的可能…照应在墙壁上一闪一闪的交错倒映…就像是,无数厉鬼默默的哀嚎…就像是…无数的鬼影在风中飘摇。

  看着突然变得如此诡异的走廊…我吓得后背冷汗直流…这…这是怎么回事?电压弱?

  笑话…虽然没学过电力学…但也知道…这绝对不是电压的问题,莫不成真的有什么妖怪再作祟?

  “白流…愣着干嘛,快过来啊。“

  什么?低沉的话语又一次的响起…这次…声音明显比前两次音高一点,顺着声音看去。

  凭借着一闪一闪昏暗的灯光,隐约中…看到距离自己不远处…蹲着一个黑影,仔细看…这个黑影是一个…好像…是一个人。

  如此诡异的走廊突然出现一个蹲着的人?确定是人吗?

  就在迷惑的时候…又一句低沉的话语响起,隐约中,看到这个蹲着的黑影慢慢的站了起来。

  一瞬间…胸膛里面的心脏…就像一下子没有了心跳…呼吸称重就如屏住呼吸…心就像是慢慢的从胸膛游走在了嗓子眼…只等待着一个突破,心就会碎成无数的碎块!额头上的汗水就如同,飞流的瀑布…

  就在感觉自己神经要奔溃的时候…

  “白流…傻站着干什么,不认识我了?小海啊!张小海。“

  尼玛的…压住想要杀人的冲动身心一下子无比放松…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可脑子不知为何有些晕眩。

  搞了半天,这个黑影是我的同学,初中时的同学,叫张小海…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出生社会,自己创业,再读高中的时候,张小海就是地方的老总了…总而言之,小道消息说…他总体来说混的不错…

  只是…好像…还有…

  想着想着…我的头…好晕啊…怎么回事?感冒了?不能啊…刚才还好好的?

  ???刚才?刚才怎么了?为什么?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刚才究竟怎么了?

  头真的越来越晕!但好奇怪,晕眩的大脑,并没有一丁点想要呕吐的感觉。

  忽然…

  “咦?“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铃铃铃…铃铃铃…“

  什么声音?谁的手机铃声?可…这个铃声好像似成相识…肯对听过…可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一瞬间…好迷茫…

  就再这时…张小海说话了。

  “白流…快过来啊,是我,小海啊?张小海,你不认识我了?“

  等等…不对劲…不对劲啊…这句话好耳熟…好耳熟…可为什么想不起来呢?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再这里?

  张小海?我的初中同学?咦?不对啊…不是说他出了意…

  哦!老天…我的头好晕…

  一阵晕眩…恍惚间…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又是一阵晕眩!

  咦?这是哪?我怎么会再这?迷茫间…

  “白流…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是我啊,小海!张小海…你不认识我了?我们初中是同学。“

  哦!恍然大悟…张小海啊…初中没毕业…踏出校门出生社会闯荡江湖…听说现在混的不错,是地方的老总了。

  忽然…脑海中…刹那间…恍惚一下…张小海?他怎么会在这?管他呢。

  就当我,要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我看到…张小海的面部有些抽搐的笑了。

  这种笑容…诡异的邪魅…让人后背发凉…就算是一个笑容,也吧我吓得把脚又放回了原地。

  “白流…傻站在干什么?快过来啊,是我,小海,张小海啊,我们初中是同学,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什么声音?为什么,我的耳朵里,总是有手机铃声呢?这种铃声…好熟悉。

  是什么…是什么?

  忽然间,我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晕眩…大脑就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一下子,身边的铃声,戛然而止。

  现在…我就如同一具无魂的傀儡一般…任由别人摆布…这可真是到了山群水尽听天由命了。

  一开始脑海中潜在的意识,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只知道…张小海正在前面等着我,我要走过去…我要踏出这人生中,最艰难,最漫长的一步。

  脚抬起来…慢慢的…慢慢的…

  “白流!白流!流流哥哥!“

  谁?谁再说话?谁再叫我的名字。

  啊啊啊!!!

  我的脑海中…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如同潮水般的袭来…

  “呼!“的一声。

  就像灵魂附体一般。

  “李半仙?“

  没错…这次的声音正是李半仙的…只不过声音,来至于,挂在腰间的青铜镜。

  青铜镜此时发出微弱的金色光芒,而青铜镜里面的声音显得异常的焦急。

  “白流白流!快醒过来,快醒过来,你再干什么?不想活了?好好看清楚你的脚下,看清楚你对面是什么东西。“

  现在就如一股清凉的秋风吹在我的额头上…清凉的感觉,让我的脑海无比的清晰。

  听了李半仙的话,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脚下。

  靠…我的妈呀!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我在干什么?自杀吗?

  只见…我的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漆黑…而我现在…尽然不知何时,站在了楼顶阳台的侧墙上…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只要再稍微向前一丁点,就会从无比高的阳台跳下去,明天,新闻就会报道出,年轻帅气的白流白大帅哥的跳楼轻生事件。

  虽然,清醒过来…但突然面对如此之事…额头的汗水,就如同瀑布般的瞬间滑落,感觉,咽口吐沫都无比艰难。

  怎么回事?我这么帅气,怎么会跳楼呢?刚才?刚才我不是在走廊里吗?怎么会上来自杀呢?

  李半仙?刚才说看清楚前面的东西?什么东西?

  带着疑问!抬头看去…

  只见…我的对面,一栋楼房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这人猛滴一看,还真认不出来。

  话说回来,我的大脑就像计算机,虽然,当时没认出,但…仔细一看,突然,脑海中,闪出一个人。

  他就是,张!小!海!

