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FIFA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卖药

FIFA时代 做南大王 2108 2019.06.13 13:27

  扎哈穿着破旧的布鞋徘徊在大山上,他喜欢家乡的每一寸土地,却更向往城市里的灯红酒绿。

  这座连绵不绝的大山,是他通往梦想的最大阻碍。

  既然村里没有人欢迎自己,那为什么不试着走出去呢?扎哈在心里想到。

  一个大胆地念头浮现在脑海中,可能会因此头破血流,但不去闯荡一番又怎会知道自己的实力呢?

  自古以来,成功者往往都能够在逆境中涅槃。

  时势造英雄,只有当人生走进死胡同,才能激发出最大潜能。

  扎哈不懂这些大道理,可他明白,自己也许可以换一种活法。

  林间不时传来鸟儿的叽喳声,树梢上、长空中,一只只野雀欢快惬意地享受着属于它们的自由。

  扎哈走得很慢,从今往后,他也想做一只自由的鸟儿,哪怕前路充满荆棘。

  时间流逝得很快,不知不觉,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扎哈脚下的土地。

  前方,城市的轮廓依稀可见。

  …………

  昆江第一人民医院。

  高吟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经过整整三天的休息调养以及小耘的开导,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身旁的木椅上,李豪睡得正香。

  高吟知道他是留下来看护自己的,便没忍心把他叫醒。

  “今天几号了?”

  高吟问小耘道。

  “4月27号,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星期。”

  “我现在这身体状况还能训练吗?”

  “下地走路没问题,剧烈运动能不做就别做,还得再恢复两天。”

  听到这个答复,高吟心里一沉,也没再说话。

  之前发生的事儿必然会在他心里留下一根刺儿,虽然昏迷时小耘都跟他解释过了,但那些路人横尸街头的模样还是让他心有余悸。

  躺在床上假寐一会儿后,正准备出去走走,李豪醒了。

  “你丫终于活过来了?害老子昨晚一夜没睡好。”

  刚醒来,见高吟精神状态不错,便朝他抱怨道。

  “辛苦你嘞,你赶紧回学校补补觉吧,过两天我请哥几个吃饭。”

  高吟笑了笑,这两天确实挺麻烦几位兄弟的,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这哪行?你这身子骨,哪敢让你一个人待在医院?”

  “我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小耘都说我下床走路没问题,今天就能出院了。”

  “小芸?她是谁?”

  “额...就是一护士,对!今早来查房的护士。”

  高吟用力地掐了下大腿,真够粗心的,差点就说漏嘴了。

  好在这儿的查房护士并不固定,李豪也没怀疑什么。

  “要是护士这么说,那咱俩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吧。”

  “不用,你在这儿等我就行,我自己去弄。”

  高吟怕再生事端,忙对李豪摆摆手。

  去到护士站,医生要求他留下来再观察两天,反正这儿又不缺床位。

  高吟摆手拒绝,说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问医生要交多少费用。

  护士查询后,告诉他都缴清了。

  高吟知道是兄弟们帮忙垫的,也就没多言,三下两下把手续办完。

  这个人情,高吟记在心里,以后肯定是要还的。

  李豪已经在电梯口等他,俩人走到医院门口打了辆出租车回学校。

  ……

  昆江一中宿舍。

  一进门,李豪连鞋都懒得脱,倒头就睡。

  高吟过去帮他盖上被子,自己也躺回床上思索事情。

  “小耘,那些黑白丸哪去了?”

  “抱歉,事情发生后,我也没来得及注意,应该还在她手上。”

  高吟有点儿失落,本来想以此一夜暴富,谁曾想出了这么大的意外。

  现在只剩自己手上的三瓶了。

  价值十五万,也行,按之前的打算,卖两瓶留一瓶,估计赚个七八万没问题。

  高吟掏出手机,按小耘的指点到贴巴上搜了搜“黑白丸”这个关键词。

  13年的时候,白度贴巴正处于巅峰时期,高吟很容易就搜到一大堆相关贴子。

  这些帖子有单纯讨论的,有真心求药的,也有卖家宣传的。

  认真看过每一篇,高吟心里有了底线。

  小耘说的没错,很多买家都会要求见面交易,这样做可以避免买到假药。

  当然,也有一部分不愿意露面的会要求寄快递。

  黑白丸的价格区间是一万到两万,黑白丸2.0的价格区间是两万到四万。

  高吟能接受的价格至少是三万一瓶,如果少于这个价,那还不如自己留着喝。

  “你可以发帖试试,让有意购买者加抠抠聊。”

  小耘提议道。

  “不行,万一有警察或者暗访记者扮成购买者怎么办?我可不想坐牢。”

  “没这回事儿,黑白丸只是赛场上禁止使用,并没有法律规定不能私下售卖。”

  听小耘这么一说,高吟放心了,违法的事儿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拿着手机编辑一阵后,他在黑白吧里发了一个卖药贴。

  帖子里的每字每句高吟都仔细斟酌过,既要委婉,又要硬气。

  只有让大家都明白你的意思和底线,以后谈价钱才能不吃亏。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

  闲着也是闲着,高吟开始小耘的系统。

  “你有啥好玩儿的功能不,让我解解闷呗。”

  “我不知道在你眼里,好玩儿的定义是什么?”

  “就是那种,能让我笑的功能。”

  “笑?我有讲笑话功能,你要不要听?”

  “笑话是你想出来的?”

  高吟一直对小耘的定义很模糊,他既是个能提供自己帮助的系统,又是个有情感,甚至有故事的人。

  他的阅历,也未必比自己浅薄。

  “不,准确的说是系统自动生成的。”

  “我要听你讲的。”

  “好吧。

  儿子叫了几个同学来家里玩。作为一个开明的家长,我把他们当作朋友,跟他们聊游戏、谈人生。

  后来我出去买菜,在门外听到有人说:‘你爸真不简单,终于肯走了。’”

  小耘讲完后,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

  高吟不禁汗颜,这家伙真不适合讲笑话,以后还是尽量不和他聊这个话题。

  “好冷,你居然有儿子?”

  “我自己编的,你还要听吗?”

  “额,咱们来研究其它内容吧。”

  “你说。”

  “商城里除了经验包还有其它东西卖吗?比如,吃完后能让梅西附体的大力丸有没有?”

  “没有,暂时只有经验包,就算有,他的体质也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

  这小子还真是不留情面,说话这么不中听。

  我虽然弱,但你别拐弯抹角地打击我行吗?

  高吟瞬间不想理他,干脆拿起手机刷帖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