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世界很美,因为有你存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婚宴中的绑架案(二)

  李卫国闻听自己的拜把兄弟,被绑架的事。

  他的脸上“唰”的就变白,接着一个趔趄,身子一软。差点瘫在了地上,好在旁边的李永福眼疾手快,立刻将他稳住。

  李峥嵘继续说:

  “根据上级领导传来的情报,说你的朋友是在赶来,参加我婚宴的路上,被一个团伙给劫持了。而这个团伙正是我军方和公安部,一直想要捣毁的目标之一。因为他们与外境的恶势力合作,在境内尽干起了走私,贩卖毒品与军火等非法的勾当。”

  “那为何突然就被劫持了呢?”李卫国稳定了情绪后,将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根据情报上还说,是你的那个朋友在来的路上,碰见他们正与人在交易。好了,别问那么多,这是机密。”

  正说到这,李亮的眼神,随意的瞥见大院门外。那几个当兵的从外面正混杂在,赶来参加婚宴的亲戚当中,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这其中也有王浩,他那个光头的影子。

  原来这一大早,王浩就是和这几个,已混熟的军人出去晨练。怪不得李亮这一大早,都没有见到他的影子。

  “老大出什么事了?”当这几个人,赶到李峥嵘的身边时,其中的一个人说。

  不等得到答案,李峥嵘见人都到齐了,便大声地说:“列…队!”

  顿时,这七,八个当兵的人,在李峥嵘的一声号令下。迅速整齐的排列成一字形的队伍,就连蒋欣莱也不另外。

  见队伍整齐的站在眼前,李峥嵘一脸严肃地说:“立…正!稍息!蒋欣莱,你本不属于我的管辖内,但因突发情况紧急,你暂时归我管。”

  “是!”

  “由于我们与一起绑架案的现场,离得最近,因此我们的假期取消了。根据上级下达的命令,几分钟后,直升机马上到达这里,迎接我们的将是一场恶战!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收拾好行装。解散!”

  队伍收到解散的命令,这些当兵的马上火速的离开了这里。

  当这些人一离开,那些刚赶到的亲戚,以及现场的人,立刻蜂拥而上。把李亮这一家子的人,围得水泄不通。

  看着这些亲戚朋友们,七嘴八舌的问东问西。李亮从头到尾,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包括在拨开众人,向上官诗语所在的地方走去的时候,亦是如此。

  可是他人还走在半路上,就听到一个小男孩,对那个穿白色公主裙,头上扎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女孩,大声地说:“悦悦,你爸爸妈妈被坏人给抓走了,以后你再也没有爸爸妈妈了。”

  “我爸爸妈妈不会死的!不许你说我爸爸妈妈!哇…!”小孩群中,那个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在喝斥小男孩后。因害怕的哇哇大哭起来,那眼神无助的左顾右盼的环顾着四周。

  当她一眼瞧见,李亮那珊珊而来的身影时。便箭步如飞一样,扑到了他的面前并站定。然后抬起小脑袋,看着眼前高高在上的人。她不由自主的将她的无助,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这是一个人,出于对另一个人的一种无条件的信任,才会如此的表现。但若是这信任,被对方置之不理后。那么从此之后,这份信任你再也无法见到。

  “连小小的人也知道,这就意味着死亡。”李亮低下头,在看着小女孩的一瞬间,心里就出现这个念头。

  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此时的无助感,以及她对自己的这种信任。他心疼的弯了下腰,伸手就把小女孩捞到了怀里。抱着哽咽哭泣的小女孩,他温柔而坚定地说:“别怕,有解放军叔叔,还有我在呢,你的爸爸妈妈不会有事的。相信小叔说的话,别怕。”

  安慰的话刚说完,他还不忘的在小女孩的背上,轻轻的拍了又拍。

  小女孩闻言,止住了哽咽声。她奶声奶气地说:“真的吗?”

  “嗯!真的!你看小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有呢。小叔从来没有骗过,骗过悦悦呢,我还记得。”

  “那你要乖乖的听奶奶的话,在家里等着我。能做到吗?”

  “能。”

  “嗯。真乖!”他边说边抱小女孩,往回走。

  回到潘文丽的身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怀里的小女孩塞给了她。

  潘文丽接过小女孩,见李亮闷不吭声的转身就走人,也不去理会他怎样。

  而只顾着怀里的小女孩的小脸上。这两行的泪水和鼻涕,正混杂在一起流着。她慈爱的用手轻轻的去抹掉,然后抱着小女孩蹲下身,往地上一甩,再在草坪上擦了下手。然后再站起来的时候,把小女孩往自己的肩膀上靠着抱。嘴里念叨着说:“哦,悦悦不怕。有奶奶给你撑腰着呢!”