  张小海,初中辍学…外出打工创业,短短几年就是功成名就,再我还上高中时,张小海就是地方老总,据听说是搞房地产发了横财…可好景不长…

  俗话说的好…金钱就如同无数罪恶的开始与无数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会使人迷之本性。

  张小海同样不例外,虽然张小海一开始是发了横财,但之后的几年里,张小海房地产亏本致使他倾家倒产,还欠了一大堆的外债…

  当一个人,从地狱升到天堂时,并没有什么后果…但突然,又从天堂掉入地狱时…这时候做出的举动都很惊人。

  失望与绝望之间…张小海,从楼顶跳下,当场死亡,听说,当时摔的血肉模糊。

  “呼!“

  倒吸一口凉气,这下,所有的思路全部归位…怪不得,刚才隐约中感觉哪里不对劲,原来,自己面前从一开始就站着一个早就死了的人,晕眩间,耳朵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正是,李半仙给自己的铃铛,铃铛再提醒自己,张小海是鬼,只可惜,当时被迷惑了心智蒙蔽了大脑,还好潜在意识够强,不然现在恐怕也是一滩,血肉模糊的肉泥了。

  尼玛的,搞了半天,这家伙要找替死鬼,尽然还找到了我的头上…真是气煞我也,可是…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太平医院呢?难不成?张小海…?

  脑子忽然的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关联…就再要想出答案时。

  对面的张小海,朝着我走了过来。

  而我现在,一只脚还再半空中迈着…不是故意耍帅…而是现在…我的腿早就麻木,完全不属于自己,哪怕动一丁点…我也怀疑,肯定会从楼顶掉下去。

  可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可不想死,眼看着,张小海一步一步的慢慢逼了过来,可我还是毫无办法。

  等一下…神经质的大脑忽然觉得,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也许,张小海是过来搀扶我下去的呢?

  毕竟我这么帅…估计他也不忍心残害我。

  嗯!不错,应该就是这样子…可当,张小海距离我仅有五步之远时…我看到了张小海惨白的面貌发出了阴邪的笑容…

  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猛滴降低几十度,后背汗毛倒立,头皮发麻,全身打颤。

  这?是过来要搀扶的笑容吗?我呸…你妹的,老子拼了,用力的倒吸一口气…发出一声如鬼的叫声,接着…身体向后用力的轻斜,啊啊啊啊!!

  “噗通!“

  我从侧墙上,掉再了阳台…

  哇!好奇怪啊!全身尽然不疼,好像身子下有什么东西?凭着感觉摸了摸,第一直觉,觉得身下好像是个体型和自己差不多的东西,再仔细摸摸…

  嗯?有些磕磕巴巴的,而且还冰凉…最重要的是,好像摸到了一只,感觉中好像摸到了一只,冰凉发硬的手。

  呼!

  呼吸仿佛停止,这根本不是像,而就是一只手,这几天的经历告诉我,我的下面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百分之99的是死人,而那百分之一的可能,并不是活人,而是活死人。

  内心是无语的,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对着天,默默的说着,这?这?老天爷?你这是要把我碎尸万段吗?

  心中的恐惧让自己发毛…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可心里的好奇心,使自己的手,慢慢的,又再身下摸了摸。

  觉得除了磕磕巴巴之外…好像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线条,感觉,好像是缝补的衣服。

  忽然间脖子后面像阴凉无比,眼睛一下子朝天瞪的大圆,剧烈的条件反射,使自己蹦了起来,再同一时间,背后也有一股阴风同时而起,扭头一看。

  陈!三!皮!

  没错…之前身下的肉垫,就是已死多日而且还是死无全尸,用线缝补全身的陈三皮。

  而刚才,我尽然变态的慢慢的抚摸陈三皮,就当感觉一切都不可思议的时候,我看到,惨白如墙壁的陈三皮,脸部僵硬抽搐的笑了一声。

  笑声就像是,玻璃划钉,听了让人毛骨悚然…

  老话说的好…夜半莫外行…听声莫回头…鬼哭三张纸…鬼笑三盏灯。

  意思是…半夜外出听到有人叫你名字,千万不能回头,这,通常是小鬼缠人,让你病不离。

  如果听到哭声,说明人死之后,后辈子女不孝,无人踏青草(上坟)怨气就会形成哭声,碰上之人会煞运(倒霉)这时,需烧冥币解决…

  如果听到笑声…说明厉鬼出坟…害人害己,也就是,强行拉替死鬼,使自己投胎,碰上之人,一切源于自己的命格,和前世的因果是非。

  言归正传…我尽然遇到了鬼笑…笑声过后,陈三皮就是恶狠狠的龇牙咧嘴,恨不得吧我撕咬成无数的碎块。

  完了没想到,我最后尽然流落到别人的盘中餐,哎~这就是命,所谓的命。

  看着,陈三皮的尖嘴獠牙,内心真是恐怖无比。

  不!不能就这么被别人撕咬…如果,同样是面临死亡,我绝对不做别人的盘中餐。

  死有很多种,比如身后,克猫!我大喊一声…老子十八年…不对…老子十六年,又是一个,大帅哥,啊啊啊啊!猛地扭过头。

  漆黑的夜,就像是,突然的一道闪电…吧我劈了又劈。

  世界果然是黑暗的…反正我面前的世界,从来都没有亮过,相反,从前几天开始,它越来越黑了,黑到让你头皮发麻,让你觉得你的人生只是上天的玩具,怀疑人生的过程,前提是,你的有人生。

  我的后面…也就是刚才阳台的侧墙处,张小海正直直的站在那里…而我扭身幅度有些大…现在我距离张小海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对于死了几年张小海的面貌,一览无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