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侠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魔窟

侠们 求为是非 2744 2020.08.02 02:36

  千两银票,换座宅邸。

  宅邸外还有片清净竹林。

  他们还待在江城。

  江城的主人已被刺杀,而大雪堵住了北上的道路,因此一个月内皇帝的军队是赶不来的。

  如今,江城已成无法无天之城,盗贼群起,烧杀抢掠。

  江城的守军不得已同江湖搭上联系,住在青山上的一众女侠下山保护这座古城。

  此时,宅邸外的门被轻轻推开。

  一位穿着冬衣的玲珑少女踮着脚进屋。

  屋里没有火光,她找了只凳子坐下。

  角落里蓦地传出一阵咳声,“有失远迎。”

  火炬点燃,她们的脸都被照亮了。

  厅内只有她们两人。

  一位姿态妖娆、极尽美艳,火光照耀脸上娇艳可爱。

  一位玲珑小巧、古灵精怪,跷起小脚脑中已闪过无数念头。

  “风先生在哪?”女孩道。

  “他与龙先生在屋后的竹林。”姑娘道。

  “我家那管家不笑现在何处?”女孩问。

  “不笑先生刚交代出了江津跳跳生的下落···现在,他已失去价值。”

  “你们杀了他···”

  “不,他在竹林观剑。”

  这时,又有几盏火被点起,雪从外面飘了进来。

  风林火、龙之剑以及不笑先生也坐到了桌前。

  不笑看到少女,先惊喜,再惭愧。

  百晓灵叫不笑先生不必愧疚,“毕竟,你碰上的是他们。”

  齐莉菲还在咳嗽,她着了寒。

  这座宅邸是商人买的,但他根本不想见到百晓灵,所以他龟缩在二楼。

  风林火洁白的两袖依旧垂下,但他的眼睛却盯着百晓灵看。

  “你早就知道江津跳跳生会在江城出没。”

  百晓灵点点头。

  “而且,你也知道江城会出大乱。”

  百晓灵道:“但我没想到江城城主会死在寒衣节当晚。”

  风林火道:“这一切,都是江津跳跳生老人一手策划的。”

  这位一年仅出没一次江湖的老人每次出现都会引得天下大乱。

  因为他每次都会将自己谱写的曲子带给江湖中人,曲子中蕴藏着整整一年的江湖秘闻,甚至还有人从中解读出武学至理。

  而今年,他出现在了江城。

  这就是百晓灵要隐瞒的秘密。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但却没有告诉江湖其他人,正是因为你要独自占有跳跳生今年的曲谱。”风林火淡淡道。

  “而跳跳生封锁江城,也正是为了不叫皇帝得知曲谱的下落。”

  难道跳跳生这些年来所留下的曲谱真的指向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百晓灵歪着头,道:“可是现在却混进了一群齐王手下的刺客。”

  她指的正是风林火、齐莉菲这样的祸害。

  “所以,我并没有将跳跳生的下落隐瞒掉,而是告诉了我认识的所有名士。”

  届时,将会有大批侠客入驻江城。

  而跳跳生的势力也会倾巢出动。

  “江城必会被搅得乱成锅粥,正因此,跳跳生才要借大雪封住整座城市,阻挡住皇帝南下的军队。”风林火道。

  百晓灵拍拍手,“风先生说得一点不错。”

  年轻人道:“你不担心我们几位在此处就将你们解决掉?”

  百晓灵道:“风先生可以试一试,毕竟,我们不是朋友。“

  年轻人摇摇头,“但我们也不是敌人。倘若齐王知道我杀了颍川百晓灵而招惹了颍川势力,我必会被驱逐出雪里关。”

  齐莉菲淡淡道:“你这么为齐王着想?”

  年轻人道:“我只是害怕没有家回。”

  他站起身,“但是,我现在必须到跳跳生那一趟。”

  百晓灵道:“不笑虽告诉了你跳跳生在哪,你也不可能近得了身,他身边守卫着无数侠客。”

  “我知道。”

  百晓灵继续阻拦道:“从来都是跳跳生找人家,没有人家来找他的道理,你仍要去?”

  “我仍要去。”

  百晓灵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齐莉菲。

  齐莉菲道:“我劝不住他,所以我不劝。”

  齐莉菲又咳嗽了几声。

  而百晓灵最后用无助的眼神看向龙之剑,“为什么你也不跟着他,风先生不是你的朋友吗?”

