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真墟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与我比?

真墟界 执了 2146 2020.09.20 19:33

  像这样的关系户他见的多了,因红尘道对外有额外奖励,就光待在此地一天什么都不干都会有一百红尘点的收入,让内陆的人对此地趋之若鹜。

  但以往那些送来的关系户最低都是灾难境初期,好歹也算能在此地起到点儿作用,他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没想到今日来了一个浮空境。

  元力掏出自己那块儿小木牌,递了过去。

  男人见了木牌,心底便浮现一缕怒气:

  “你误闯过来的?那又何必在此地借担忧我外陆的名义来与我废话?还不快滚回去?!”

  元力没有与之计较,这男人是误会了,既然有误会,解开便好,他默默的催发头顶上那个“空”字。

  男人见了这个空字,暗道不好,这东西可是只有领袖级能够烙印在上面的特殊印记,这次有些打眼了。

  他脸色变得比翻书都快,脑门儿上浮现了一缕冷汗道:

  “原来是领袖级特许,您不早说,小兄弟,我差点儿误会了,我这就安排一个轻松点儿的职位给你,到了这里,咱们就并没有关口划分了,第六边境是吧,我查一查,有哪个空闲的轻松职位。”

  元力见此,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自己好心好意的过来支援,以正常身份与他们接触,却是受到冷遇,将男子给予的身份亮出来之后,便受到了热情对待。

  看来,这红尘道的规则也得改一改了。

  “我查到了,第八十八城中有一处空闲职位,名为监察记使,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城墙之上监察葬灵异种动态的监察使记录这些葬灵异种动态,拥有很低的危险系数,小兄弟,您觉得如何。”

  男人小心翼翼,眼光闪烁的问道。

  元力吧唧了下嘴,这个职位还算不错,虽然他更倾向于外出杀异种的那种职位,但若是想,哪个职位不能杀异种?

  “既然你连这个都能查到,那你能不能查到一位名为蛟龙的小女孩儿?”

  元力问道。

  小女孩儿便是蛟龙化形而出的,她身为龙族,化形成为啥都不奇怪。

  “您说的是姣龙圣使?圣使大人如今已经入了天海深处,据说要接受一些龙族传承。”

  元力听闻此话就已经知道男人说的就是蛟龙了,不过她竟回龙族了,看来自己消失之后发生了不少预料之外的事件。

  蛟龙之前在龙族因为血脉之事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所以便想逃离龙族,她一龙从龙族溜出来,想改造自己血脉,殊不知她自己的血脉就是上一任龙主与另外一界的极道生灵结合而出的双重极道生灵血脉。

  于是她便生出了盗取祖龙在宇宙战场战死之后留下的祖龙血脉。

  而后她在龙族盗取极道生灵祖龙血脉之时被守护祖龙血的老龙鱼重伤,然后通过上古传送阵法来到他挖泥鳅的那处河沟旁,将自己挖的泥鳅都给吞吃了,害得他当时没食材准备晚饭。

  然后蛟龙为补偿他,便在河渠之中抓了一只追来的幼年龙鱼给他,据说这只幼年龙鱼的血脉很浓,达到了有望跃龙门化龙的程度,他也因此踏上了修行之路。

  当时蛟龙的境界不过是灾难境中期,没想到短短数月过去,她都直接到覆海圣境了,这速度,真不愧是拥有双重极道生灵血脉的稀有种族生灵。

  “嗯,我对这个职位很满意,你便带我去吧,记住,对外别宣扬我的身份。”

  他可不想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不然他们虽然表面对自己诚惶诚恐,背后指不定怎么损自己呢,还不如大家都真实一点。

  男人见他陷入沉思,在旁边默默等待,不敢有丝毫怨言,听闻元力传话之后,连忙答应下来,亲自护送他到第八十八城墙之下,交代此地负责之人给他安排职位之后,走时还与他挥手致敬。

  元力无奈的笑了笑。

  此地负责人同为皇境,他并未细问他身份,简单的记录了一下,但元力分明看到他那记录谱上加的那三个大字(关系户),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在知道他是个关系户之后,此地负责之人对他还算客气,交代了这个职位需要注意的细节之后,便简单介绍道:

  “我名许流川,与你配合的那位叫陈御,以后你便是我第八十八城的一员了,在此地不必拘束,可以先了解一番我八十八城的境况。

  你修为不到灾难境,可以不必长期坚守职位,多在八十八城走动走动,努力将境界提升上来才是正道。”

  元力点头问道:

  “那我可以去职位上尝试一番了吗?”

  许流川笑道:

  “当然可以,但厄土之内特殊,我辈灾难境修行者在此地无论是王域还是精神力都无法观测到十丈之外的范围,不如目视,你可在陈御的帮助之下查看异种此时动态。”

  这周围一城之间大概相隔十里,细数之下周围约莫有个百城多一点,一城便有一道城门,城门上一座瞭望塔,城门后各有一座山石城府,想来这样设立是配合某个防御道阵运转,除了山石城府之外,此地依旧如同边境之地,但此地帐篷颜色都是黄色以上,代表的自然都是灾难境以上。

  元力观察完便直接上了城墙一处瞭望塔之上,此处有一名身形有些瘦削的青年,他双腿跪在地上,自顾自的借助一处眺望远处的长筒形道器在观望,膝盖处的布衣不免有些磨损。

  元力也不说话,静静的等待青年停止观望,为此从白天等到深夜。

  青年这才从观测状态下停止下来,元力也从正脸看清了他的模样。

  此人双眼有些狭长,鹰钩鼻,眼神很锐利,一看就是一名天赋异禀的监察使。

  他淡淡看了一眼元力说道:

  “这地方有我便好,不必长时间停留,此地危险,你莫被对面异种发动攻击震伤了。”

  虽然这话口头上是关心他,但元力哪里听不出他是嫌弃自己碍事,他来这可不是为了混红尘点来的,他是为了杀异种。

  “初来乍到,多多关照,我名元力,第六边境第九关口第一百一十洞镇守者。”

  “哦,陈御。”

  青年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元力无奈,看来自己不露两手,这人暂时是不会接受自己了。

  元力说道:

  “不如我与你比一比,看谁能单凭目力看得最远,败者自愿服输。”

  “去去去,别浪费我时间观测异种动态,你一小小的浮空境如何与我这个灾难境中期比目力?”

  青年脸上浮现了一丝不耐,看似不想再与他虚以为蛇了的模样,就单隔两个大境界都会经历两次脱胎换骨。

  以浮空与他王境比目力?纯粹就是在以卵击石,浪费时间。

  “你怕了?”

  元力双手环胸,就这么站在那,目光深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