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望庭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心善

望庭春 范老菌 2931 2019.09.14 17:00

  “舅舅?”

  孟远澹点点头,抬脚就想绕过她往前走。

  程蕴心中一紧,她身后赵承凌正跟程葶描绘着他们的美好未来呢,若是让他给撞见了,那可得了!

  不说到时两方人都要尴尬,万一孟家拿捏了程家的丑事喧嚷开了对她也不妙。

  于是想也未想将脚步往一旁挪了挪,挡住了他的去路。

  孟远澹看向她。

  程蕴笑了笑:“舅舅怎么出来了?是歌舞不好看吗?”

  “嗯。”

  程蕴脸上的笑僵了僵,这话让她怎么接?

  眼看他又要绕过去,程蕴忙抓住他的袖子。

  孟远澹不明所以。

  她的眼神躲躲闪闪:“前……前面有几个姑娘正在说体己话呢,舅舅贸贸然过去怕是不太好。”

  孟远澹盯着她瞧了一会儿,因光线太暗,程蕴并未看见他眼中的星点笑意。

  “是吗?不过她们听到动静自己会散开的吧?”

  程蕴抓着他的袖子不松手:“那可说不准,她们说的正带劲呢,舅舅这时候过去岂不是让她们尴尬?”

  顿了顿,继续道:“女孩子脸皮薄嘛,舅舅心善,给她们留点情面如何?”

  孟远澹觉得好笑,他和这小丫头从未接触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他心善的?

  心中这么想,可也不好再为难她,于是点点头,从她手中抽出袖子,转身往回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低声道:“别在宫中乱跑。”

  程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有些疑惑他最后那句话是否对自己所说?

  她收回思绪,又往后瞧了一眼,然后回了自己的席位。

  程菀一看见她便凑上前来:“姐姐这是去哪儿了?好半天不见你,姐姐方才是没瞧见,那些表演戏法的人好厉害呢。”

  程蕴瞧见她眼底毫不掩饰的炫耀,淡淡地点点头。

  程菀看着她不冷不热的态度,心里暗恨。

  吴家如今被赶出府可都是拜她所赐。

  于是故作玩笑道:“姐姐出去这么长时间,可不是偷偷跑去见哪家的公子了吧?”

  她这一句话,让刚回到殿内的程葶身子僵了僵,周围人的目光也有意无意向她们看过来。

  程蕴道:“我好好的去了一趟净房,怎么到妹妹这儿就成了和人幽会?”

  程菀掩着嘴笑:“倒是我想多了,姐姐清风朗月的性子,怎么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

  程葶的身子更僵了。

  程蕴点点头:“妹妹确实想多了。但妹妹既然清楚我的性子还这么臆想我,委实令我伤心。”

  程菀脸上的笑僵住了,忙道:“我和姐姐说着玩儿呢,怎么姐姐还当真了?”

  程蕴看向她,笑了笑:“我竟不知,原来妹妹这么爱拿女孩子的名声开玩笑。”

  程菀这下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她坐在一旁,一张脸气的通红。

  程蕴瞥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移向殿中。

  宫宴结束后程蕴回了自己的院子,吩咐好一些事情后才去睡觉。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阖府的人喜气洋洋。

  柏树胡同的吴家却是个例外。

  吴霖铁青着一张脸,看着伏在吴夫人肩头哭了半个时辰的吴曼茹,不耐烦道:“我说你别哭了!”

  吴曼茹哭肿了一双眼,声音嘶哑:“我如今遭遇了这样的事,怎么哥哥哭都不许我哭?”

  吴霖很是暴躁:“你要是好好的待在屋里又怎会被人掳走?又怎会发生这样的事?”

  吴曼茹满脸震惊:“哥哥这叫什么话?敢情这种事是我情愿的吗?”

  吴夫人也跟着哭红了眼:“霖儿,她好歹是你的妹妹,如今失了清白你怎么还在这儿说风凉话?”

  吴曼茹听到清白两个字脸色越发白了,呜呜咽咽又开始哭。

  吴霖听的心头火起,他烦躁的在屋中走来走去。

  他这个妹妹还算有几分姿色,所以他打算将她送去给别人做妾,好为他铺路,可如今她已被人毁了清白成了残花败柳,谁还看得上她?

  最后他厌烦地看了一眼哭作一团的母女二人,出了宅子。

  因是过年,孩童们都很兴奋,四处点着爆竹玩儿。他不理会这些热闹,径自往前走,等回过神来才发觉走出了城。

  他皱了皱眉,转过身正要往回走,却看到一个青衫男子站在他身后。

  男子容貌平凡不起眼,但他身上的儒雅气质为他增分不少。

  男子含笑开口:“可是吴公子?”

