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真墟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交织

真墟界 执了 3089 2020.09.27 22:34

  城堡整体为纯黑色泽,分为主城堡与两个略低一些的次城堡,这倒与葬灵族的习性相符。

  城堡旁的木屋之内存在的都是被封住修为的王,皇境强者。

  至于圣境无一人存在,圣境根本抓不住,那等强者已经超脱生灵这个范畴,圣人永存,圣者不可敌,人间显圣不是说说而已。

  圣境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单单寿元便可超万载春秋,人间城池最高的存在也只是皇者。

  哪座城池出了一位圣境就会成为那座城池的信仰,每天以愿力供奉会凭空得到灵气入体,滋养身躯,哪怕不会愿望成真,一般疾病灾祸都会远离。

  当然,成为圣境的前提是在人间作出大贡献,哪怕不能让这一方百姓脱离天人衰老,也得造福百姓,让这一方百姓安居乐业,

  圣境活在人们心中,世间只要还有一人信仰于他,他便能借此脱离困境。

  那个鎏金长袍男人让元力去体会人间疾苦恐怕就是有这一层意思,想超王入皇就得让一方百姓敬仰,这仿佛是在为他打基础。

  敬仰又与信仰差一个级数,不然也不会有皇,圣境划分。

  当然,这其中又划分为信仰圣境与境界圣境,圣人不单靠信仰,靠修为堆砌亦可。

  但两者实力差距也很大,有人信仰的圣者会更容易向尊境迈步,其中诸多玄妙不是语言可描述出的。

  城堡漆黑色的大门紧闭着,估摸其中有通往葬灵厄土深处的通道存在。

  元力没多观察,瞳孔内闪过一抹白光,葬灵主系这个身份在厄土之中足以横行霸道了,能智取就先不动手,先把这些人救出去才是首要,架可以放在最后打。

  他走进城堡大门,推开,没有一丝声响发出。

  城堡内空旷,没有陈设,中央位置有一个黑漆漆的漩涡竖直存在。

  漩涡微微有些动静,波动了一瞬,一名相貌有些普通的青年出现,属于那种放在人堆力找不出来的那种。

  此人气息诡异,肤色也正常,他似乎早就预料到自己要过来。

  他用葬灵语说道:

  “你不是在敌方境内接应我方族群吗?怎会来此处?莫非知道自己犯了错,主动自首来了?”

  这青年瞳孔内与他一样都是白色,语气中含有质问,似乎认识元力一般。

  这就有些难办了,他最怕遇到的就是熟人,很容易露馅。

  青年身躯之上一股淡淡的威压散发,这种气息他同样没有接触过,心里有些没底,但气势绝对不能输。

  “当然是有要事来此,此地交予我来处理了,你可退去。”

  元力目光直视于他,没有半分闪烁。

  青年淡淡一笑,而后做出了一个让步的动作,元力心底奇怪,这家伙就这么好对付?

  而后他在青年的目光之下径直踏入漩涡之内。

  得先去对面探探路,熟悉周围环境,再做出营救之举。

  他的身影出现在一方大殿之中,青年一同跟来,除了青年,此地还有一名女子,此女子眼瞳中也是纯白色泽,容貌也是普通,应该与青年的身份一样。

  元力皱眉,总觉得这个漩涡的传送位置有些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将丧魂鼎交出来吧。”

  青年与那名女子的身躯缓缓靠近。

  元力一楞,难道自己的虚假身份被他俩发现了?不可能吧,他也没做出什么暴露身份的事情啊,上次杀异种,他没暴露一丝属于敌方小主的气息。

  “介绍一下,我二人是极道祖器座下冥卫,东凌余,东凌月,为守护祖器为生,你私自炼化极道子器已然触犯了极道祖器守护规则,我两人此番下界就是为了追回极道子器,趁早交出,对你我都好。”

  这两名葬灵主系纯属是脑子有点儿问题,不是有问题又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或者两者被什么东西限制了,现在是在唬他。

  葬灵族主系似乎都是正常人形,就是瞳孔为纯白,看他们也自称为冥卫,实力却是弱的可怜的模样。

  元力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若是不交出呢?”

  两人都是上前一步神色认真道:

  “莫要自误,极道祖器的威严不是轻易可以挑战,你若是交出,之前炼化它的大罪可以一笔勾销。”

  两人也未曾想到,祖器派他们下来追查极道之器下落,他们反而追查到了同为主系葬灵的身上,本想通过身份迫使这位同族交出丧魂鼎,谁知元力根本不吃这一套。

  他们想着,既然是同族,那一切都好说了,你给我个面子,我也给你一个台阶,这一切都是青年计算好的,谁知这人根本不卖一丝颜面给他俩同族之人。

  两人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名看似同族之人其实是元力伪装的,可能因为实在太过逼真,两人才没有发现吧...

