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击杀红衣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082 2020.09.15 06:00

  面对红衣怪物的下三滥招数,林浩暗骂不已,但却并不是太慌张。

  因为他现在也是今非昔比,晋阶炼气期一层后,他的速度也比常人快了两倍有余,电光火石之间,他顺势往地上一躺,拉开与红衣怪物的距离,接着右手横摆,照向后者面门。

  嗤……

  印记光华大作,红衣怪物仿佛中了定身术般,停在半空,不住哀嚎。

  但和上次一样,她仅仅只是惨呼,却并未消散。

  林浩瞳孔一缩,运转全身法力,直奔手心。

  轰!

  印记光芒如有实质,红衣怪物开始片片消融。

  首先是头发,接着是身上的红色医生服……

  那是?

  和妄想症患者殷菲菲梦中的鬼婴一样,红衣怪物身上,也有一个红色的油纸伞图案。

  只不过鬼婴的图案在额头,红衣怪物在左手手臂,先前有衣服遮挡,所以没看见。

  ‘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浩眼疾手快,趁图案还没消散前,一把抓了过去。

  “哎呦!”

  图案中心,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硬物,外形很不规则,但温度却高得吓人,林浩不敢乱抓,下意识松了手。

  但就这一两秒的功夫,油纸伞图案和红衣怪物一起,消散了。

  好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东西?

  嗤……

  这时,林浩后颈忽然微微一热,他走到停尸池边,借着水中的倒影,发现那条红痕正在慢慢消失。

  原来,杀死怪物,就可以清除之前的伤害。

  ………………

  “成……成功了?”苏琪直愣愣的看着林浩,似不敢相信,片刻后跌坐在地,嘤嘤的哭了起来:“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无论她再怎么成熟,也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当紧绷的那根弦断开,她的情绪,陡然崩溃了。

  林浩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苏琪身边,看着这个饱受折磨的孩子。

  几分钟后,苏琪擦干眼泪:“林叔叔,我再也不会来这里了,对不对?”

  “嗯,再也不会了。”

  “谢……”苏琪只说了一个字,身体忽然一阵眩晕:“我快醒了。”

  “为什么让我扔掉那个玩偶?它不是你妈妈送给你的吗?”林浩抓紧时间问道。

  “爸爸以为它是我唯一的寄托,但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呢?它和我一样,也喜欢自由啊,我要放它走……”

  “自由?”

  林浩没听懂,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次开口,因为四周场景变成了诊疗室。

  ………………

  唰——

  林浩拉开诊疗室的窗帘。

  窗外,雨过天晴,碧空如洗,一条彩虹飘飘然出现在天边,它那柔软的身躯,宛如一条瑰丽的丝带飘洒地舒展开来。

  “林叔叔。”苏琪缓缓睁开双眼,从躺椅上坐起来。

  林浩弯腰,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小琪,是谁带你去解剖室的?”

  “解剖室,是什么?”苏琪歪着脑袋,懵懂道。

  她忘了!

  就算杀死怪物,她还是不记得梦中的事。

  忘了也好,那本来就不是一个小孩子该看见的东西。

  “没什么,叔叔记错了。”

  林浩摸着苏琪的小脑袋:“走,去找爸爸。”

  ………………

  从诊疗室出来后,苏明德坐立不安。

  女儿已经病了一年,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要求治疗,按理说,他应该感到欣慰。

  可事实却不是这样。

  现在他六神无主,一点信心都没有,倒不是看不起林浩,主要是后者实在太年轻了。

  就算他治好了那个妄想症患者,又怎么样呢?

  可能是他运气好,也可能是那个人病情不严重,还可能……

  “苏院长,你不要太担心了,林医生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医生,无论如何,我都相信他是真心帮助你女儿。”主任医师李德贵走过来,脑海中浮现出林浩那句——

  “为了病人!”

  苏明德推了推眼镜,担忧之色不减:“我知道,站在院长的角度,我非常愿意相信他……但,我是一个父亲,我……”

  李德贵点点头:“我完全明白,小琪的抑郁症,确实非常严重,想完全治好,也不是一两天的事,现在只希望她的病情,能稍微有一点好转,那就……”

  “爸爸!”

  诊疗室的门开了,苏琪快步走出来:“我要吃冰淇淋。”

  苏明德一呆:“你……你说什么?”

  “吃冰淇淋啊,给我买嘛~”

  苏琪抓着爸爸的手,摇来摇去:“你不买,我就让林叔叔给我买。”

  “买!买买!你要什么,爸爸都买。”苏明德抱起女儿,兴奋得语无伦次:“琪儿,你好了吗?好了对不对?”

  苏琪撇撇嘴,撒娇道:“什么嘛,我本来就没事。”

  “对!没事没事,那……那你笑笑,好不好?”苏明德还是不敢相信,她摸了摸女儿的脸蛋,柔声道。

  苏琪鼓着嘴,下巴一抬:“不要!无缘无故,傻子才笑哩。”然而话音刚落,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苏明德眼眶红了,他现在终于肯定,女儿已经没事了。

  不是好转,而是彻底没事了!

  他抬头,看向靠在门框上的林浩,心中百转千回,既有为刚才的不信任汗颜,同时又庆幸,到底是做了一个让自己不后悔的决定:让他再试一次。

  “林浩,谢谢你!”

  他又想起了两天前,林浩不顾一切要治疗女儿的样子。

  ——小琪不需要玩偶,她需要我给她治病!

  或许,一个真正的好医生,才能这么执着。

  ………………

  “哎呀!都在啊,正好,我跑了四五家,最大只能这么大了,帮忙接一下,谢谢。”

  电梯门忽然开了,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人走出来,手里举着三面锦旗。

  锦旗快有两米长,将她整个人全遮在后面,只留半截裙摆随风飘着。

  仔细看去,锦旗上分别绣着【华佗在世,妙手回春】【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起死回生,终生感恩】。

  电梯口对面就是护士站,两个值班护士走过来,一人接过一面锦旗,叽叽喳喳地讨论。

  “哇!这是锦旗?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锦旗呢。”

  “对啊,这三面加一起,恐怕要挂满一整面墙吧?”

  ‘好浮夸的锦旗……’

  林浩也走了过去,可等他看清楚锦旗背后人的样貌时,顿时一脸无语:“呃,殷小姐,你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