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妄想症病人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073 2020.09.01 19:00

  “前辈,晚辈有一个……一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带我离开这里?”

  见林浩一直不说话,白怜花鼓起勇气开口道:“晚辈不会让你白白帮忙,我以心魔起誓,只要前辈带我离开深渊之地,回宫后,我必有重宝相赠。”

  “和你一起走?可以啊,不过你不用叫我前辈,叫我林浩就行。”林浩强行压制心中的喜悦。

  “林……林大哥,这里地形复杂,要是有个人带路,可能会更方便些。”白怜花喜不自胜……还好我聪明,以心魔起誓,前辈自然不会怀疑。

  林浩正在观察地形,目光锁定在进来的黑色木门处,闻言不假思索的同意了:“好。”

  见林浩看向木门,白怜花暗道果然如此——我都能发现,林大哥当然也能发现。

  想着她一剑斩下,木门旁碎石飞溅:“林大哥让你带路,还不快滚出来?否则,下一剑,就劈在你身上!”

  嗷呜——

  木门嗡嗡作响,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其上的九头凶兽,竟跳了出来!

  只见它身子迎风就长,转眼就有两三人高,蛇身九头,九张嘴‘嘶嘶’的吐着红信,腥风迫人。

  白怜花下意识后退小半步,凝神戒备,忽然又看见林浩纹丝不动,暗道一声‘惭愧’,又迈步,与后者并肩而立。

  可她不知道的是,此刻林浩不是不想退,而是吓得双腿发软,动弹不得。

  卧槽!

  怪不得先前就觉得门上的东西好像动了一下,原来里面真的藏了个怪物。

  林浩看着白怜花,硬挤出一张笑脸——大佬,全靠你了。

  “林大哥放心。”

  看着林浩‘鼓励’的笑容,白怜花懊恼不已。

  此兽修为虽与我相当,但在林大哥眼中,却也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我这般小心,确实有点丢人。

  看来是受大师兄影响,太过于稳健了。

  有林大哥在此,我有何惧?

  ………………

  嗤……

  就在这时,林浩手心的金斧印记,忽然微微热了热,他低头一看,发现印记中心的沙漏,正好滴完最后一滴。

  嗡!

  紧接着,他头一沉,意识陡然模糊起来。

  下一秒,他发现自己坐实了,耳边还传来二叔的声音:“林浩,你怎么了?”

  他定了定神,睁开双眼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昏迷?没有啊,你拿着照片,忽然就往沙发上一靠,然后又起来了,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林汉升关心道。

  “哦……可能是肚子饿了,没吃晚饭,有点晕。”林浩揉了揉太阳穴,搪塞了一句。

  竟然还可以回来!,

  而且无论去多久,再回到2020年,都是同一个时间。

  还有那个沙漏,应该就是停留在仙侠世界的时间。

  想着林浩悄悄摊开手掌——

  金斧印记还在,而且中心的沙漏,又重头开始滴。

  不过这次滴得很慢,按林浩的估计,这次滴完,可能需要一整天甚至更长的时间。

  难道这就是再次返回仙侠世界的倒计时?

  ………………

  “你没事吧?二叔真不该喊你来的,唉……”

  林汉升见自己侄子一直呆呆的不说话,担心不已,他拿起后者手中的照片,气愤道:“都怪这张该死的照片!”

  “二叔,照片有什么错?我记得你说过,考古,就是大胆猜测,小心求证,说不定这张照片,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呢?”林浩想将照片对林汉升的影响降到最低。

  “什么意思?”林汉升一愣。

  “你去过宋朝吗?你怎么知道,宋朝没有照片?”

  “我是没有去过,但这不科学,这……”林汉升一时语塞。

  林浩摆摆手,又打了个比方:“这么说吧,如果鹦鹉早在几千年前就灭绝了,那现在有人告诉你,鸟可以说人话,你信吗?”

  “这不同。”

  林汉升怔了怔,又辩解道:“如果只是照片,我还……还勉强可以相信,可是照片里的人是你,又怎么解释?”

  “所以啊,才要慢慢研究。”

  林浩站起身:“不过这种事,我就帮不上忙了,二叔,我先回家了。”

  “吃碗面再走吧,你刚不是说饿了么?”

  “喏,不要让我说中啊,泡面?”

  “酸菜还是泡椒?”

  “虽然我是说过,方便面里有防腐剂是谣言,但也不用抱着啃吧?”

  “臭小子,你吃不吃?”

  “吃……”

  ………………

  九月二号,下午三点整。

  市五医院,七楼,精神科诊疗室。

  距离林浩从仙侠世界回来,已经过去了接近二十个小时,而金斧印记里的沙漏,滴了差不多三分之二。

  如果估计得没错,明天凌晨,就可以回去了。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林医生,病人交给你了。”李德贵将一名女患者带到诊疗室,随后关门离开。

  “林医生,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撒谎,有人要杀我。”殷菲菲坐在林浩对面,语气焦急,声音有些尖锐。

  “是是,我相信,相信。”林浩点头,安抚患者的情绪。

  只不过,殷菲菲说的话,只要是一个头脑清晰的正常人,都不会相信——

  她是一名初中教师,今年二十五岁,在一个星期前,她去警局报案,坚称有人要杀她。

  警方迅速立案,但详细询问案情后,却是哭笑不得。

  原来,殷菲菲形容的凶徒外貌年纪,竟然是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而且经过警方调查后得知,前者声称被追杀的时间段,实际上是在家里睡觉,这一点,她的家人可以证明。

  于是她被送到了精神科接受治疗。

  对于这种伤害型妄想症患者来说,目前并没有特别显著的治疗方案,除了使用抗精神病类药物外,最佳的解决办法,就是和患者建立信任关系,专注聆听,使患者相信,你是真心帮助她的。

  “菲菲,你来这里躺着,再把事情详细的说一次好吗?”林浩指着诊疗室的躺椅。

  殷菲菲的状态还是很不稳定,所以林浩决定,让她再次重复妄想的内容,期望她能发现,她的话,逻辑无法自洽。

  诚然,这种方法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一再重复,可能会加深患者对于妄想的印象,但就目前的医疗条件来说,也确实没有更有效的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