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阴月宫主【大章求票!】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3546 2020.09.13 06:00

  拿出最后一块极品灵石后,林浩不敢再瞎逛了,他坐在白怜花身后,半监视半学习的,和后者闲聊起来。

  很快,他就对墨灵圣舟的操控方法,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而且当他听说,以两块极品灵石全力催动,速度可达元婴期时,更是一扫之前的郁闷,暗爽不已。

  “对了,怜花,你眉心的红斧印记,是怎么回事?天生的吗?”应白怜花的强烈要求,林浩对她的称呼,从白姑娘,变成了怜花。

  “没有啊,这是师父种下的。”

  “种下的?”

  “嗯,师父是为我好……”

  原来,白怜花从小无父无母,是师父把她养大的。

  她这人,品行太过纯良,不明白修真界的残酷,所以师父从不让她离宫。

  不过随着修为的增长,也不可能永远把她困在宫里,于是在她结成金丹之日,师父就在她眉心,种下了这个红斧印记。

  这印记既不能攻击,也不能防守,只有一个功能,就是记录。

  如果有人对白怜花不利,在她魂灭道消之时,眉心的印记,便会自动把凶徒的外貌,传到师父手中的一枚玉简之上。

  这是一种震慑,若是有居心不良之辈,动手前,势必要考虑阴月宫主的怒火。

  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白怜花从金丹初期修炼到金丹大圆满,历时大半个甲子,期间离宫无数次,但却从未出过纰漏。

  只不过,这次她跑的太远了,阴月宫距离深渊之地,足有上万里,这里的妖兽,又哪里认识她师父?

  一口气说完这些,白怜花叹了一口气,补充道:“是我太鲁莽了,这里就算是师父,也不敢随意踏足。”

  “你师父是什么修为?”

  “我出宫前,师父已经闭关八年,正在冲击化神期,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对了,为什么印记是斧头图案?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林浩还不死心,因为白怜花眉心的印记,除了颜色以外,无论形状,大小,和他手心的金斧印记,一模一样。

  “有啊,这是我师父的功法印记,阴月宫附近的修仙者,大都知道。”

  “这么说,你师父眉心,也有一个红斧印记?”

  “不是,师父的印记在右手手心,而且也不是红色,是金色的。”

  右手手心?金斧?

  林浩一惊:“你师父……”

  嘭——

  就在这时,舟外传来巨大的碰撞之声,紧接着,控制室也开始摇晃起来。

  “哎哟!对不起,林大哥,圣舟太大了,速度又快,不好控制,撞到悬崖了。”

  林浩从窗外看去,只见一座高山挡在舟前,刚才正是撞上了这座山。

  可白怜花为什么把这座山叫悬崖?

  没多久,林浩就明白了——

  因为白怜花开始控制墨灵圣舟上升,视线所及,左右两侧高山绵延不绝,似乎没有尽头。

  不是山。

  是盆地!

  所谓的深渊之地深处,是一个巨大的盆地,怪不得先前在石室,白怜花说她被妖兽逼得走投无路,跳入了深渊之地深处。

  跳进来的。

  ………………

  又过了半个时辰,墨灵圣舟停止了上升,放眼望去,前方依旧是茂密的树林,只不过这里的树,无论高度以及外形,都没有深处那般夸张,类似亚马逊原始丛林。

  “就是这里了!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出来……”

  白怜花感慨不已,顿了顿,全力催动圣舟飞行:“林大哥,前方三百里,有一个小镇,圣舟体型太大了,未免凡人惊慌,我们要不要绕过去?”

  “不用了,在靠近镇子的地方降落吧。”

  “也好,我们还是换一种飞行法器,圣舟太消耗灵石了。”

  “我们?”

  “对啊,我不是说过,你带我离开深渊,回宫后会赠你重宝嘛,我知道你不一定看的上……但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林大哥不要嫌弃。”

  “我不去了,你自己回去吧。”

  虽然林浩对白怜花师父的身份很好奇,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一来,此去阴月宫,路途遥远,他手里的极品灵石,根本不够,若是换做其他方式赶路,又会暴露真实修为。

  或许知道真相后,白怜花也不会害他,但一个炼气期一层的修士,去阴月宫又能获得什么宝物?

  退一万步说,就算白怜花真的给了宝物,但能不能活着离开,也是未知之数。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再者,白怜花的师父,虽然手心也有金斧印记,可林浩对这个人,一无所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人最低也是元婴期大圆满。

  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等修为高一些,再去寻找吧。

  ………………

  白怜花面色一暗:“不去吗?也是,以你的修为,一般宝物,根本看不上眼。”

  “你想多了,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他日有空,一定会去阴月宫走一趟,到时你想耍赖,我可不依。”林浩没把话说死。

  又飞了两百多里,在距离小镇只有十几里的一处稻田,林浩让白怜花降落,随后将墨灵圣舟收入印记:“就在此地别过吧,有缘再见。”

  ………………

  “林大哥……”

  白怜花怔怔出神,盏茶时分后,祭出储物袋中的飞剑,往阴月宫方向飞去。

  约摸飞了百多里,前方又一道遁光闪现,白怜花定睛一看,大喜道:“师父!”

  来人正是阴月宫主,她约摸双十年华,看上去比白怜花还要年轻。

  她一袭宫装,乘坐着一把扇形模样的法宝,面色冷峻,满头青丝只是简单的束着,但气质凌然,令人不敢逼视。

  “师父,你特意来寻我啊?”半空中,白怜花跃上宝扇,撒娇般说道。

  “你二师姐说,你非要去深渊之地深处,是何意?”

