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望庭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长远

望庭春 范老菌 3004 2019.09.30 18:00

  何悠一脚踩在掉落在地上的绿叶,脚步急促地往前走。

  细碎的金光落在湖面上,波光粼粼迷人眼。

  他望见坐在亭中的男人,越发加快了速度。

  丁邑看着他走近,奇怪道:“我说老何,你这么急做什么?有老虎在后头追你不成?”

  是头老虎他还能想办法杀掉它,但现在是比老虎还可怕的东西,杀都杀不死。

  他看向正在倒茶的薛温:“公子。”

  薛温点点头,慢吞吞道:“出什么事了?”

  何悠额头急出了汗:“程家那个三姑娘,说是在大安寺抄佛经,前两天将佛经抄完,然后坐着马车回府,路上遇到了土匪。”

  薛温放下茶壶,有些奇怪地看向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件事的确跟公子没关系,但是现在满大街都在说公子你出手救了三姑娘……”

  什么?

  薛温像是有些怔,他救了那个女人?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何悠端起茶碗咕咚咕咚一口喝完,他喘了口气,继续道:“更荒谬的是,居然还说公子你和程三姑娘定了终身。”

  薛温笑了:“定了终身……拿什么定的?”真是无稽之谈!

  “五两银子。”何悠道,“那些人说的有鼻子有眼,说是公子和程三姑娘互换了银子来定情。”

  狗屁!

  拿银子私定终身,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

  丁邑脸色怪异,程三姑娘从他们这儿偷走五两银子,他们那天去将银子要回来。从某种角度来看,还真可以歪曲成互换……

  呸呸!什么鬼!他掐断思绪,看向薛温。

  薛温收起了笑,问何悠:“现在京中是什么情况?”

  何悠低下了头:“这些流言只用了一个晚上,便传遍了整个京城,眼下只怕压不下去了。”

  那可真够厉害的,还是说京城这些民众吃饱了没事做整天等着看热闹?

  薛温站起身:“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回南阳侯府了吗?”

  何悠摇摇头:“没有,属下正让人去找。”

  她没回府?她这是要做什么?

  这个女人报复起人来真是连脸都不要了!

  …

  …

  京中传疯了的流言让程老夫人很是窝火。

  程蕴两日前给她送信,说是佛经终于抄完,可以回家了。

  可没料到好好的在路上碰到了土匪,紧跟着程蕴便失去了踪迹。

  她让人去找,人还没找到这流言倒是飞起来了。到底是哪里来的一群不长眼的土匪?

  于嬷嬷掀开帘子进来:“老夫人,三姑娘身边的丫鬟说是要见您。”

  程老夫人坐直身子:“让她进来。”

  卷卷走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响亮亮磕了个头,再抬起脸来便是两眼泪汪汪的样子:“老夫人,您要给我们家姑娘做主啊!”

  程老夫人眉头跳了跳。

  卷卷哭喊着道:“我们家姑娘没日没夜的在寺中抄写佛经,只为给老夫人祈福,而今好不容易将那百遍佛经抄完,终于可以回到老夫人跟前尽孝,可没料到路上被一群凶狠的土匪给拦下了,要不是薛家大公子出手相救,我们家姑娘这条命就没了啊!”

  程老夫人揉了揉眉心,这丫鬟真是咋呼:“你们家姑娘现在在哪?”

  卷卷吸了吸鼻涕,道:“请恕奴婢不能说,奴婢只要说了便是害了姑娘,老夫人若是要因此怪罪奴婢,奴婢也就受了,但是奴婢决不能让别人害姑娘。”

  程老夫人眯了眯眼:“谁要害她?”

  卷卷抬起眼,又飞快垂下。

  程老夫人看了于嬷嬷一眼,于嬷嬷会意,带着室内的丫鬟退下了。

  卷卷这才从袖中掏出一根簪子,恭敬地递给老夫人:“我们姑娘让奴婢将这个交给老夫人。”

  程老夫人接过,皱着眉细细打量着簪子,等看到那一个细微的字,脸上的所有情绪瞬间消失,她沉了声音:“这根簪子哪里来的?”

  卷卷又开始哭:“这簪子是奴婢从那些土匪身上找到的,奴婢交给姑娘后,姑娘的脸瞬间白了。”

  “老夫人,我们家姑娘只有您可以依靠了啊!我们家姑娘从小就胆子小,眼下姑娘被这些土匪吓得不敢回来,就怕路上再一次遇到土匪。”

  “可没有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京中全是些对姑娘不利的流言,我们家姑娘真是命苦啊!”

