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水浒逐鹿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全凭姐姐做主

水浒逐鹿传 任鸟飞 2107 2018.05.17 00:10

  …

  要不是担心伤到刘慧娘肚子的孩子,陈丽卿怎么可能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刘慧娘拉着走?

  边被刘慧娘拉走、陈丽卿边问:“阿秀,你拉我干甚么?”

  刘慧娘并不给陈丽卿解答,就是自顾自的拉着陈丽卿往远处走。

  陈丽卿的好奇心很重,刘慧娘要是说了,还则罢了,不说,她的心就跟猫挠似的难受,而且她是真的有些李师师,不知道李师师为什么叫得那般痛苦!

  因此,又走了几步,陈丽卿就驻足不前。

  刘慧娘见状无奈道:“你真想知道?”

  陈丽卿语气坚决道:“好阿秀,你就告诉我嘛!”

  刘慧娘心想:“左右她也快出嫁了,身边又没个长辈告诉她这等事,万一在洞房夜闹再出点笑话……还是说给她听吧。”,然后便将头探到陈丽卿耳边,如此这般说了起来。

  没过多久,陈丽卿的脸就红透了,不待刘慧娘说完,陈丽卿就不敢再听了,忙躲开刘慧娘的嘴,然后啐道:“不要脸,大白日的就……”,随即说不下去了。

  刘慧娘笑道:“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陈丽卿巴不得赶紧跳过此等羞人之事,因此连忙问:“去哪?”

  刘慧娘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

  刘慧娘带着陈丽卿慢走了小半个时辰,两人来到了一片宽广的马场。

  马场旁有几户人家,刘慧娘分辨了一下,然后带着陈丽卿向其中一户人家径直走去。

  两女还没到那户人家,皇甫端就从那户人家走出。

  原来这是皇甫端家。

  一见刘慧娘来了,皇甫端连忙施礼,道:“大嫂来找贱内?”

  刘慧娘摇摇头,道:“我表姐从小便喜爱骑马,马上功夫不让男儿,过几日她就要进我李家的门,我手上没有适合的礼物,想问问兄弟你这可有好马?”

  皇甫端心道:“她怎么又成了大嫂的表姐?”

  皇甫端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他很快就收敛心神,道:“哥哥这次带回来的马我一一看过,其中一匹胭脂马很不错,有绝影血脉。”

  刘慧娘听了,道:“那烦请兄弟带我二人看看去。”

  皇甫端听言,立即引刘慧娘和陈丽卿去了稍远的一片马场。

  刚到马场,陈丽卿就看见一团红影在她眼前闪过。

  仔细一看,陈丽卿就看见那是一匹非常漂亮的胭脂马。

  瞬间!

  陈丽卿就喜欢上了这匹马!

  陈丽卿纵身一跃跳进马场之中。

  见陈丽卿身手如此敏捷,皇甫端才有些信了,陈丽卿身手不错之说。

  一进入马场,陈丽卿就熟练的抄起套马杆,然后随便挑了一匹马骑上,再然后挥舞着套马杆向那匹胭脂马冲去。

  随后,两匹马在马场上激烈的追逐起来。

  等胯上的马乏力了,陈丽卿就换其它马继续追赶那匹胭脂马。

  以此类推……

  每次换马,陈丽卿都直接从这匹马一跃跳到了下一匹马上,根本不给胭脂马休息的时间。

  见陈丽卿骑术如此之好,皇甫端终于完全信了刘慧娘之前所说的。

  过了大概一个半时辰,胭脂马的速度终于降了下来,被陈丽卿看准时机一杆套中,然后骑上,再然后慢慢驯服。

  骑着胭脂马来到刘慧娘和皇甫端身前,陈丽卿跳下马,然后拍着马背,道:“我就要它了!”

  刘慧娘看向皇甫端。

  皇甫端道:“就是这匹。”

  ……

  陈丽卿本想将这胭脂马带走自己养。

  刘慧娘道:“你有皇甫兄弟懂马嘛,别养不好毁了这匹好马。”,陈丽卿才恋恋不舍的跟刘慧娘回来。

  一回到卧房,刘慧娘和陈丽卿就发现,李衍已经不在房中了,而面色比以前更加红润诱人的李师师则在收拾房间。

  刘慧娘责怪道:“这等事交给下人去做就好了,妹妹恁地自轻作甚!”

  李师师盈盈一拜,道:“是,姐姐。”

  两句话,两人就将她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定下。

  虽然李师师比刘慧娘大了五六岁,但妻就是妻,妾就是妾,虽然在李衍看来,她们之间并没什么不同,可不论刘慧娘,还是李师师,甚至就连天真烂漫的陈丽卿,都知道这两者是不同的。

  刘慧娘拉着李师师坐下,道:“官人怎么说?”

  李师师稍稍迟疑了一下!

  刘慧娘见状笑道:“他是不是跟你说,从今以后你就是她的人了,他会对你负责的?”

  李师师掩嘴一笑,道:“姐姐还真了解他。”

  刘慧娘笑说:“当初他就是这般跟我说的,结果却将我们的婚事托付给了阮婆婆她们,就撒手不管了,一直到拜堂前才露面……这种事是指望不上他的。”

  李师师并没有言语——这时候她这个无依无靠的待妾只有听的份。

  刘慧娘看了看陈丽卿,又看了看李师师,道:“你二人虽无家长在此,但我李家亦不会亏待你二人,我准备为你二人大办一场,将你们风风光光的纳进门,你二人意下如何?”

  李师师站起身盈盈一拜,道:“全凭姐姐做主。”

  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陈丽卿就感觉有些别扭!

  见李师师恭恭敬敬的站在刘慧娘身前,陈丽卿更感觉如坐针毡!

  犹豫了一下,陈丽卿也站起来,道:“阿秀……姐姐,我……我亦听你的。”

  刘慧娘拉着陈丽卿和李师师的手让她们坐下,然后责怪道:“如此客气做甚,咱家没这些规矩,官人不拘小节,我亦不喜多事,你们从前怎样,嫁过来以后就怎样,只要不败坏李家门风,你们可以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做你们想做的任何事。”

  听刘慧娘也这么说,李师师心中一动!

  这些年,她虽然功成名就,可是却始终都被困在矾楼左右,后来更是被赵佶装进醉杏楼那个鸟笼中成为了一只金丝雀。

  因此,外面的世界对李师师很有吸引力。

  所以,李师师忍不住问:“真的哪都能去吗?”

  刘慧娘道:“最好别太频繁出咱们梁山泊的势力范围,太劳师动众了,且不安全。”

  李师师灿烂一笑,道:“能随意走走,我就很开心。”

  刘慧娘听了有些心酸,柔声道:“你想出去走走的时候,可以叫上我和表姐,我可以陪你聊聊古今,表姐可以为你我当保镖。”

  李师师笑道:“好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