  阴月宫主开口,仿若出谷黄莺,但其中的责问之意,表露无遗。

  “她是这么说的?”白怜花默然。

  阴月宫主淡淡道:“怜花,你二师姐禀报时言辞闪烁,我已将她囚禁于宫内,你若再不说实话,回宫后,我便对她施展搜魂术。”

  白怜花面色微变,接着把遇袭的事说了一遍,又道:“也不能全怪二师姐……”

  “唉!”

  良久,阴月宫主叹了口气:“你们三个,都是我教出来的徒儿,为何没有一个随我呢?”

  阴月宫主,核心弟子共有三人——

  大徒弟白嵩乾,修为元婴初期,生性谨慎,稳字当头,虽玉树临风,但常年粗布麻衣,行事异常低调。

  二弟子吕茶儿,天生聪慧,单一水灵根,资质惊人,可处事略显凉薄,心胸不广。

  三弟子白怜花,嫉恶如仇,却天真烂漫,既没有害人之心,更没有防人之心。

  ………………

  “师父,性格是天生的嘛。”

  白怜花挽着师父的胳膊,笑盈盈的说:“而且,我才不想像师父呢。”

  “怎么说?”

  “本来就是嘛,谁不知道,阴月宫主顾小月,虽是修仙界第一绝色……”

  白怜花贴着师父,眨了眨眼:“可惜性子淡漠,修行五百多年,还是孑然一身,可怜啊。”

  “没大没小,成何体统?”阴月宫主,也就是顾小月,本想斥责几句,但看见白怜花古古怪怪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呀。”

  白怜花掩嘴惊呼,像是发现什么了不起的事:“师父,你的修为……修为……”

  她完全看不出师父的修为。

  “大呼小叫,上个月侥幸突破了,若不是,谁有功夫来找你?”顾小月板着脸故作严肃。

  “嘻嘻,我才不信哩,师父就是嘴硬心软……”

  ………………

  “啊,三师妹,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远处又一道遁光闪现,来人一身麻衣,相貌英俊,就是神态不太从容,四下张望,似提防有敌人。

  “别看了,师兄,这里没人……师父在此,你还担心什么呢?”白怜花取笑道。

  来人正是大师兄白嵩乾,他摇摇头,正经道:“师妹此话错了,小心驶得万年船,修仙不易,还是稳一点好。”

  白怜花正想反驳,顾小月开口道:“嵩乾,怜花已将事情经过告诉我了,我打算和她一起回宫,灵鹫峰,你一个人去吧。”

  “去灵鹫峰干什么?”白怜花好奇道。

  “缥缈仙宗宗主,无崖子八百寿诞,我两宗一向交好,自然要去贺上一贺……而且,山蜃幻境开启在即,我们打算商量一下结盟之事。”

  顿了顿,顾小月又看向白嵩乾,叮嘱道:“到了灵鹫峰后,你随机应变,也不用占便宜,不吃亏即可。”

  “师父,师妹本就要进山蜃幻境,让她去灵鹫峰商议,岂不是更好?”白嵩乾面露为难之色,片刻后推脱道。

  “不行,怜花要随我回宫,只是结盟而已,又不是让你斗法,你在担心什么?”顾小月皱着眉头,语气也很重,似乎早知道白嵩乾会推辞。

  见师父不喜,白嵩乾无奈道:“弟子遵命就是。”

  “大师兄,每次让你出宫,你就推三阻四,你是不是仇家太多,不敢出来?”白怜花调皮的拍了拍白嵩乾的肩膀。

  白嵩乾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出事,我怎会出宫?还摊上这么大个麻烦。”

  “怜花,你太不了解你师兄了……他哪有什么仇家?”

  顾小月露出欣赏的神色:“你师兄底牌无数,凡事谋定而后动,绝不轻易出手,一旦出手,必挫骨扬灰,绝无后患可言。”

  “师兄你这么狠呐?”白怜花咋舌道。

  “我不杀人,人要杀我。”

  白嵩乾目光忽然深邃起来,但转眼又变得朴实无华:“其实我就是怕死,命只有一条嘛。”

  “是不是哦?”

  白怜花神识一扫,无语道:“大师兄,你又压制修为了?……炼气期八层?唉!为什么都喜欢压制修为?林大哥是这样,你也是这样。”

  “林大哥?”

  “嗯,就是带我离开深渊之地的前辈……”

  白怜花将脱险的过程讲了一遍,末了又眨眨眼:“若是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师妹,你这不是害我嘛。”

  白嵩乾连连摆手:“与此等强者沾上因果,祸福难料,打死也不见。”

  “哈哈!那你要绕路了,林大哥好像往灵鹫峰方向去了。”

  “没事,寿诞还有三日,我可以明天再动身,到时他应该已经走远了……不过,他长什么样子?万一运气不好遇到了,也好避避。”白嵩乾询问道。

  “真是……”

  白怜花颇为无奈,但还是掐诀施法,将林浩的容貌幻化出来了。

  “咦?”顾小月看着虚幻的林浩面容,轻咦出声。

  白怜花奇怪道:“师父,你认识林大哥?”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宝五岁半

宝宝五岁半

下午上推,跪求助力!

2020-09-13 0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