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们一起走过的似水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窃读记

我们一起走过的似水流年 哲湖 3634 2020.07.10 11:04

  借用了林海音女士的作品名,不好意思,但我们当年也的确是窃读!

  可以光明正大读的当然是课本,不过除了上课写作业,课本轻易不被翻看,很多想看的书往往不被批准看,于是就有了窃读。

  小时候连环画多,也爱看。除了《隋唐演义》、《西游记》这些大师绘画配文的连环画,当时还有将电影电视剧改编成的连环画,有的改编是手绘,有的就是电影镜头翻拍成照片,我记得《霍元甲》就有两种连环画。除了连环画,比较多的就是故事会,故事会每期封底都有漫画《父与子》,这个我印象很深。老师们都不太赞同看这些,说是影响学习,能在学校明目张胆看的机会就是每年一度的运动会,大家会把自家的小人书和故事会拿来交换着看,老师也会找我们借两本,闲下来也看看。

  读书时很喜欢看小说,什么都看。记得看的第一部规规矩矩不带画的长篇小说是《射雕英雄传》,小学三年级,自己给找同学借的书,本能的知道父母不会赞同,所以在书的外面包上书皮,写上语文两个大字,然后作业完成后躲在床上看。那时和奶奶一起睡,不识字的奶奶直说:“我儿上学可怜,看这么厚的书看得这么迟。”书上还有不少字不认识,不过不影响看故事。

  第二部是精编版的《青年近卫军》,也是三年级,因为是爸爸买的,所以光明正大地看。

  此后不记得看书的顺序了,但是小学时我应该看完了六七部长篇小说,有一部不记得名字了,却还记得封面是一个男孩的头像,现在想想,有点模仿马克吐温的《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前不久居然在路边旧书摊上发现了这本书,叫《乱世少年》。不过小学比较老实,窃读的就只有射雕。

  初中三年花在书上的时间更多。那时书不多,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总是拿到什么就看。

  初二暑假妈妈从厂里图书室借回《楚留香》,本是爸看着玩,我却先看完了,没什么感觉,便让妈帮忙借金庸,谁知居然借回《侠客行》,那时刚看完梁朝伟演的同名电视剧,再看书不由大失所望,只是后来再回想,书相对电视还是要有深度些。

  放假下课自然是要看的,有同学上课也会偷着看。那三年我看完了金庸的大半小说,还有琼瑶的绝大多数,此外梁羽生、古龙、岑凯伦等等,有些同学有哥哥姐姐,他们便多了些杂书的来源,我人缘不算差,男生手上的武侠女生手上的言情我都能借来都喜欢看。不是所有课堂都敢偷看书,得挑老师,专挑那些和气的或者一本正经发脾气实际却是老好人的老师课堂上才行,万一被没收了还得求着老师还回来。我上课不太敢偷看,主要是回家偷看。一次借了本《胭脂扣》带回家,不是我喜欢的风格,看了看,没兴趣,放回书包准备第二天还给同学,谁知从来不翻我书包的妈妈到我书包里找东西,居然翻出这本书,她看看封面插图,又看看内容,和我好好谈了一次心,我偷看那么多次从没被逮住,唯一一次被抓住谈心,我还无话可说,这本书真没看!

  我一同学语文课偷看《爱情的傻瓜》,就是找我要两张赵雅芝贴画的语文老师课上,老师收了,很不屑地看了一眼封面,用他实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同学们,你们还小,千万不要做爱情的傻瓜呀”!全班哄堂,这书名我算是能记一辈子了!好玩的是老师的表情,深沉感慨,偏偏又让人觉得是故作深沉感慨,其实他哪里有什么过来人的经验对我们进行人生的劝诫,那是他毕业第一年,连女朋友都还没有呢!这件事还有后续,第二天中午,课代表找老师有什么事,办公室没人,直接找到老师寝室去了,那时候学校单身教师就住在办公楼旁一排平房里,两人一间寝室,课代表回班就广播,说老师正在寝室里认真阅读爱情的傻瓜,而他同寝室的则抱着吉他弹唱“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

  初三中考前开始迷恋《三字经》,没事干就背着玩,也没敢上课背,就是下课看看背背,因物理成绩最差,被恨铁不成钢的物理老师兼班主任称为不务正业。

  高中我们并不像现在的学生过的那样苦,实际上比如今的初中生都还要轻松些——这应该也是自己无所作为的原因之一吧。

  可高中我补齐了金庸,有选择性的看了很多武侠言情,后来颇为庆幸自己看着老师们反对的杂书居然没有中毒,成绩且不论,至少是心理健康的长到如今。

  校外书店里是可以免费看书的,这点和林海音笔下的窃读真的不一样,只是没座位,你得站着看,中午不回家,在学校吃完饭就几人结伴去看书,老板和气,我们偶尔买上两本,之后看了两年他也仍是笑容可掬。

