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真墟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被劫

真墟界 执了 2123 2020.09.02 12:48

  “凡级,可入红尘道预选凡兵,赏,黄金百两,镇级住所一座。”

  老者淡淡的说道。

  这话可把那名少年的家属高兴坏了,连连点头哈腰的感谢老者的馈赠。

  老者交给其一面木牌,一张金票。

  “下一名。”

  老者说着,眉宇间闪过一丝淡淡的忧愁,他在红尘边境拥有红尘王职位,先前其麾下有百名霸主级战力,在红尘边境历经厮杀,可现在只余半数不到。

  红尘边境已经告急,被规则锁链加持的天堑在葬灵异种的不间断攻势之下已然岌岌可危。

  形势已经刻不容缓,红尘道领袖级只能出此下策,派遣他们下来招收新鲜血液,短时间内接受试炼,培养至霸主之境,派遣出去与对面厮杀,采用填人命攻势也要守住这方天堑。

  谁家孩子不是掌中缘,心中宝,下一代薪火传承的种子呢?

  这些人不知道,他们的孩子送过来之后可能就是天人永别,各自一方了...

  老人悠悠叹了一口气,而后继续测试身前少年天赋。

  元力目光一颤,他认识这位老者,先前他是被三清道门一尘子收入门下,但元力知道他还有一位师弟,名为一清子,他曾对一清子有过一面之缘。

  但他听闻一清子的话过后,眼中有了不可置信。

  在前世,他拜入三清,历经种种磨难之后,修行至灾难境道王,再回道门之时碰到道门晋升宗门,才得知红尘界被侵袭。

  可现在他还未开始修行,便要直接前往红尘边境,抵御异种了?这时空错乱的也未免太严重了点...

  不慌,不慌,选不选得上还是一回事呢。

  元力屏声静气,做了个深呼吸。

  “哟,这不是大力吗?怎么,都到这岁数了还过来测修行天赋啊,也不看看人家告示牌上写的啥,你怎么有脸过来的!”

  说话之人声音很尖锐,蕴含着深深的嘲讽之意,却不是之前的那个陆小剑了,元力突然有些怀念那段时光。

  来人是陆小剑的兄长,陆小火,他一只手指着老者背后白墙之上的字,一只手拍着自己的脸,对着元力就是一顿呵斥。

  他十五岁龄,个子不高,人长的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还未变声,所以声音很刺耳。

  “我只是来试一试,选不选得上听天由命。”

  元力本来不乐意搭理他们,但看在父母的面子上,还是回了句,他怕母亲看见告示后对他生出愧意。

  看他们的样子,是落选了,所以过来找个人发泄一通,知道元力一家子人老实敦厚,所以过来捏软柿子来了。

  秦氏此时也注意到了老者背后的告示:

  “十六岁龄以上者不接受测试。”

  秦氏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满满,我...我没看到,对不起,我们回去吧。”

  话罢,秦氏扭过头去,不让元力看到她眼中的泪花。

  是她让元力过来的,却不曾想有这条岁龄限制,让儿子平白无故的受到羞辱。

  满怀希望与失落绝望愧疚掺杂在一起,瞬间让这位饱经沧桑的母亲崩溃了。

  元父也看到了墙上的东西,暗叹了一声,架起载满珍贵货物的板车,准备离去。

  周围落选的人也围观过来,对着元力一家人指指点点。

  人们总是对某些犯了一丁点错误的老实人满怀恶意,将这点错误无限放大,尤其是受了打击之后见不得别人好。

  若是在过去,他可能会默默承受他们的恶意相向,带着父母亲灰溜溜的归家。

  但现在,他有这个底气让老者收下他,没有理由回去!

  元力拉住父亲的大手与母亲的手腕,站在一旁:

  “我会让老先生收下我的,父亲,母亲,你们看好了,孩儿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呵呵,大言不惭。”

  “真不知道你一个超过老先生岁龄标准线的少年哪来的底气。”

  “我家孩子这等天赋都没选上,我倒要看看你一个连老先生门槛都迈不过去的人怎么被选上!”

  元力这句话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在看不起,贬低他们,心恶者想什么都是恶。

  “呼。”

  谁知陆小火趁着元力一家人不注意,掀开了板车上盖着灰布的货物,顿时许多人轰动了。

  “百年份人参,百年鹿茸,百年灵芝,百年菩提果,百年雪莲,百年...”

  就光他们能认出来的就能值个百八十两黄金了,还有他们认不出来的异矿,药花药草之类。

  “哇,你们一家子准备的也太充分了,怪不得有底气会让老先生收下你,不过人家能不能看上这些东西还是一回事呢!”

  议论声顿时更为喧哗,这些东西在诛仙镇有时候有钱都买不到,不少有着见财起意的凶恶镇民正在缓缓靠近板车。

  “不如就让我陆小火替老先生收下这些贵重物品吧。”

  陆小火的脸上蕴有浓浓的贪婪之色,猛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几份百年份药材就开始跑。

  两家本就不和,他做出这种事非但不会引起家人责骂,还会引得他们夸赞。

  剩下那些贪念旺盛的人一拥而上,有的汉子腰间还别着刀剑。

  这一刻,元力紧紧握着父亲母亲颤动的手,缓缓后退,他们守不住这些东西,若是冒然守护,或许会受重伤。

  元父也清楚这样做的后果,抱住已经彻底崩溃的秦氏。

  “别抢了...别抢了,这可是我们元家半辈子的积蓄啊,你们能不能有点儿怜悯之心,可怜可怜我们元家啊!”

  她现在只想渴求对方把东西留下,可在这个之前便是穷凶极恶的镇子上,这种想法不合实际。

  东西本身就是他们辛辛苦苦得来的,这些人是属于抢,掠夺,强盗行径。

  秦氏脸上淌着泪,挥动着双手,想护住自己的财产,但她被元父抱着,不可能去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板车上的箱子都翻下了车,被一帮汉子人抬走了,最后,板车都被那帮人推走。

  望着空荡荡的地面,元父与元力两人默默无言,只剩下母亲还在啜泣。

  而后秦氏望着自己的孩子,眼眸中还未彻底绝望,那是期待的眼神,是绝望后的希望。

  虽然已经一无所有,到了如此境地,秦氏也不想给元力太大的压力,岁龄限制的确让她的心充满了忐忑:

  “满满,选不上也没关系,我与你父亲两人还没老,能打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