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异装癖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092 2020.09.17 18:00

  “应该是异装癖。”林浩解释道:“这是一种精神障碍。”

  异装癖又叫异性装扮症,在国际通用的ICD-10中,被称为恋物性异装症,是恋物症的一种特殊形式。

  患者多为男性,临床表现为对异性衣着的特别喜爱,反复出现穿戴异性服饰的强烈欲望,并付诸行动。

  异装症可以从有时穿戴一两件,直到完全的装饰打扮,只不过在通常情况下,患者会对自身性别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他们只是通过女装,来满足心中的欲望。

  ………………

  “精神障碍?那还是精神有问题,精神病?”赵大柱神情慌张。

  “你要非说是精神病,也算,不过用不着太担心,你能够意识到女装不对,且有意愿改掉这种变态的行为,说明你的病情还不重,相信做几次心理辅导,就可以痊愈了。”

  “你帮我做吧,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我今天休息诶,要不明天?”

  “我等不了了,本来就打算录完节目去医院的,碰见你正好。”

  “其实异装癖只是小问题,我们科室还有很多专家……”

  “林浩!你不帮我?小时候,你二叔三天两头不在家,我爸妈怎么对你的,你忘了?”

  “帮,当然帮,大柱,其实是我今天休息,还带病人去科室,这样不太合规矩。”

  林浩有点郁闷,又不知道怎么跟赵大柱解释。

  如果仅仅从医学的角度治疗,精神科的三位医生——主任医师李德贵,副主任医师张医生以及实习医生汪阳,都可以做,他去不去无所谓。

  他比其他医生厉害的地方,在于他可以进入患者梦里,杀死怪物。

  但要进入患者梦里,就必须让患者睡着。

  这就是他没法解释的地方。

  第一个患者殷菲菲,她是在倾诉时,不小心睡着了,这是巧合。

  第二个患者苏琪,她是小孩子,可以哄她睡觉。

  然后呢?

  诊疗时都让病人直接睡觉吗?

  显然行不通。

  诚然,心理医生可以使用催眠术催眠病人,但催眠不同于睡觉。

  事实上,在催眠状态下,受术者甚至比平时更清醒,更不用说比睡觉的时候了。

  睡觉的时候,人的大脑处于休眠的状态,所以中途才会做梦,而催眠的时候,受术者还可以回答医生的问题,又怎么会做梦呢?

  所以林浩让赵大柱明天再去医院,就是想趁这次回仙侠世界,找一个让患者快速睡着的好办法。

  可惜赵大柱太急了,还搬出小时候的事来说,没办法,林浩只能勉强试试。

  ………………

  半小时后,林浩带着赵大柱来到了精神科诊疗室,护士丁瑶登记病例时的表情,可以演一部《演员的自我修养》。

  “我们先做一个心里测验。”

  林浩拿出纸和笔,画了一个开水瓶:“这是什么东西?”

  “开水瓶。”

  赵大柱有点无语:“林浩啊,这是什么鬼测试,拿我当弱智呢。”

  “测验都是从生活细节入手,请你配合。”林浩板着脸:“你家里有没有这个东西?”

  “有。”赵大柱不再抗拒。

  林浩又画了一个电视机,得到的答案依旧是有。

  最后,他画了一把油纸伞。

  “这个是……油纸伞?神了,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东西?”

  赵大柱眼睛一亮:“我第一次女装,就是Cosplay白素贞,特意去买了一把油纸伞。”

  “在哪买的?呃……这个和测验无关,我一个朋友也想买一把。”林浩不动声色道。

  “淘宝啊,纯手工制作的,花了一百多块钱,我也挺喜欢的,就一直放在家里。”

  有油纸伞,但又不是在东湖地摊买的……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好的,大概就是这样了,我现在先给你开两盒药,你待会交费了去窗口拿药。”

  林浩拿着赵大柱的就诊卡,在电脑上刷了一下,又说:“不过药物只是辅助作用,我现在给你出两个治疗方案,你自己选择。”

  “嗯,你说。”赵大柱点头。

  林浩说的,是针对一般异装癖的治疗方法——

  第一种:婚姻疗法,如果患者已经成年,就让其建立异性恋爱关系并结婚,在配偶的帮助下,其异常行为可望得到控制和纠正。

  而且婚姻里的性治疗也有一定的疗效,如果患者需要穿异性服装来满足欲望,那结婚后,配偶在这一点上可以帮助他。

  第二种:厌恶疗法,当患者在异性装扮时,采用疼痛性的刺激或心理打击、电击等方法,使其感到疼痛,从而对异装行为产生厌恶,进而消除这种性变态行为。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患者的异常行为就可以消失,这是引发患者对其异装行为及其结果的羞耻感和恐惧感。

  ………………

  这一边,赵大柱对林浩说的两种治疗方案,都不是很愿意。

  结婚吧?

  根本不是一两天的事,他连女朋友都没有。

  疼痛疗法?

  他从小就怕疼,连打针都不愿意,而且听林浩的口气,还电击什么的,想想就头皮发麻。

  “就没有第三种方法吗?”

  “有,但第三个方法需要全身心的放松,以你现在的状态,不太合适。”林浩解释道。

  “怎么样才叫全身心放松?你说呗,我照着做就行了。”

  “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睡觉,在你醒来的那一刻,应该是最放松的。”

  这纯粹就是林浩在瞎说了,不过总比直接让患者睡觉强得多——就像刚才问油纸伞,如果直接问赵大柱有没有,就会特别奇怪,但以心理测试的方式询问,就没有那么生硬。

  “睡觉?你早说啊,自从我女装之后,最喜欢的就是睡觉,总觉得梦里有什么好事,可一醒过来,就什么都忘记了。”赵大柱自动自觉的坐上躺椅:“给我五分钟,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秒睡。”

  呼……呼……(-.-)..zzZZ……

  赵大柱没撒谎,他真是说睡就睡,两三分钟后就开始打呼噜。

  林浩也是看得一愣,心想要是每个病人都能这样,也不用费心去仙侠世界找法术了。

  想着他伸手,摸向赵大柱的额头。

  嗡……

  印记光芒微闪。

  可就在这时,赵大柱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见林浩在摸自己,脸色瞬间发青,捂着胸口道:“你干什么?我是男人!”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宝五岁半

宝宝五岁半

求推荐票!求投资!求收藏!

2020-09-17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