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升仙令与恐怖症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039 2020.09.13 18:00

  车水马龙,鳞次栉比。

  与白怜花分手后,林浩沿着稻田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这个叫做青牛镇的地方。

  青黑色的街道上,铺着一块块青石砖,每一块都有脸盆大小。

  马路上人来人往,贩夫走卒,市井小民,还有些江湖侠客,牵着马来去匆匆。

  四周声音嘈杂,有叫卖声,吆喝声,还有小儿委屈的啼哭声。

  林浩吸了吸鼻翼,空气里弥漫着酒香,葱油饼,还有油泼面的气味。

  “烧饼,正宗的大郎烧饼,两文钱一个诶……”

  “来两个,大郎啊,我咋瞅你又长高了?”

  “我家娘子炖的补药啊,见天就往上蹭蹭的窜,改明儿我都能摸到门楣咯。”

  ……

  林浩忍俊不禁。

  又走了一会,街面上是几家高档绸缎庄,出入的人,衣着越发华丽。

  地主老财,官绅员外,一个个或拖家带口,或带着仆人,出手阔绰,一掷千金。

  没来由的,林浩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又说不上来。

  咕咕……

  肚子闷响两声,五脏庙造反了。

  他还只是炼气期一层,不能辟谷,一整天没吃东西,饿了也正常。

  低头看了看,沙漏只剩一点点,再有一两个小时,他就会离开仙侠世界。

  忍忍吧。

  远处,人群忽然开始聚拢,似在围观什么东西,林浩也走过去瞧瞧热闹,发现原来是一张告示。

  告示古味很浓,他看得一知半解,结合四周围百姓的议论,他才明白个大概。

  青牛镇王员外独子,染上了怪病,对床,以及和床有关的物件,极其害怕。

  他睡觉只能睡在泥土上,别说床,就是多给他加一张薄薄的床单,或是草席,他也会瑟瑟发抖,情绪失控直到寻死觅活。

  王员外惊怒之余,到处寻医问药,却是苦无良方,无奈之下贴出告示,悬赏五千贯,外加升仙令一枚,寻找神医问诊。

  至于这升仙令,林浩也在讨论声中弄清楚了——

  青牛镇百里外有一座山峰,名为灵鹫峰,高耸入云,不见真容,传闻山中住的,乃是仙人。

  此山周围五十里,常年云雾缭绕,若是凡人不小心踏入,立时便会迷失方向,非得饿得奄奄一息,这才会有人将你送出,并严词警告,倘若再有下次,必定有去无回。

  久而久之,大部分人都将灵鹫峰视为禁地,还在山下建庙修祠,供奉仙人。

  只不过,人力有限,常人十个,不如意占八九,总有些行将就木的老者,身患绝症的病人,再或是妄想成仙的凡人,一次次冲上灵鹫峰,期待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但不管是谁,只要是第二次上山,便会成为一具白骨。

  所以这么些年来,青牛镇的人世代相传,这灵鹫峰上的神仙,和戏文里唱的不一样,他们没有七情六欲,不理人间疾苦,修的,乃是无情仙。

  可就在七天前,这个认知,被颠覆了。

  那一日,灵鹫峰金光大盛,经年不散的迷雾,竟然散开了!

  仙人们踏云而来,洒下百枚升仙令,并宣称三十岁以下,持此令者,十天内,都可入灵鹫峰参加升仙大会。

  一时间,青牛镇附近的几个集镇,甚至包括几百里外的应天府,全都沸腾了!

  寻宝者络绎不绝,杀人抢令牌之事,更是每日有之。

  至于王员外手里的升仙令,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原本是打算给独子使用,想不到他却患了怪病,现在只好拿来做诊金。

  ………………

  害怕床?

  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林浩觉得王员外的儿子,很可能患上了恐怖症。

  恐怖症也是一种精神障碍。

  患者对某些特定的对象或处境产生强烈和不必要的恐惧情绪,而且伴有明显的焦虑及自主神经症状,并主动采取回避的方式来解除这种不安。

  患者明知恐惧情绪不合理、不必要,但却无法控制,以致影响其正常活动。

  恐惧的对象可以是单一的或多种的,如动物、广场、闭室、登高或社交活动等。

  当然,以上全是站在现代医学的角度解释,可这里是仙侠世界。

  在这里,害怕床可以有无数种原因。

  咕咕……

  肚子又开始叫。

  远处热气飞扬,刚出笼的馒头,似乎格外喷香。

  可惜身为分文。

  ‘要不,去王员外家看看?’

  如果真是精神障碍,现在好歹也是炼气一层了,就拿这家伙梦里的怪物练练手。

  如果是妖邪作祟……

  打的赢就打,打不赢的话,有墨灵圣舟逃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最主要的是,林浩想要升仙令。

  因为他觉得,找一个门派修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念及此处,他问清楚王员外家的地址,匆匆赶了过去。

  ………………

  “喂,你也是来医治我家少爷的吧?今儿个来的人有点多,喝杯茶,等会。”

  王员外家的下人,不愠不火,慢吞吞的端过来一杯茶。

  “谢谢。”

  茶杯外形奇特,不像杯子反倒像一个碗,而且颜色也很怪——

  除了碗沿上是白色,碗内外都是青褐色,也没有任何装饰花纹。

  端起茶碗,林浩抿了一小口,眼睛却到处乱逛——

  客厅面积很大,也很气派,大门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画,画上有三个人,一前两后,前面的是个男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至于画的落款,第一个字是吴,后面两个太潦草,他不认识。

  可能是因为青牛镇太小的原因,来治疗王员外儿子的人不多,算上他,一共只有四个。

  一个年轻大夫,一个老郎中,还有一个道士模样的中年人。

  道士穿着崭新的黑色道袍,手握拂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许是被伺候舒坦了,他解下腰间的一串铜钱,挑出七八个,赏给王员外家的下人:“这几个铜钱,赏你了。”

  “谢谢爷,就快到您了,一会儿小的叫您。”下人面露喜色,将铜钱揣进怀里,伺候得更是殷勤。

  “哈哈,若是能拿到那五千贯,道爷还有重赏!”道士大笑。

  ………………

  ‘我懂了。’

  目睹这一切林浩,心中一震,他明白先前怪怪的感觉是什么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宝五岁半

宝宝五岁半

搜索【程序员】三个字,可以领取三天畅享卡,求推荐票!求投资!求收藏!

2020-09-13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