  小女孩把脸埋在潘文丽的肩膀上,又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闷不吭声的听着,仿佛她在用这细微的动作,向潘文丽证明了自己的信任,以及依赖。

  不大一会儿,那些当兵的从屋里,火速的集结在大院中。并在李峥嵘的带领下,匆匆的向大院外的左侧边,那个晒谷场的方向赶去。

  这时恰巧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在大院外的门前嘎然而止。而这几辆警车,在刚刚停下的两秒钟内,车里的人便迅速的下了车。

  李亮远远的看见,从车里下来的人。除了一个身着便装的人之外,其余的人全部都是武装实弹。

  于是他立刻匆匆忙忙的奔向,他所住的房间里。

  在房间里,他快速的换上衣服。心里也一直嘀咕着:“我身边的人,谁也别想来伤害。否则杀无赦!”

  等换好了行装,临出门时。他又转回身,在床下翻开石盒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三瓶药丸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贴身的口袋里,便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的大门。

  当李亮来到一楼的大厅里,迎面碰到,正从外面进来的上官诗语。

  上官诗语见李亮这行装的打扮,心里便涌来了不妙感。于是她顿在那里,满脸的担忧道:

  “你要干什么去?是不是也打算和你二哥一起去?不行!那太危险,我不想你有任何的闪失。”

  说完便扑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着说:“我害怕!虽然你有些能力,但敌不过子弹。”

  “别怕!你看?”

  他说着便一手搂住上官诗语的腰身,强行分开彼此间的零距离。

  在刚分开的那一刻,他便挥手向桌上的茶杯,轻轻的呼了过去。

  只见在他的控制下,那桌上的茶杯腾空而起。接着这茶杯缓缓的飞到,剩着茶水的茶壶上空。

  再接着这茶壶也腾空而起,然后倾斜的停在半空上。与此同时,那茶壶里的茶水,从壶口里,如瀑布一样的流进茶杯里。

  在茶杯装满茶水时,他又轻轻的挥动一下手。那茶杯便将茶水,全部都倒了出去。随后这茶壶又倾斜了一下,把茶水装满在茶杯里,最后慢慢的飞到李亮的手边上。

  他接过停在半空上的茶杯,将剩满茶水的杯子,递给了呆愣中的上官诗语。

  见上官诗语站着一动不动,完全没有理会递过去的茶杯。

  于是他别过头去看,然而却发现她在发着呆,而那小嘴正张成一个0字型。见此,他便轻轻的摇了她一下,说:“别害怕,我是人不是鬼。只是拥有了一些,常人所没有的能力而已。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等我回来再慢慢的告诉你,好吗?”

  上官诗语被李亮摇了一下,顿时便清醒了过来。见眼前递过来的茶杯,又听着他口中的话语。她有些颤抖的接下茶杯,随后吱唔着,硬是哼不出声来。

  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害怕,还是没有话可说。

  李亮见时间紧迫,也就放弃照顾她情绪的念头。

  只是走之前,在她呆愣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之后他的身影从她的身边,一闪而过。

  直到他消失了,上官诗语才在又一次的呆愣中,回过神来。

  她微颤的拿着手中杯,望了一眼大门外。想了一会儿,才喃喃自语地说:“我在害怕什么?他可是我的男人!我上官诗语既然第一眼就瞄上,这种神仙般的人物。真是不得不佩服我的眼力!真是太厉害了,哼!”

  说完,她一仰起头,把杯中不知何时,已发凉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向前走几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便抬起头挺起胸,一副自豪的模样,向大门外大步的走出。

  出了门外,她仿佛在追寻着他的气息,从而不由自主的走进,大院外边,那最热闹的人群里。

  刚走进人群里,一眼就看见爱新觉罗巧巧和慕容艳。她们俩正空着手,悠闲的在看着热闹。

  于是她带着满脸的问号,将视线从她们俩个的身上移开。才在她们俩个的所在,那几步之外的地方里。发现了光头的王浩,而他正抱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见到小男孩也在此,她便松了一口气。

  她挤过人群,一直向里头走。最后将脚步停顿在,人头稀松的地方。

  待她看清,不知何时,有一架直升飞机,停靠在晒谷场中。

  而那七,八个当兵的人,已坐在了飞机里。只有李峥嵘还在外面,正被李卫国拉着不放。嘴里急切的嘱咐着说:“峥嵘啊,你必须把他们夫妻俩,给我安全的带回来!这些年里,他们夫妻俩等于是我的伯乐,也等于是我们家的恩人!若没有他们夫妻俩,无私的帮助?我和永福,不可能在这么短的几年里,就拥有如此的成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