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少年千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身正气荡人间

少年千秋 月同学 1519 2020.09.15 17:23

  人未尽,杯莫停,长月曾以为自己可以游尽四海八荒,然走着走着,却发现越发的孤独了,想念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子。

  自己明明才二十三,可一身沧桑尽显岁月不饶人,人未变,心却老,岁月无法留下的痕迹都留在了心理,一双瞳孔中是无尽的凄凉,经历的太多,人也就变了,唯一不变的,是周身正气,浩然长存。走过古时的战场,叹岁月无情,也叹苍天无眼。

  向着乡亲们依依问候,虽然看着有的人投来以不屑的眼光,像是嘲笑长月这个乞丐装扮,或许以为这个小子一事无成吧,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回到乡里,谋一条出路。

  村长老唐是村里的长者,也是全村最有威望的人,决定着村里大大小小的事物。此时,村长发话了,其他人只能一边干看着。

  “回来了呀”村长的语气并不强烈,却格外有力,冲击着长月“孩子,受苦了。”

  是呀,受了太多的苦,这一路上,最苦的是心,没有关心的一路上,一个人,如同孤雁,在天际乱飞,眼看着太阳要落山了,却没有地方落脚。

  “好久不见呀,各位。”

  终究,人还是人,非兽,而兽尚且有情,何况是人,眼眶之间不经意有了几点晶莹。行走在孤独中,当黑夜的代名词,行走在历史的尘埃当中,当过去的见证者,考菩提树下悟道,观不周山上补天,我虽是一介少年郎,却经万年苦心事。

  看着长月这身行头,乡人们也不好说些什么,可能更多的是同情吧,这样大的孩子,应该是受了很大的痛苦吧。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可要想天下人皆闻君名,如何可为?多少人消失在了尘埃当中,要不是长月行走了无数遗迹与战场,那些岁月里已被人忘却的名字可能也无所听闻了。可能长月是天生的孤独者,不适合与人为伍,只适合当独行者,见证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可以说,岁月抹去了他的稚嫩,给了他一双望穿过去与未来,洞察岁月与时间的眸子。可是,长月不需要这个,当望穿一切的时候,人生不免开始无趣。

  “长月小子回来了呀”“好多年了呀,小子还知道回来了”乡人们议论纷纷,一切那么亲切,不过今天的主角并不是自己,姬长月也是识趣,叨扰了一番,便是朝着村里去了。

  或许,总有的人会被淡忘,但是,那个被淡忘的人一定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我姬长月,要守护的又在哪里”,原来,一切会变。曾经的长月以为,岁月静好,可是跨过时光长河,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有是万物衰老,朝不复夕。

  原来一切不过周而复始,走过终点又回到了起点,曾尝试过走出轮回,却发现,兜兜转转,不过还是一个圆,生老病死,皆有所命,什么人定胜天,不过笑话,这世间,又有谁胜得了天,或者说,你若胜得那个天又是否是天,一切难道不可一世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许一切命都有自己的轨迹,有一种力量吧一切安排好了,而那些人却还追求者什么长生大道,无知还是可笑?

  万物相生相克,然而一切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部分人都看不见这个东西,即使,修为超凡,亦会有天机蒙尘,混沌不分。当然,一般修为不凡者,也不会插手俗世之事,干扰天道规定之事,承大因果,因果越多,业力越大,天地枷锁越为强烈,修为突破越难,突破所受劫难越大,总之,天地不允许人插手所定之事。

  “想来,那赵龙君应该要回来了。”走了两步,突然起风了,望着天相,原来黑色的眸子发出晦涩的光,眼中是日月星辰,宇宙混沌,黑色的眼瞳在那一瞬间变的剔透玲珑,虽然幽暗,却是宇宙的光。

  正午,骄阳当空,无风无云,村子外,呼声起,马蹄声至,有白虎声啸,琴声奏和,旗鼓喧嚣,隐约有凤鸣龙吟,锦衣加身,荣归故里。

  再观其色,正气凛然,目有龙虎之光,天佑此子,周身有一气,玄黄之色,大气运者,此子现世,观天文,文曲星动,慧光千里,天佑一方。

  胸中有正气,浩然荡人间,气若游龙眉似箭,举止神态,尽显大家之气,目视前方,刚正不阿,行于世间,大魄力者,眉心紫光闪耀,大智慧者。周于一体,人间之兴,大不凡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