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总有人想害本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争

总有人想害本宫 宴无道 2507 2018.06.14 02:19

  安雪依注意到,虽然珍贵人一直嚷嚷着肚子痛,可是身下却没见红,以她的经验,恐怕珍贵人流产的愿望不是那么容易实现。

  扶着珍贵人到床上躺下,珍贵人一直喊着痛,没过一会儿,太医还没过来,皇上就过来了。

  “珍儿,你怎么样了?”

  “皇上,救救我,玉贵人想要杀我肚子里的孩子。”

  珍贵人一开口,就把屎盆子往玉贵人头上扣。冯昭听了,难得地没有辩解,在一旁不说话,白色的头巾将自己的头发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谁能告诉朕是怎么回事?”

  皇上怒道。

  在场的几位妃嫔都不说话,毕竟她们是后赶过来的,要论对情况的了解,肯定是有仪殿的珍贵人知道得更加清楚。

  只是珍贵人除了在皇上刚到时说了话之外,其余时间都在一直捂着肚子,喊着疼。

  珍贵人身边的宫女观荷出列答道:“回禀皇上,今日小主午睡刚起,便看到玉贵人不顾禁令,出了暖香阁,径直闯入有仪殿,口口声声说我们小主害她。小主有孕,不能情绪波动太大,见玉贵人情绪激动,怕她伤了自己,便让玉贵人先回去。没想到玉贵人不依不饶,口出污言。后来,德妃娘娘、慧妃娘娘、柳妃娘娘、纯妃娘娘赶了过来,但是玉贵人不仅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将小主扑倒在地,让小主动了胎气。”

  观荷口齿清晰,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表达清楚,明面上也没有刻意去说玉贵人的不是。

  听观荷说完,德妃言道:“事情确实如此。”

  柳妃想要反驳,但一时也找不到话语里的漏洞。

  就在这时,太医赶了过来,众人纷纷退出珍贵人的寝殿,只留下几名宫女伺候。

  皇上到了厅中,皱眉看着玉贵人说道:“朕不是将你禁足了么,为何又生事端?”

  玉贵人听着皇上的冷言冷语,念及之前受宠时皇上对她的万般柔情,不相信皇上会如此无情,于是便拿出一贯的做派来,双眼含泪地说道:“臣妾是什么样的人,皇上还不知道吗?臣妾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吗?”

  安雪依冷眼瞧着,转而叹息一声道:“臣妾是生过孩子的,明白玉贵人此时的心境,眼看着同住长春宫的珍贵人有孕了,心中如何能不嫉妒?古往今来,后宫之中有多少的姐妹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生疏了,皇上还是不要过于苛责玉贵人了。”

  皇上看着玉贵人,道:“你当真是这般想的?”

  玉贵人怨恨安雪依落井下石,不过此时还是跟皇上解释最为重要,于是便楚楚可怜地说道:“珍妹妹有孕,臣妾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心生嫉妒。皇后娘娘时常教导臣妾们,要后宫和睦,臣妾一直将皇后娘娘的教诲铭记于心。”

  “既然你对皇后娘娘的教诲铭记于心,今日又为何作出强闯有仪殿的事情来?你明明知道珍贵人此时怀有身孕,受不得惊吓。”

  德妃气愤地问道,珍贵人毕竟是陈家的人,怀中的胎儿将来是要交由她抚养的,容不得半点闪失。

  听到德妃的喝问,玉贵人反击道:“若不是陈珍儿害我,我又怎么会来找她,这些日子臣妾在暖香阁静思己过,没想到却被人害了······”

  说到一半,又拿起了女人最有力的武器——眼泪。

  皇上听到几人的对答,不悦地说道:“你一直说珍儿害你,到底她是怎么害你的,又让你如何了?”

  见皇上总算是问到了重点,安雪依作壁上观,看看冯昭究竟要怎么回答,难不成真要跟皇上说自己变成了一个秃子?

  果然,一听到皇上这么问,冯昭开始变得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了,这件事闹大了对她根本就没有好处。如今珍贵人怀有身孕,无论如何皇上也不会拿珍贵人如何;其次,自己容颜有损,让皇上看到,恐怕会影响自己的宠爱。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皇上有点不耐烦了。

  “臣妾,臣妾······”玉贵人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安雪依瞥了一眼芳常在,芳常在会意,道:“毕竟是有关女子的容颜,玉贵人难于启齿也有情可原。”

  冯昭瞪了芳常在一眼,芳常在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

  皇上听芳常在这么说,看向玉贵人的脸,没发现什么异常,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注意到,大夏天的,玉贵人头上却包了头巾,于是便说道:“天气这般热,你包头巾干什么?”

  芳常在见皇上这么问,眼波流转,说道:“还不是因为······”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玉贵人吼道:“闭嘴。”

  芳常在如小兔一般受惊模样,不解地问道:“妹妹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姐姐为何要吼我?”

  玉贵人冷笑一声,道:“实话实说,你自己长得丑怎么不见你实话实说,这时候却跟我说实话实说?”

  芳常在气得胸脯起伏,虽然她长得不如玉贵人珍贵人,但跟丑也扯不上关系吧?

  皇上见玉贵人这般伶牙俐齿的样子,心中有些失望,好像与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柳妃见情形僵持不下,便说道:“回禀皇上,玉贵人会如此,全是因为近日来玉贵人头发不断脱落,她以为是珍贵人所为,这才气冲冲地上门问罪,毕竟两人同住长春宫。”

  玉贵人也说道:“是啊皇上,臣妾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会害臣妾。”

  玉贵人嘴上这么说,但是丝毫没有将头巾取下来的打算。玉贵人在宫中立身之本就是皇上的宠爱,如何敢让皇上看到她容颜有损的模样?

  安雪依暗地里遣人去叫了皇上过来,就是为了让玉贵人冯昭的丑陋模样显露人前,怎么会让她轻易逃过,正巧这时候太医为珍贵人诊断完出来,顿时心生一计。

  “珍贵人如何了?”

  “皇上放心,珍贵人动了胎气,索性并无大碍。待微臣开几幅安胎药,珍贵人按时服下便可保无事。”

  听到太医这么问,皇上这才放了心,只是还是有所忧心:“这对胎儿的发育可会有所影响?”

  “这······”

  按说珍贵人这次动了胎气,并不是很严重,但太医也不敢说有十成把握。

  安雪依此时也不禁刷了下存在感,答道:“皇上不必过于忧心,臣妾当初怀孕时不也是动了胎气,看情形比珍妹妹要严重得多,可是二皇子如今不还是活泼乱跳的。珍妹妹有皇上眷顾,不会有事的。”

  皇上此时也是想到安雪依当初动了胎气的情形,似乎也是跟玉贵人有关,又想到活泼的二皇子,便说道:“朕倒是有好几日没见过皇儿了,今晚朕过去看看。”

  安雪依欣喜道:“皇儿也很想他的父皇呢!最近听奶妈说,白日里皇儿总爱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听起来,就像是父皇父皇。”

  “哦,那朕可要亲自去看看了。”

  一旁的其他人见纯妃跟皇上旁若无人地谈起皇子,一个个嫉妒的要死,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来,笑看两人说话。

  安雪依此时还没忘了正事,眼波一转,道:“刚好太医在这里,不如让太医看看玉贵人脱发一事,究竟是何缘故,能否再养了回来。”

  皇上点点头:“纯妃所言有理。”

  玉贵人一听这话,吓得花容失色,但此时,已经由不得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