  吴霖眉头皱的更紧:“你是什么人?”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是谁在背后针对吴家。”

  吴霖皱着眉盯着他没说话。

  男子继续道:“吴公子想要算计孟家,不料却惹恼了孟家,令妹会被人糟蹋,都是拜孟家所赐。”

  吴霖扬扬眉,眼底有冷意:“你是说那些地痞流氓都是孟家找的?”

  男子不答反问:“吴公子只招惹过孟家,不是吗?”

  吴霖绷紧了一张脸,虽然他之前早有过猜测,但现如今男子的话无疑是肯定了他的推断。

  男子又道:“孟家的那个老东西可不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你想想当年他怎么对待他的女婿就应该明白了。”

  他放轻了声音,带着十足的诱惑:“我这儿有个机会,能让你扳倒孟家,报得此仇,你可要?”

  吴霖眼睛动了动,有些心动,但还是警惕道:“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男子笑了,眉眼间越发温润,在这寒冬中倒像一缕柔软的春风:“我确实没这个本事,我家主公是有的。”

  “吴公子你想想,你无权无势,想要对付孟家可谓痴人说梦,若是和我家主公合作,这胜算可就大了。”

  “老实说,我家主公也看不惯孟家,如果吴公子肯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将来事成,必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吴霖看着他:“你们要我做什么?”

  男子笑的很满意:“吴公子果真是个痛快人。”

  程蕴收到吴曼茹失身的消息是在几天后。

  她很吃惊:“这是谁对吴家有这么大的恨?”好好的年也不让人过。

  转而又笑了笑:“不过这样一来,我也不用担心吴霖会蹦出来碍事了。”

  她看向绿槐:“阿恪把消息露出去了?”

  绿槐点点头:“阿恪虽然眼生,但他长得讨喜人也机灵,趁着赵夫人院子里的婆子出府办事的机会,很快便和那婆子混熟了。大过节人们心里的防备也少些,听说现在赵夫人往赵公子身边添了不少人,眼下赵公子要出个门很不方便。”

  程蕴笑道:“赵夫人是个明白人。”

  她只要隐晦地说上几句,不用担心赵夫人会想不到那层去。

  “接下来就是曹家那边了。”她得让定安侯把婚期提前,虽说现在赵承凌有赵夫人看管,但是感情压抑的太久,爆发起来会更厉害。

  只要程葶尽快嫁到曹家,一切已成定局,赵承凌有再多的想法也不好实施了。

  绿槐却面带犹豫:“姑娘,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程蕴笑了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定安侯年纪太大看起来确实不是个良配。”

  “心上人带着自己远走高飞这件事不过听起来好听。”

  “私奔这件事风险太大,先不说成功了如何,就说失败后大姐姐就彻底毁了,就算曹家还认这桩婚事,她也在整个京中再抬不起头来。”

  “假如真有个万一,他们私奔成功了,那也不一定会过得幸福。”

  “赵承凌出身名门,从小养尊处优长大,他现如今衣食无忧都是家族给的。你让一个五谷不分的贵公子和一个十指不沾春阳水的千金小姐脱离家族去自力更生,难度不小。”

  程蕴喝了口茶,其实如果这件事和她没关系她其实是不愿意管的。上一世赵夫人查出此事全是吴霖在背后挑唆,当即带着人跑来程家闹了一场。

  那时候曹家也还算厚道,最后还是礼数周全的将程葶娶回了府。若换了别家,这桩婚事早黄了。

  绿槐有些羞愧:“还是姑娘想的远。”

  程蕴笑了笑,不置可否。

  而此时程葶端坐在一面铜镜前,她皱皱眉,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皱眉,她将眉毛放平,又笑了笑,镜子里的人跟着一起笑。

  一颦一笑皆可入画。

  她抬起手抚了抚自己的脸,果真是美的。

  这般想着,眼里流露出些许自得。

  她的目光又滑向扔在一旁只做了一点的嫁衣,想到什么眼中浮现厌恶。

  成也是这张脸,败也是这张脸。

  但是没关系,表哥如今对她死心塌地,想必他很快便会安排好一切带她离开。

  她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怎么能把一生全赔在定安侯那个老男人身上?

  她的人生,应该要像鲜花那样绽放,花香扑鼻,艳丽夺人。

  她起身走到窗前,望向院子里的那棵老梅花树。

  只要离开这里离开程家,她一定会过得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