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厉害,好厉害,太厉害了!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653 2020.09.19 18:00

  王识明,字智伯,十九岁,应天府青牛镇人,其父王耀祖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财主,还捐了个员外郎,也算是大户人家。

  王识明此子,不同于一般少爷,他不嫖不赌,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寒窗埋头十余载,眼看着,进京赶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他更是日夜苦读。

  这一天夜里,王识明读书到三更,忽觉背后冷风阵阵,他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昏了过去。

  等他恢复意识时,发现父亲正蹲在他身旁,愁容满面:“儿啊,好端端的,怎么睡在地上?”

  王识明一愣,心道这是何意?

  几息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正躺在房间的地板上。

  下意识的,他就准备爬起来。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

  怎么回事?

  难道瘫痪了?

  王识明心中大骇,就准备开口求救,但他又发现,他竟然连说话,也做不到。

  王识明如堕冰窟,全身发凉。

  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更诡异的事——他听见自己在说话:“爹,我讨厌床,以后,我就睡在地上。”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他自己说的话,震得自己的耳膜嗡嗡作响。

  王识明在心中大叫:‘爹,不要相信它,它不是我!’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王耀祖只是说:“识明,你不要吓爹啊,为什么不睡床?”

  “出去!不要烦我!”它又说话了。

  王耀祖最疼儿子,虽满腹不解,但还是听话的离开了房间。

  ………………

  王耀祖离开后,王识明动了。

  当然,动的只是身体,不受他控制的身体。

  只见它整个人呈大字形趴在地上,贪婪的吮吸着什么……

  没多久,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

  王识明顿觉心旷神怡,而他的身体,更是不停地在吸食:“桀……王公子,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好好珍惜你所剩不多的日子吧。”

  这一次,它的声音变了,是一个苍老的女声。

  为什么?为什么?……王识明在心中大喊,但它没有任何反应。

  ………………

  过了一会,父亲又回来了,张罗着下人们拿来床单被套,似乎准备弄一个地铺。

  王识明很感动,就算自己真的这么无理取闹,父亲还是由着吗?

  当然,身体是不会要这些东西的。

  它看见床单后,浑身发抖,接着蜷缩在墙角,失去理智般大叫:“不要,不要过来,离我远点!”

  它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他非常害怕床,以及一切和床有关的东西。

  只有王识明知道,它是在做戏!

  但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完全可以假意收下,等父亲离开后不用就是了。

  这是什么原因?

  很快,王识明就明白了它的意图。

  两天后,它似乎不想再留在房间,于是慢慢的,爬到了内宅的一块空地。

  一块青黑色的泥土地。

  这里的香味更加浓郁,似乎还冒着淡淡的白色雾气。

  原来,它是在铺垫,为它越来越古怪的行为铺垫。

  果然,有了上次的教训,王耀祖虽更加不安,但不敢再过来劝阻。

  ………………

  不过,王耀祖虽然没过来劝,却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当天下午,他就带了好些大夫来瞧病。

  可王识明完全不抱希望。

  他根本就没病!

  邪祟附身,大夫怎么治得好?

  果不其然,大夫一个个,全都无功而返。

  然而,就在他灰心丧气之时,转机来了!

  下一位瞧病的,是一个道士。

  王识明认得他,他是紫霄观的刘观主。

  听说最善长的,就是辟邪捉鬼!

  紧接着,王识明感觉到身体陡然紧张起来——它应该也意识到,面前这个道士,不是等闲之辈。

  ‘它怕了……刘观主,打死它!’王识明在心中大喊。

  喝!呔!

