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董玉,我错了,我嘴贱!

全世界都觉得我是大佬 宝宝五岁半 2063 2020.09.15 18:00

  “林浩,第一次的感觉,怎么样?”

  李德贵也难得的开起了玩笑:“还记得我当年收到锦旗,愣是一宿没睡着。”

  林浩苦笑道:“贵叔,这也太夸张了。”

  来人正是痊愈的妄想症患者殷菲菲,她将手中最后一面锦旗塞给林浩,感激道:“不夸张,拿你跟华佗比,是他占便宜了,我觉得,华佗也不一定能治好我的病。”

  一旁的苏明德把女儿放下来:“没错,不夸张,林医生,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下午两点到我办公室来,关于去电视台的事,还有一些细节要敲定一下……”

  “爸爸,我们走啦~”苏琪拉着爸爸的衣服,不依道。

  “好好,林医生,我先走了,下午两点,别忘记了。”

  “嗯,拜拜小琪。”林浩答应着,又朝苏琪挥挥手。

  苏琪蹦蹦跳跳的走进电梯:“不用拜拜,我买了冰淇淋,马上就来找你玩。”

  ………………

  “殷小姐,你还记不记得,你梦里那个婴儿,眉心有一个图案?”诊疗室内,林浩以复诊为由,单独留下殷菲菲。

  “你是说那个油纸伞图案吧?其实我上次就想说的,我家里有一把款式差不多的油纸伞,不过我的伞是白色的。”

  “白色?伞呢?”

  “扔了,从医院回去那天我就扔了。”

  “伞是哪来的?买的?”

  “对,就是我发病前一两个月买的,在东湖边上的一个地摊……我的病,是不是因为那把伞?”

  “暂时还不确定,不过以防万一,你最好不要再买油纸伞了。”

  “我哪还敢啊……”

  送走殷菲菲后,林浩站在窗边,双眼盯着医院大门,脑海里却在神游——

  油纸伞和怪物,有什么关系?

  苏琪,是不是也拥有同样的油纸伞?

  还有图案里那个硬东西,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那是什么?

  “董玉,我错了,我嘴贱!”

  忽然,窗外传来一个巨大的声音——来自一个扩音器。

  林浩循声看去,医院大门口站着一个胖胖的护士,她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不停地大叫道:

  “董玉,我错了,我嘴贱!”

  “董玉,我错了,我嘴贱!”

  “董玉,我错了……”

  这是什么情况?

  大门口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保安也上来劝说,但胖护士一概不理,她后退几步,离开医院范围后,又开始喊:“董玉,我错了,我嘴贱!”

  ………………

  十分钟后,叫喊声还在继续,而林浩也从八卦的精神科护士嘴里,知道了楼下胖护士的身份。

  她叫王娟娟,是骨科实习护士,至于她一直叫唤的原因,暂时还不清楚。

  骨科护士?向董玉道歉?

  林浩隐隐有个猜测,他拿出手机,给夏默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在干嘛?】

  夏默:【门诊大厅看热闹呢。】

  林浩:【跟你有没有关系?】

  夏默:【这贱女人,她活该!】

  林浩:【到底怎么回事?】

  夏默:【几句话说不清楚,总之这个逼活该!】

  ………………

  看完这条信息,林浩没有再回,因为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他准备去门诊大厅直接问问。

  几分钟后,他坐电梯来到一楼,远远的,就看见了夏默。

  ——没办法,夏默又高又壮,还穿着白大褂,非常显眼。

  “夏默,玩这么大,那护士到底做什么了?”林浩上前问道。

  夏默看着医院门口的王娟娟,恨恨道:“这事儿还没完,她要是消除不了影响,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为什么让她向董玉道歉?她做什么了?”林浩再次问道。

  夏默黑着脸解释:“剖腹产的事,全是这个逼搞出来的……”

  原来,王娟娟和董玉,都是五医院骨科招的实习护士,两人是同期。

  董玉为人清冷,寡言少语,所以顺带着人缘也不好,进出都是一个人。

  王娟娟就不一样了,用夏默的话说,特么长得就像个油桶,肚子里也全是油,活脱脱一个万金油。

  她来医院没几天,骨科的医生护士就全都混熟了,哥前姐后,亲热得不行。

  只不过,护士这个职业,和医生一样,光靠嘴皮子也不行,能力还是第一位,所以在最近的一次考核上,董玉的分数远远超过了她。

  这下她急了,因为招聘时说的很清楚,实习期满了之后,骨科只会留下一个护士。

  五医院是三甲医院,薪资福利各种待遇,在江城大小医院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想起这些,王娟娟更郁闷。

  说起来,其实也是一个巧合,事情发生在几天前的一个下午,下班后,护士们都在更衣室换衣服,王娟娟无意中发现董玉右腹部有一条疤痕——

  其实这种伤疤,大概率是阑尾炎伤口,因为剖腹产伤口无论横切或者纵切,都是位于肚脐附近,并不是右腹部。

  但在王娟娟嘴里,这条疤痕,却变成了剖腹产疤痕。

  她逢人就说,董玉没结婚就生了孩子,生活作风有问题。

  没多久,整个骨科,所有医护人员基本都知道了这件事,夏默也是那时候知道的。

  再加上医院人多嘴杂,这个瓜,越来越大。

  不过王娟娟也明白,光是这样,对董玉的影响微乎其微,毕竟现在又不是六七十年代,未婚生子,算不了什么。

  所以最开始,她就是想出出气,也没有别的想法。

  但奇怪的是,事情一再发酵,董玉却从没有出来解释,就算科室的人拿有色眼镜看她,她也依旧我行我素。

  董玉的反应让王娟娟很是郁卒,就像拼劲全力,却打在了棉花上,不过她转念一想,又有点小得意——

  难道被我蒙中了,还真生过孩子?

  王娟娟看到了希望。

  于是她又开始散布新的谣言,她先是说董玉高中时就爱慕虚荣,为了钱出卖自己。

  后来又找人P了一些不雅照片,放在医院的贴吧,暗示董玉现在的私生活,依旧不检点,根本没资格做护士。

  这下子,不止骨科,整个五医院几乎炸开了锅,而夏默,也伤透了心。

  但他怎么也不信董玉会是这种人,于是找私家侦探调查——

  真相很快就出来了,原来,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王娟娟搞出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