  “住嘴!”程老夫人终于听不下去,出声呵断,“你们怎么会遇到薛家大公子?”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碰巧土匪冒出来要掳走姑娘的时候,薛家大公子的人就出现了。老夫人奴婢跟您说,那些人好生厉害!三下五除二便将那些土匪杀了个精光……”

  “行了行了,你回去吧!”再问下去这丫鬟也不可能说出些有用的东西了。

  三丫头到底怎么在教丫鬟?啰哩叭嗦的全是废话!

  卷卷闻言闭了嘴,等出了荣辉堂,这才蹦蹦跳跳哼着歌回了凝翠院。

  姑娘说,只要她将这簪子交到老夫人手上,吴氏便再也没工夫注意到她。

  现在她在府上横着走都没问题!

  于嬷嬷等卷卷走后才重新进了内室,程老夫人脸上神情莫测。

  “去把二老爷叫来。”

  …

  …

  孟丞相前脚刚出了宫,薛温后脚便被皇帝召进了宫。

  皇帝看向眼前的年轻人:“先前朕便问你,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只要你说出来朕便会为你赐婚。”

  他靠在椅背上,把玩着腰间的龙形玉佩,神情戏谑:“可你当时是怎么回复朕的?你罗列出了好几家姑娘的名字,像对菜市场的萝卜青菜一样,挑三拣四的,说这个心善那个貌美你不知该如何选择。”

  于是说不如将这些姑娘全赐给他。

  真荒谬!

  “怎么?你现在是做出选择了?”

  薛温道:“陛下,流言不可信!”

  皇帝扬扬眉:“你没救程家三姑娘?”

  “臣没有!”

  皇帝继续问:“五两银子定情是怎么回事?”

  “这实属无稽之谈!”

  皇帝似笑非笑看着他:“外面说的有鼻子有眼跟亲眼看见了一样,你带着人亲自去问那个小姑娘要银子。没这回事?”

  “臣确实带着人去要过银子,但不是定情。”

  皇帝有些讶异:“不是定情,那是因为什么?你好好的没事做跑去问人家小姑娘要什么银子?”

  薛温沉默了,他能说是因为被这个小姑娘偷了银子吗?多丢脸!说出来皇帝岂不是要笑死他?

  薛温做了选择:“臣确实和程三姑娘定了情。”

  皇帝坐直了身子,他是真没有想到薛温就这么承认了。

  “别人定情不是用首饰就是用香囊帕子之类的,怎么就你别具一格?”

  薛温道:“臣最欢喜银子,和心上人定情自然要用臣最喜欢的东西,这样才能彰显臣的心意。”

  皇帝摩挲着椅子扶手:“如今京中谣言满天飞,程家三姑娘因为这事名声受了影响。你若是真心喜欢她,朕便为你们赐婚了。”

  薛温跪下行礼:“谢陛下恩典。”

  皇帝觉得十分不真实,薛温的婚事拖了这么些年,现在是定下了?这么容易?他眨眨眼,薛温仍旧跪在地上。

  他试探道:“不过三姑娘如今还小,你若是想娶她,只怕还要再等几年。”

  “臣等得起。”

  …

  …

  皇帝的一道圣旨,在京中炸开了锅。

  薛湲刚听到消息,怔了怔,随即一脸兴奋。

  想不到啊想不到,她哥也有栽跟头的一天。

  她嗑着瓜子,眼睛亮晶晶,毫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

  薛温却十分平静。

  丁邑看到何悠又一次脚步匆匆地走过来,心里头一跳,直道不好。

  果不其然,何悠道:“公子,程三姑娘派回来几个男人去程家送信,那些男人说是公子您的人,受了您的吩咐保护程三姑娘。”

  怎么这么不要脸!丁邑心中有些愤愤。

  薛温等何悠把话说完。

  “那些人出了程家,紧跟着便去了我们的铺子,程三姑娘说她既然成了公子的未婚妻,那就要好好熟悉熟悉我们这边的情况。”

  哪有熟悉夫家的情况跑到别人铺子里头去的?恐怕熟悉着熟悉着就把铺子变成她自己的了吧?这位三姑娘到底和谁学的规矩?怎么比强盗还要强盗?

  薛温却是笑了:“由她去。”

  她想要折腾就让她折腾好了。

  只要等她长到十五岁嫁给他,再为他生下一两个孩子,她便可以去死了。

  到时候他会亲手结果了她,不会让她痛苦的。

  等她死后,他会让人每年在她的忌日为她烧五张纸钱,没错,只有五张,多的没有了。

  但是在她还没有生下孩子之前,她须得好好活着才行,不然她的银子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他是个男人,再怎么没皮没脸也不好去动自己妻子的嫁妆。但是孩子继承自己母亲的嫁妆可谓是天经地义名正言顺。不过孩子还小,怎么会打理铺子?那么他这个做父亲的就得替孩子管一管。

  绕了这一圈,这银子最后不还是回到他的手上了吗?

  真是个傻姑娘,怎么会想出这么笨的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