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只用铜钱的青牛镇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128 2020.09.14 06:00

  这种古怪的感觉是因为——

  铜钱。

  从林浩踏入青牛镇的那一刻起,他发现这个小镇上,无论是官绅财主,还是普通百姓,只要花钱,用的全都是铜板。

  不管数额多大,也没有看见有人用银子,大不了就是腰间多缠几圈铜板。

  怪不得下人们对自己不太热心。

  就这光秃秃的肚子,一看就是个穷鬼。

  难道这里没有银子?

  也不对。

  先前路过一家首饰店,金银珠宝,样样俱全。

  这里到底是哪个朝代?

  二叔说过,那张照片来自南宋末年的古墓,难道这里是宋朝?

  宋朝买东西,不用银子吗?

  林浩心中一动,将手中茶杯收入印记。

  瞎猜也没用,还是回去让二叔鉴定一下吧。

  话说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活文物,估计他一定很开心。

  “道爷,该您了。”

  几分钟后,先前端茶的下人走进大厅,恭恭敬敬的对中年道士说。

  “好,带路!”道士搓搓手,一副大展拳脚的模样。

  “您请。”

  ………………

  道士离开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回来,年轻大夫和老郎中开始议论,大意是说他们俩可能没戏了,因为先前进去的人,最多只停留了顿饭功夫,便无功而返。

  又过了一会,下人进来续茶,他明明先经过林浩身边,却装作没看见,硬是先给老郎中倒。

  林浩也没觉得不高兴,就是有点好笑。

  看来无论古代现代,势利眼的下人都是标配——所以他们也只能是下人。

  下人给老郎中倒完,又给年轻大夫续了一杯,这才慢吞吞的走到林浩面前:“要不要?”

  “谢谢。”

  “杯子呢?”下人一愣,旋即狐疑的看着林浩——王员外家的杯子,也值几十个铜钱。

  林浩有点尴尬,正准备悄悄把杯子从印记里拿出来,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惨呼——

  “鬼!有鬼!!!”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中年道士从后宅里狂奔出来,他全身是血,边跑边叫:“跑啊,快跑啊!”

  几人心中都是一紧,最夸张的当属下人,他把茶壶往地上一扔,连滚带爬的跑了。

  紧随其后的是年轻大夫,他脚步大,跑得也快,很快就消失在大门外。

  “后生,还……还想着诊金呢?刚才那道长,是紫霄观观主,他都弄得这般田地,必是真……真有鬼啊。”老郎中心肠不错,他本就走得慢,危机关头还不忘提醒林浩。

  “那就走吧,我扶你。”林浩萌生退意。

  他来这里,本就是碰碰运气,现在看来也挺棘手,就不想趟这趟浑水了。

  “留步,两位请留步。”后方传来一个声音,王员外出来了。

  他体型微胖,穿着一件红黑相间的员外袍,火急火燎的说:“两位,求你们救救我儿子。”

  老郎中回头,愤愤然道:“你儿子招惹了邪祟,还想拉着我们垫背?我是大夫,只会救人,哪里会驱鬼?”

  “不是鬼,真的不是鬼!刘道长身上的血,是他自己抹上去的。”王员外解释道。

  老郎中气极反笑:“王员外,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拿我当傻子?刘道长是疯了,还是魔怔了?竟会将自己的血涂满全身?”

  说完这句话,老郎中再不言语,黑着脸走了。

  ………………

  “先生,这位先生,求你进去看看我儿子,能治就治,若是不能治,这令牌也送你了。”

  王员外在门口追上林浩,掏出一面圆形的令牌。

  令牌是黄色的,非金非木,正面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仙】字,背面则是一只怪鸟。

  “这样啊……那好吧。”林浩接过令牌,跟着王员外走向内宅,同时将些许法力凝聚在手心,只要情况不对,立刻放出墨灵圣舟逃命。

  进入内宅后,又拐了两个弯,远远的,林浩就看见了王员外的儿子。

  他就直挺挺的躺在院子里,呈大字形,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儿啊!”王员外大惊,就准备冲上前去。

  林浩拉住他:“如果你想救你儿子,就实话实说,刚才刘道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是,我保证句句属实。”王员外快速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原来,刘道长刚进内宅,便拿出一个铜镜,对着王员外的儿子照了几下,随后面色发青的连退五六步,一直和后者保持一丈左右的距离。

  僵持了一会,他忽然咬破手指,在铜镜上画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图案,口中还念念有词,但王员外的儿子,没有任何反应。

  最后他似乎把心一横,张嘴吐出一大口血,直把铜镜染成血红,又在身上到处涂抹,这才慢慢靠近。

  可仅仅只走了两步,顿时七窍流血,随后他就惨叫着跑了。

  ………………

  听完王员外的话,林浩没有妄动,只是远远的观望着。

  如果王员外所说是真,他儿子应该不是恐怖症。

  那就有些难办了。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看,应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进来医治王员外儿子的人那么多,虽然都是无功而返,但只有刘道长出了事。

  而且还没死。

  他都没死,自己好歹是个修士,保命应该没问题。

  这个理由,也是除了墨灵圣舟外,林浩答应帮助王员外最大的原因。

  想着他迈步向前走去,不过在距离王员外儿子还有四五米时,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想起了一个关键词——一丈。

  刘道长一直都是在丈许外徘徊,是不是说明,这个距离是安全的?

  ………………

  天渐渐暗了下来,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内宅的琉璃瓦上,呈现出一种幽暗的绯红。

  “年轻人,莫要自误。”

  就在这时,王员外的儿子忽然诡异的站了起来,他的身体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离开这里。”

  他嘴里发出的声音,是一个苍老的女声。

  “鬼啊!”王员外吓得瘫软在地,面色惨白。

  林浩也是一惊,正准备招出墨灵圣舟逃跑,但用神识一扫,发现对方也是炼气一层,顿时镇定下来:

  “口气倒是不小,大家都是炼气一层,若是我所料不差,你根本无法离开此地一丈,就凭这一点,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那又如何?我们现在虽旗鼓相当,但我已做了三年鬼修,再有一个时辰,待我彻底占据这具肉身,到时晋升炼气期二层,你我之间的差距,便是天壤云泥之别,识相的,就快些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