  印象最深的是高一偷看《鹿鼎记》,这是我为数不多的课堂上偷看的书,共五本,分散的五个同学手里,因是某位同学租的,赶时间看完,便利用了和气幽默的化学老师的课堂,可下课了收不住,居然在不怒自威的数学老师课上此起彼伏地发出从心底生发却压抑在喉咙处又透过唇齿溜出来的笑声,我记得数学老师正板书,他顺着声音回头,我感觉到气氛突然冰冻而不得不抬头,便僵死在他温和的面容里,虽然他的眼神撒向的是另一位还没在韦小宝的嬉笑中抽身的同胞,可我已经吓得够呛。我们这位数学老师是教导主任,一直教理科实验班的,高一还没分班,但我们算是准理科实验班,所以数学老师对数学尖子相当严厉,对数学渣子也相当严厉,哪怕他觉得一年后我们这些数学渣子都会离开实验班,去普通班或文科班,他也不愿我们的数学分数太损伤他的名声,他的严厉尽在不言中,全班最怕他的人跟他一个姓,下课时转头和后座讲话,是下课时,他从窗外过,那同学立马被点穴,连回过头坐正都不敢了,当然,他那么怕是有原因的,我们数学老师是他爸!

  我觉得我高一的数学成绩是被老师吓得冰冻住了,分数冻在及格线左右,总是解不了冻,后来由于数学糟糕,高二选了文科,数学老师是个脾气温和的老头,我的数学成绩反倒解了冻,偶尔也能考考高分,虽然偶尔也会不及格,但无数次测验中不及格的次数不到一个巴掌的指头,那已经是莫大的进步了。

  高中晚自习其实不是自习,老师照常上课讲题的,我那时的同桌是干练女生,喜爱刘德华,她爸爸到广东去出差,给她带回一本大开本的书,铜版纸,全彩页,全是刘德华,全是繁体字,她数学晚自习忍不住看了又看,头越埋越深,就快一头扎进刘德华的头像里了,老花眼的数学老师盯上了她,顺带也盯上了我,点我们俩黑板上演算,我同桌数学比我稳定,她估计还沉浸在刘德华的笑容里,那个简单的题目硬是做不出来,我做出来后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回座位,我们老师啧啧感叹:“你看你,连她这个数学题做对做错自己绝对搞不清楚的人都做出来了,你都写不出,你看刘德华,刘德华能帮你做数学题吗?”我心里郁闷,我没偷看书,我做出了题,这句话怎么也不能算表扬我吧!

  其实我数学晚自习也偷看过两次书,一次是刚刚买的《聊斋志异》,文言版,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有些故事怎么那么让人无语,看不下去了,难怪老师经常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原来糟粕在白话版本里已经去掉了。另一次是偷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认认真真看了大概五页,欲哭无泪地问同桌:“他到底在写什么?”同桌摇头,说她没看过,为了显示自己对名著的热情,我继续埋头,在第八页时彻底放弃,告诉同桌:“为了不把自己变成白痴,我决定不看了。”这本书直到如今我都没有翻开的勇气。因为看不进去,没有入迷,所以很幸运的没被老师抓住现行。

  读中文系后读小说自然是理直气壮,不存在窃读了,课堂内自习时想怎么看就怎么看,那是作业,是任务,虽然很好,可是真是少了些乐趣。那时候窃读只发生在寝室熄灯之后。十点断电,没人愿意那么早睡,总觉得是虚度光阴,所以点上蜡烛,继续看白天没有看完的小说。那种感觉其实很好玩,书桌上点着几根蜡烛,青烟缭绕,蜡烛的光很弱,偶有风漏进寝室,火苗就抖抖索索,视力不好的同学头越来越低,曾经有同学的刘海被火苗瞬间烫卷,等她手忙脚乱拍头发时,剩下的人就能够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

  后来发生了克拉玛依火灾,《读者》上面报道的相关文章看得我们眼泪直流,学校加紧检查寝室,什么电水壶,热得快都不准在寝室出现,蜡烛也绝不准点,发现了就会取消文明寝室评选资格,不评文明寝室会影响我们师范生的生活补助,还会影响学期评优以及奖学金的等级,我们老老实实听话,换成人手一电筒,不再坐在桌边看了,都躲进蚊帐,躺在床上,打亮电筒,继续窃读。

  那两年里我追着看的有梁晓声,看了《年轮》之后便喜欢上那样的青春和那样的北大荒,于是一部部看他的小说,直到有一天看了他的《泯灭》,那是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完的,结局使我彻夜难眠,现在还记得第二天上课时满眼亮闪闪白花花,人如在云端的感觉。

  刚刚上班时其实也有过窃读的时候,有段时间常帮我妈从图书室借杂志回去看,其中就有《知音》,我无聊时翻了翻,居然也有兴趣看,可又觉得莫名丢人,真不敢在单位同事面前看,怕人觉得我太那什么了!单位旁有个小小的租书屋,我常去看看,一天进去,碰到了一同事,也曾是我以前的老师,他正在借书,看我进去,他居然把手上的书藏到了背后,打过招呼后我偷偷瞟了眼他手上的书,哈,是那时候还没有开始流行的网络小说,封面就一言难尽,他估计也怕我觉得他太那什么了!

  后来看书真没有窃读的机会了,就读书而言没人管你,没人要求你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其实有些遗憾的。

  下次再写写读书记吧,不是窃读,是明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