  况且丧魂鼎本就是祖器借与下界,他们想不通元力为何要多此一举,将其给炼化了。

  这两人通过特殊通道偷渡而来,境界被下界规则严重削落,暂且还未恢复,所以才作出如此姿态,否则能动手的事情两人绝无二话。

  “你们想要丧魂鼎?那接下来的事情需要配合我一番。”

  元力斜倪二人。

  他想借助两人身份掩葬灵耳目,以防不测出现,根本没打算交出丧魂鼎,况且这东西也不属于他,

  再说,他不会拿这些入侵者当人看,没什么心理负担。

  两人脸色有些难看,堂堂冥卫何时向人低过头?

  片刻,两人乖乖的跟在元力身后,这两个家伙太弱了,他刚刚释放出气息,两人便怂的不行,表示愿意配合自己。

  元力释放的当然是属于俊美异种的气息,除了这个,他们也不认。

  他出大殿扫视了一圈,发现大殿之外不出百里范围就是一处边境对岸传送点,只不过防护的很严实,有一道反掣肘红尘道规则之力,到时请雷霆圣火去灼烧一番看看能不能烧穿。

  元力再次回到城堡中,果真有异种在此地镇守,两只皇阶异种在一左一右的次城堡出现,想来那里就是它们住处了。

  两只异种见到三人,恭敬一拜,便退回了次城堡,三位尊贵的主系在,根本轮不到它们说话。

  他带这两个家伙也有这么一层意思存在。

  元力推开城堡门,望着周围零散的建筑,大声说道:

  “所有本土修行者,都随我来。”

  众人都很镇定,无一人有所动作。

  这少年他们见过,就是从贫民区凭空出现,而后一路走出的人,他没资格号令他们,也不清楚他为何号令他们,万一是一道陷阱,又会栽在那一大片人。

  元力眨巴了下嘴,心中没来由的有些别扭。

  他示意青年,让他来喊。

  “所有本土修行者,来此地集结,不来者,杀无赦!”

  青年用一口纯正的葬灵语说出,元力都不知晓他们能不能听得懂。

  但是,这一刻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都是向着他周围用出平生最快的速度奔驰而来。

  看到这景象,他心里那种别扭感更盛。

  等到他确定整个地底空间没有了被扣押下的人之后。

  他用精神力在所有人脑海中说出了一句话。

  “我需要你们配合,跟随我出去,我带你们出此地,回到未曾被葬灵族侵略的净土。”

  “谁在说话?”

  “两位大人,此人想带我们逃出去。”

  一名普通人指着元力说道。

  “他不是葬灵族,他的瞳孔之前与我们一般,为黑褐色。”

  元力脑海中犹如投放了一个圣级道术,他终于知道自己心底那种别扭感来自于哪里了,只是他想不通,他明明是为了救这些人,这些人为何要指认他?

  他不想救他们了,很失望,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两名葬灵主系手臂拦在他面前淡淡的道:

  “你不能走,我们现在怀疑你的身份有问题,亦或交出丧魂鼎后我们再放你离开。”

  两名葬灵主系心中的一些疑惑顿时豁然开朗,这些本土修行者给了他们解释,若此人身份有问题,什么都说的通了。

  元力哪能听不出这两名葬灵主系语言之中埋下的陷阱,正当他想让雷霆圣火带他强行离去之时,一段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别白费力气了,也不是没有我人族同胞想救我们于危难中,可每次都是大人们派来试探我们有没有异心的,那些想逃走的人早就先一步离我们而去了,我们被欺骗了一次又一次,我们能活到现在靠的是什么你又怎能知晓?你这种拙劣的演技就别拿出来显摆了。”

  此人一副对他不屑的模样,很是看不起,但话语中的悲哀却是怎么都掩藏不住。

  他们又何尝不想离开这处如同炼狱般每时每刻都在煎熬的地方呢?可是他们无能无力,一次次失望之后的绝望又岂能是常人所能体会?

  元力想通了,原来这些同胞对自己一切的不待见都是因为葬灵族的凶狠残暴的试探,他的目中开始泛红,愧疚与愤怒交织在一起,使得他的身躯都有些微微颤抖。

  他浑身灵力翻腾,狂暴的气息充斥体内,此时他只想将葬灵族的人都按在地上碎尸万段。

  两名葬灵主系慌忙往后退去,他们现在实力才堪堪恢复到皇阶的门槛儿,哪能与眼前这位他们想象中的无上级交手?

  

举报

作者感言

执了

执了

明天要回老家一趟,有点事情,这几天不出意外都是三千字左右,理解万岁。

2020-09-27 22: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