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只想搞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互相伤害

重生只想搞钱 死鱼非咸鱼 2057 2020.01.18 12:14

  当你期望一个日子到来的时候,它就会来的很慢。当你不想一个日子来临的时候,它就会来的飞快。

  这就是著名的爱因斯坦相对论。

  但是爱因斯坦表示他的棺材板可能要压不住了。

  反正这是不是相对论不知道,苏澈只知道自己真不想周一的到来。

  然后周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叮当响之势飞快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把他撞了个一脸懵逼。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主席台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出现在上面了。

  国旗飘扬在旗杆的顶端,自己现在全校师生视线的焦点。

  看了看手里的演讲稿,苏澈大脑一片空白。

  别看他平时总是一副潇洒从容的模样,其实他两世加起来都没亲身体验过这么大的场面。

  无论是混混的身份,还是程序员的宅男身份,都没给过他这样的机会。

  所以他现在慌的一批。

  演讲稿上写着标准的演讲客套话,就是大家不爱听,他也不爱念,却又为了应付场合不得不念的内容。

  这能怎么办?

  只能硬着头皮念。

  于是苏澈清了清嗓子,念道:“大家好,我是苏澈。很高兴能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跟大家见面……”

  话音未落,所有人齐齐看向天空,虽然没有乌云,但也是多云的天气。太阳被挡在云层的后面,天色微微有些昏暗。

  所以阳光明媚在哪里?谁特么写的稿子?

  台下某位叫曹天硕,经常被重用的三好学生,不自觉的发出了两声尴尬的咳嗽。

  “呵呵,不好意思,有点尴尬。”苏澈笑了笑,试探着问道:“要不……我不念稿子了?”

  “好!”台下不知道谁第一个起哄,接着叫好的声音就开始此起彼伏。直到校长温柔的说了句“都给我把嘴闭上”,声音才瞬间消退。

  连回音都没留下。

  苏澈犹豫了片刻,索性真的把稿子扔到了一边,说道:“那就不念稿子了。”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澈,今年将会跟大家一块上学,念高二。让我上台来演讲的原因,大家应该也都听说过了。

  我捐了1000万。

  本来稿子里让我说的是一些鼓励大家学习,然后再向我学习的话。

  可问题是我身上没什么需要学习的优点,除了有钱。但这东西又不是学就能学会的。

  况且我也不是特别有钱。有两个姓马的和一个姓王的都比我有钱多了。要学你们也得学他们。

  所以让我上来演讲实在没什么意义。

  不过呢,我既然上都上来了,就总要对大家说点什么。于是我就想,那就说点我觉得有用的东西吧。

  谈谈我对钱的看法。

  现在所有人都在教育我们这些学生不能为金钱折腰,整个社会的风向也在不停的向我们灌输钱是肮脏的,钱是万恶之源这样的思想。

  但在我看来,钱是除了语言之外,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或者准确的说,应该叫货币。

  那货币又是什么呢?

  这个就要追溯到很远了。

  当人类还没发明货币之前,用的是以物易物。

  我用肉换你的鸡蛋,你用衣服换我的斧头。

  如果只是这么换没问题,但如果你想用鸡蛋换我的肉,我的却只想要衣服怎么办?你就得去找有衣服又需要鸡蛋的人来换。

  于是为了避免这样的麻烦,货币就诞生的。

  所以货币是什么?它是代替以物易物的工具。它代表了鸡蛋,衣服和肉。

  而归根结底,它代表的其实就是资源。

  有资源才会有货币。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开始耕种,开始纺织。这个时候人们意识到了,劳动也是一种资源。

  然后问题又来了,我帮你耕种,你只能给我稻子做交换,但我想要鸡蛋怎么办?

  于是这个时候货币又有了新的含义。它代表了人的劳动。

  人干了活,得到了货币,相当于把劳动这种无形的东西以有形的方式储存了起来。

  所以你们现在觉得金钱是什么?”

  说完了这些苏澈已经有些口干舌燥了,他故意留出了短暂的空白给学生们思考。

  等觉得差不多了才继续开口说道:“想必大家现在心里都有答案了,不用着急说,回去写一篇800字心得,下周一交给你们各自的班主任。”

  全体同学:“???”

  全体老师:“???”

  全体领导:“???”

  你特么有毒吧?你演讲就演讲,没事留什么作业?

  怎么连老师跟学生一块坑,你就不怕下台被揍么?

  要是学生忍不住动手,老师们都不带拦的!

  然而,台上的苏澈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现场低气压,继续厚着脸皮说道:“最后学校领导会评选出前三名以资鼓励,具体金额校长稍后会张贴在公告栏上。”

  严校长:“???”

  她愕然的转头看向苏澈,那懵懂的眼神仿佛再问:“又特么关我什么事?”

  不过马上她就反应了过来,苏澈这是在报复上台演讲的事情。

  可她就不明白了,演讲不是好事么,有什么可报复的?就算你不想演讲,也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吧?

  但是转念一想赵燕得罪这货的下场,严校长又不觉得意外了。

  于是她笑了笑,缓步走到苏澈身边,从容的接过话筒:“作文大家一定要认真写,获奖的同学不仅能够得到现金鼓励,还会得到苏澈同学亲手办法的,学校联名奖状。

  一等奖还会有锦旗,标语由苏澈同学亲自提笔。”

  亲自两个字被严校长咬的很紧,她好不避讳的迎上了苏澈的视线,笑意盈盈的眼睛仿佛再说:“来啊,互相伤害啊。”

  这一刻,苏澈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他斗不过这位老奸巨猾的校长。

  “今天的升旗仪式到此结束,各班同学按照顺序返回教室。”严校长最后不容置疑的做出了结束宣布。

  同学们果然老老实实,在班主任的引导下,有条不紊的回到了教室。

  …………

  教学楼里,经过了重新分班的高二五班迎来了一名新同学。

  当他走向讲台的时候,那张熟悉的脸让全班同学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大家好,我叫苏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