  刘观主的确有两下子,他掏出一个铜镜,口中念念有词,照得它越发紧张起来。

  片刻后,刘观主后退到一丈开外,咬破手指,在镜面上画了一个符。

  嗡……

  铜镜照得王识明浑身不舒服,但他心中,却大声叫好。

  终于,它开始行动了。

  不知道它施了什么法,地上的白雾大股涌出,全都被它一丝不落的吸了进去。

  有了白雾护身,刘观主的铜镜,似乎也无法再伤害它。

  ‘可恶!刘观主,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啊。’王识明懊恼的想着。

  刘道长果然没有让王识明失望,他面色严肃的看向王耀祖:“王员外,此物太过凶悍,诊金必须加到一万贯,否则贫道只能告辞了。”

  ‘你大爷!这时候还想着诊金?’王识明暗暗骂了一句。

  好在王耀祖很快就答应了,这一次,刘观主再不留手,只见他‘哇哇’的吐出老大一口血,一半抹在铜镜上,一半抹在自己身上,旋即向王识明走去。

  嗤嗤嗤……

  刘观主所到之处,白雾尽皆退散。

  ‘厉害!’王识明狂喜:‘值了,十万贯也值了!’

  ………………

  这一边,身体里的邪祟,也不是省油的灯,王识明只觉得小腹一热,接着一股庞大的气流直冲全身。

  随后,地上白雾越发浓郁,紧紧缠绕着刘观主双脚。

  “啊——”

  刘观主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呼喊,随后七孔流血的跑了。

  ‘我命休矣。’王识明心如死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怕是只要睡着,就再也不会醒了。

  嗖——

  就在这时,地上白雾一卷,直冲王识明灵台,他顿时又清醒了些。

  “我看你能护得了多久?”身体阴恻恻的说。

  ………………

  没多久,王识明看见父亲又带来一个年轻人。

  这人身穿青衫,长相平平,不过神态很是从容,给人一种非常稳重的感觉。

  王识明又燃起了希望,因为他看见这个年轻人,竟然在三丈外,就停住了脚步。

  ‘这么快就发现关键所在,难道此人真有几分本领?’

  王识明已然看出,泥土下方的某样东西虽然在帮自己,但却又受制于邪祟,所以方圆一丈范围内,它的实力会大大增加。

  突然,王识明发现自己站了起来,口吐苍老女声:“年轻人,莫要自误,离开这里。”

  王识明能感觉到,它害怕了!

  紧接着,小腹隐隐作痛。

  看来,刘观主刚才的攻击,已经对它造成了伤害。

  它又开始说话:“那又如何?我们现在虽旗鼓相当,但我已做了三年鬼修,再有一个时辰,待我彻底占据这具肉身,到时晋升炼气期二层,你我之间的差距,便是天壤云泥之别,识相的,就快些滚!”

  ‘快,快出手!它在拖延时间!’王识明在心中呐喊。

  但他很快就懵逼了。

  因为对面这个青衫男子,竟然自大的说:“哼!简直狂妄,我就给你一个时辰,看看你有多大能耐?少一息,我都不动手!”

  王识明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从未见过如此愚蠢之人!

  面对父亲苦口婆心的劝诫,青衫男子竟然说:“你在教我做事?我林某人,最擅长越级挑战,别说是炼气二层,就是炼气三层的强者,我也杀过好几个!去,到那个房间,给我搬张凳子过来,我要坐着慢慢等。”

  完了,死定了,等它恢复元气,这里所有人,都要死……王识明绝望的想着:‘都怪这个自大的家伙!’

  但就在这时,青衫男子动了,他趁邪祟回头之际,忽然挥动右拳,一拳击中王识明胸口!

  嘭!

  王识明倒飞七八米,半空中,一个黑色灵体从头上溢出来,发出愤怒至极的声音:“原来你是炼气期二层!无耻!修为比我高,竟然还要使诈!”

  青衫男子充耳不闻,他冲上去一拳将灵体锤爆,接着走到王识明身前,笑道:“没事了,承惠五千贯。”

  厉害。

  好厉害。

  太厉害了!

  “前辈,请收我为徒。”王识明全身剧痛,但还是挣扎着跪在地上。

  读什么书?

  考什么功名?

  大丈夫,该当如前辈这般!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宝五岁半

宝宝五岁半

求推荐票!求投资!求收藏!

2020-09-19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