  龙之剑十分清醒,道:“齐小姐也是我的朋友。现在她病了,我担心,你们会对她下手。”

  “龙先生就不担心风先生?”

  风林火已跨出门槛。

  龙之剑道:“这少年有何能令人担心的?”

  风林火打开门,风雪飘落在他肩膀上,已看不出究竟是他袖子白还是这雪白了。

  家家户户的门被大雪堵住。

  雪齐膝深,但风林火却行走在雪上。

  他的剑藏在他的怀中。

  不多时,他就发现身后已有两个陌生的人悄然跟着。

  离跳跳生的魔窟不远了。

  他到了一家废弃的酒坊门前。

  令他也惊讶的是,酒坊门前插着许多兵刃。

  有剑,有刀,有枪。

  他认出其中一柄,知道这是他的一位前辈的。

  前辈为何将兵刃丢弃在了跳跳生魔窟的门口呢?

  还是说他进去之后再也没有出来?

  他身后有更多的陌生人跟着他。

  他打开门。

  门后有许多空酒坛。

  风林火到里面一间屋,推开几坛酒。

  酒下是一扇地窖的门。

  他拉开门,顺着下去。

  里面空间并不大,但有一盏长明灯。

  灯光下有十八扇铁门。

  每一扇铁门后都传来不似人间的声音,他听到了酒杯相撞的声音,听到了弹琴击鼓的声音,听到了女子咯咯娇笑的声音···

  他来到第九扇铁门前。

  不知何时,他手中已握住那柄刃。

  佛光一闪,灯光也为之摇曳。

  门被他一刀斩断。

  门内有张桌和四张椅。

  椅上贴着字,各自写着海家皇帝、颍川、齐王以及江津。

  江津那把交椅上坐着一位老人,身材奇高。其余的椅子都是空的。

  老人须发皆白,坐直,请风林火入座。

  风林火找到写着齐王的椅子坐下。

  年轻人淡淡道:“倘若你没有撤去你的手下,我不可能坐在这。”

  跳跳生道:“这不必说,你,是来干什么的?”

  他三指间夹了两颗枸杞,轻轻一弹,枸杞落入自己的以及风林火面前的水中。

  风林火闭上了眼。

  跳跳生感到风有些凝滞。

  “你那杀气竟能将风也给敛走,多么可怕。”跳跳生道。

  他站起身,身材忽而缩短了一尺,原来他又卖弄起自己的缩骨术。

  老人指指周围,“你再看。”

  风林火顺着他目光去,发觉原来他们身处一个宽阔的地下广场中。

  广场中心有个巨大的舞台,舞台周围是数不尽的观众座椅。

  他们的座椅在最上方。

  那舞台是用做什么的?

  跳跳生看向年轻人,道:“来这之前,你是不是看到了许多扇门?”

  年轻人点点头。

  他的刃,不知何时,已断为两截。

  “那些门后的人,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是群赌客。”风林火道。

  “不错,正是赌客,他们带着大把大把的钱来到地下,追求刺激与享受。”跳跳生道。

  跳跳生指着舞台中央,“可惜,寻常的赌局已满足不了我的客人,必须让他们有更加刺激的东西去赌。”

  舞台上空无一人。

  “届时,那里会站上许多侠客,其中许多你还会认识。”跳跳生道。

  “这些侠客为何会到你的舞台中去?”年轻人问。

  跳跳生伸出一只指头敲敲天空,“他们都想得到我的曲谱,所以,他们必须要到舞台上比试高下。”

  “而我的那群客人就会到观众的座位上,赌。谁不想参与到这样伟大的赌局当中呢?侠客与侠客之间的比试谁又不想看呢?”

  “你这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让武林同道自相残杀。”年轻人道。

  跳跳生道:“就算你现在拼尽全力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个广场,到时候这个舞台上依旧会有来自天下各地侠客的厮杀。”

  天下的侠客已到跳跳生瓮中。

  “他们会角逐到最后一人,那时,我会亲自将曲谱交给那人。”跳跳生道。

  “我会将这一切告诉所有人。”

  “他们会信一个卑贱的刺客,还是伟大的江津跳跳生呢?”跳跳生笑道。

  年轻人转身出门,跳跳生送他。

  跳跳生一直送到地窖门口。

  魔窟中传来不似人间的声音。

  风林火知道,他胜利的希望只有一点,那就是亲自参与到这场角逐中,最终成为最后胜出的人,然后揭发跳跳生与曲谱的秘密。

  他必须战胜江津跳跳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